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團今年三歲啦》[奶團今年三歲啦] - 第4章 糯兒也要去上學(2)

>「桃花形胎記只有我們解家內部的人才知道,你在懷疑害怕什麼。」

「是你在害怕吧,大哥。」

解越彬嘴角勾起一抹笑,有些冰冷,還有些嘲諷的意味,說完便起身,雙手插兜去了廚房覓食。

解雨澤看着解越彬的背影,輕笑一聲,有些無奈。

他是害怕,害怕小糯兒誤會,怕傷了小糯兒的心。雖然小糯兒才三歲,但從小在福利院里長大,又口不能言,內心與旁人相比只會更加敏感,更加脆弱……

想着,解雨澤便對小糯兒更加心疼了。

樓上傳來了腳步聲,是解鈺軒單肩背着書包走下樓,一臉嫌棄地對亦步亦趨跟着他的小糯兒道:「誰是你六哥哥,別整天追着我亂喊。」

「唔……」

小糯兒眉頭微皺,有些挫敗與絲絲失望,但還是亦步亦趨地跟在解鈺軒身後,乖乖巧巧。解雨澤見了便對小糯兒拍了拍手,做抱抱的姿勢,柔聲道:「小糯兒,過來!」

小糯兒一聽解雨澤喚自己,立即露出了笑臉,便跳下最後一格樓梯,倒騰着兩條小短腿跑向解雨澤。

「嘿——你!」

看着小糯兒飛奔向解雨澤的歡快背影,解鈺軒的內心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吃味。

怎麼回事!剛剛不還跟屁股後面叫「六哥哥」嘛!這麼快就變成「大哥哥」了!善不善變啊!

解鈺軒不爽地「嘖」了一聲,便將書包甩到了沙發上,走向餐桌。

「小心些,別跑這麼快,待會兒摔倒了哭鼻子。」

解雨澤抱起小糯兒,讓小糯兒坐進了兒童座椅,而小糯兒對解雨澤笑了笑,挺了挺小胸脯,信誓旦旦地比划著。

——「糯兒摔倒了,也不會哭鼻子噠!」

「是是是,我們小糯兒最堅強了。」

解雨澤寵溺地揉了揉小糯兒的發,等王姨放好早飯,便先拿起勺子喂小糯兒。

解鈺軒看得一臉嫌棄,埋頭苦吃起來,解越彬站在廚房門口喝着鍾叔剛給他熬好放溫了的山藥粥,遠遠地看了一眼坐在兒童座椅里,臉上掛着純真幸福微笑的小糯兒,又轉頭看了一眼躲在通往二樓的樓梯平台上,偷看着餐桌上一切,表情猙獰的解婉柔。

解越彬因解雨澤的一番話而變得冰冷的眼底好似涌動着風雲,仰頭喝完碗中的山藥粥,便又轉身進了廚房。

解鈺軒喝完牛奶道了聲「走了」便站起了身,小糯兒見解鈺軒拿起書包往肩上一背就往外走,好奇地對解雨澤問道。

——「六哥哥要去哪裡吖?」

解鈺軒聽到了小糯兒的聲音,就轉頭看了一眼,立即知道了小糯兒表達的意思,與解雨澤同時開了口。

「去籠子里(他去上學呀)!」

小糯兒眨巴眨巴了眼睛,微微有些疑惑。

——「上學?什麼是上學吖?」

「上學就是被迫坐在一個手不能伸、腳不能抬的小破地方,聽自己不想聽的東西,干自己不想乾的事情(上學就是去一個有很多小朋友的地方,和小朋友們一起玩,一起學習知識啊)!」

解雨澤與解鈺軒又同時開口,解雨澤聽着解鈺軒的話,抬眸看向解鈺軒,臉上依然掛着對小糯兒溫柔的笑容,但看得解鈺軒不寒而慄。

因為解雨澤邊掛着笑邊對解鈺軒道:「你四哥回來了,還想做幾套理科卷子就直說。」

解雨澤話音剛落,解越彬便正好緩步自廚房走出來,雙手插兜,看向解鈺軒微微一笑。

雖然解越彬已經三年沒回過解家別墅了,但對解鈺軒的情況還是知道一點的,而且現在又回來了,不想管也得管管。

左右不過是幾套理科卷子,半天就能出來,之前得空了也是給解鈺軒出過幾套的。

解鈺軒看着解越彬的笑不禁連連倒退幾步,隨後立即轉身,邊大喊道一句「你們兩個魔鬼吧你們倆」,邊單肩背着書包,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出了門。

小糯兒坐在兒童座椅上看着解鈺軒落荒而逃,誤解為解鈺軒是積極地跑去學校學習去了,便轉頭滿眼星光地看向了解雨澤。

——「大哥哥,糯兒也要去上學!」

解雨澤看着小糯兒歡快飛舞的雙手,表達着要去上學的願望,笑着揉了揉小糯兒的發,寵溺地道了句:「好——我們吃完飯飯,就讓鍾叔給糯兒準備上學的手續!」

又對來收拾解鈺軒碗筷的鐘叔道:「鍾叔,你待會兒去學院給小糯兒報下名。」

「好嘞!大少爺。我放好碗筷就去!」

安排好小糯兒上學的事宜,解雨澤便對小糯兒介紹道:「糯兒,你看那個穿白大褂的哥哥,他是你四哥哥,解越彬。」

聞言,小糯兒看向了站在不遠處雙手插兜的解越彬,眸中星辰閃耀,一派天真無邪,小嘴微張,便是甜糯糯,努力喚着解越彬的聲音傳來。

——「四哥哥好!」

透過眼前的發,解越彬看着小糯兒對自己的笑,那一眼星辰與不摻雜任何雜質的天真無邪,直直地落進了解越彬的心裏,引得解越彬微微有些不適應,但還是軟了心腸,對小糯兒微微頷首。

隨即看到小糯兒叫完「四哥哥」後放下的雙手,解越彬遲鈍地反應到小糯兒不會說話,心中划過一絲酸麻,引得解越彬微微皺了眉頭。

整整三年,解越彬都只面對着一堆冰冷的數據與器材,早已不再習慣與人有感情上的往來,現在心裏因為小糯兒而產生的,帶着絲絲甜蜜柔軟,又酸麻的情感,讓解越彬感覺十分地怪異,便轉過了身,匆匆出了門,看着背影,竟有一絲狼狽不堪的意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