《奶團今年三歲啦》[奶團今年三歲啦] - 第7章 有話對你說

解家祖上以醫藥發家,雖然後來在社會發展中轉型以房地產的經營,現在又順應時代開發高科技產品,但祖傳的根基一直在,並且也在與時俱進發展,所以解家旗下是有單獨的醫療機構的。

解越彬驅車帶小糯兒來到了解家的醫療機構,直接進行各種體檢的項目,最後到了抽血,小糯兒一看到那根長長的抽血針,立即眼含淚花地看向了解越彬。

——「四哥哥,糯兒不打針……」

解越彬低頭看着小糯兒滿含淚水的雙眸,微微有些心疼了,但到底感情不深,對小糯兒拒絕糊弄道:「不行小糯兒,如果不抽血,怎麼才能知道小糯兒有沒有生病,需不需要打針吃藥呢?」

見解越彬拒絕,小糯兒便再也忍不住,豆大的淚珠「啪嗒啪嗒」地從眼眶滴落,看得護士和注意到這邊動靜的路人都心疼了,而解越彬雖然也心疼,但到底還是堅決了給小糯兒抽血的想法。

只見解越彬伸手就要去抱起小糯兒抽血,而小糯兒在「聽話」和「不打針」中選擇後者,在解越彬伸手就要碰到自己的那一刻,轉身就跑,看得解越彬都是一愣。

「小糯兒!」

沒料到小糯兒居然會跑,解越彬眉頭微皺地喊了一聲,立即三兩步追上了小糯兒,一把將小糯兒提了起來,不顧小糯兒的掙扎,將小糯兒牢牢抱在了懷裡。

——「不要!糯兒不要打針!」

「別鬧!」

小糯兒大哭着揮動兩隻小手,解越彬微皺着眉頭,強硬地抓住了小糯兒的一隻手,遞到了護士面前。

「抽吧。」

護士看着小糯兒哭得凄慘的模樣,心中都甚是不忍了,但到底是工作重要,快速利落地給小糯兒抽了15ml的血。

解越彬和小糯兒回家的時候正好趕上吃飯,剛進門,解雨澤便看到小糯兒粉紅的眼尾,欲哭不哭的可憐樣兒,當即心疼得不行,將小糯兒抱在了懷裡。

「好可憐呀……怎麼淚眼汪汪的啊?」

解雨澤抱着小糯兒輕哄,瞪了一眼緊跟其後的解越彬,引得解越彬不禁低了頭,想着額前的發能再長點,最好完全遮住他的視線。

小糯兒攥着解雨澤的襯衫,委屈巴巴地埋進了解雨澤的懷裡,解雨澤便只得將目光再次投向站在一旁的解越彬。

只見解越彬千不甘萬不願地把手從白大褂里取了出來,對解雨澤做了一個抽血的手勢,解雨澤便瞭然了,對小糯兒千依百順,抱着小糯兒緩緩走到了餐桌邊道:「好——我們以後都不打針了。」

將小糯兒放入兒童座椅,解雨澤拉起小糯兒抽血的手,就像前一天小糯兒所說的,給小糯兒呼呼。

小糯兒輕微哽咽着,看着解雨澤的動作,想了想,總覺得少了點什麼,片刻想起來了,便將手從解雨澤手中抽出,給解雨澤解釋如何正確「呼呼」。

——「大哥哥,你要這樣!呼呼,然後呼呼不痛,痛痛飛走!」

解雨澤看着小糯兒給自己呼呼,然後小手翻飛,像是施法一樣,忍俊不禁,覺得小糯兒可愛至極,便依了小糯兒,學着小糯兒的動作給她呼呼。

坐在小糯兒身側的解越彬看着解雨澤的動作,本就白皙得病態的臉上又白了幾分,像是見了鬼,但看着小糯兒在解雨澤做完那一套動作後笑了起來,表示不痛了,又突然能理解解雨澤了。

遵從孩子的內心,給予孩子以心靈上的安撫,遠比口頭的安慰更好。

咳……他……他也想給小糯兒呼呼……

王姨鍾叔將晚飯端上餐桌,解鈺軒與解婉柔便下了樓,坐上了自己的位置。

現在的解鈺軒與解婉柔看起來異常的乖巧安靜。

解雨澤拿小勺子喂着小糯兒,小糯兒拿小叉子給解雨澤餵了一口小番茄,解越彬看得有些眼饞,但因為與人交流感情的生疏,遲遲開不了口,解雨澤看了一眼解越彬,垂眸輕笑。

「小糯兒,讓四哥哥給你喂飯飯好不好?」

解越彬聽了解雨澤的話,平靜無波甚至有些暗沉的眼眸里星光乍現,幾乎隔着那遮蔽了眼眸的額前發都能感覺到他的躍躍欲試。

小糯兒塞滿了食物的臉頰鼓鼓的,像是一隻在嘴裏偷藏了很多食物的小倉鼠,聽着解雨澤的話微愣,歪頭思考片刻,以為是解雨澤給她喂飯喂累了,便笑着打起了手語。

——「沒關係!糯兒可以自己吃飯飯噠!」

的確,在福利院里,孩子實在是太多了,院長姨姨不會也不能只給她一個人喂飯,其他護工也要照顧別的比她更小的小朋友,所以,在她一歲的時候,她就會自己吃飯了,只是回到解家以後,解雨澤覺得她太小,吃了太多苦,執意要給她喂飯,從而彌補一些她自出生便不在他們身邊而缺失的時光而已。

看着小糯兒的手語,理解小糯兒的意思,解越彬的心好像被扎了一刀,那蘊含著微微星光的眼眸又暗沉了下去,低頭吃起了自己的飯菜。

解雨澤看着自閉了的解越彬無奈一笑,湊近了小糯兒的耳畔。

「四哥哥很想給小糯兒喂飯飯的,小糯兒就滿足一下四哥哥,給他一個機會好不好?」

小糯兒聽懂了,原來她四哥哥的願望是給她喂飯!

為了完成解越彬的願望,小糯兒點了點頭,轉身拉了拉解越彬白大褂的衣袖。

——「四哥哥,糯兒想吃那個飯飯!」

看小糯兒想吃自己碗里的飯,解越彬眼中的星光又閃爍了起來,立即笑着給小糯兒舀了一口,小心翼翼地喂到了小糯兒的嘴裏。

「小糯兒的勺子,給你。」

解雨澤將小糯兒的兒童勺遞給解越彬,解越彬微愣,終是明白了解雨澤的良苦用心,嘴角的笑顫了顫,鄭重地接過了小糯兒的兒童勺,對解雨澤低聲道了句:「謝謝你……大哥……」

他雖然又會笑了,但還是沒有回到從前,不過,有小糯兒在,相信他那塵封已久的心門,終會有徹底敞開的一天。

解婉柔坐在最末位,看着那向來不會與人多有接觸的解越彬小心翼翼地給小糯兒喂飯和擦嘴,握著兒童筷子的手漸漸攥緊了。

這個啞巴小孩到底有什麼魔力!才兩天,就讓所有人都偏向了她!

解婉柔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小糯兒搶走了,不甘地咬着下嘴唇,將筷子狠狠地**了她的兒童素麵里。

她想她改變主意了,她要小糯兒死!

看解越彬喂小糯兒喂得熟練了,解雨澤便將目光投向了剛吃完飯打算溜走的解鈺軒,薄唇微啟,便是解鈺軒熟悉的淡漠語氣。

「說說吧,為什麼又打架。」

解鈺軒打算溜號的腳步猛然一頓,但還是脖頸一橫,拽得跟個二五八萬似的道了句:「就打了!怎麼著唄!有本事你打我啊!」

解雨澤輕笑一聲。

「打你,等解旭堯回來了我會讓他動手的。我就想問問你,是不是卷子少了,所以你閑得三天兩頭就要和別人打一架。怎麼,能順利升到高中部普通班了?」

「解雨澤你少瞧不起人!」

「我瞧不起你?解鈺軒,想要別人瞧得起你,你就要先做點能讓人瞧得起的事情。我很忙,不想三天兩頭就給你收拾爛攤子。」

解鈺軒聽着解雨澤的話,一口氣生生憋在喉底,良久,對解雨澤吼道:「你給我收拾爛攤子?搞得像你管過我似的!你以前沒管過我,以後我也不需要你來管!」

吼完,解鈺軒就「噌噌噌」地跑回了房間,將門一甩,引得那撞擊聲在屋子裡幽幽迴響。

來收拾解鈺軒碗筷的鐘叔看着解鈺軒怒氣沖沖地跑回房間砸門,因不了解原由而對解雨澤問道:「大少爺,小少爺他……」

解雨澤也氣得皺眉,道了句:「不必管他。」

解雨澤已這般發話,鍾叔也不好再多管,只能默默收拾了碗筷回廚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