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團今年三歲啦》[奶團今年三歲啦] - 第4章 糯兒也要去上學

夏日的晨光,溫暖且還溫和,像母親的手,輕輕拂過,喚醒還沉浸在夢裡的寶貝。

小糯兒彎彎長長的睫毛如蝶翼輕顫,片刻,如琉璃般的眼眸中映入了那抹熟悉的咖啡色。

是她的小泰迪熊!

小糯兒一下子就從迷濛中擺脫了出來,坐起身子,看着昨日還臟破的泰迪熊現在已經乾淨如新,笑得眉眼彎彎,手腳並用爬下了床,努力抱着泰迪熊,踮着光光的小腳丫打開房門,一顛一顛地跑出了房間。

小糯兒抱着泰迪熊來到解雨澤的房門口,抬手敲了敲門,滿眼星光地等着解雨澤來給她開門。

片刻,解雨澤的腳步緩緩傳來,房門輕拉,穿着潔白襯衫,短髮微濕的解雨澤出現在了小糯兒面前。

他剛晨練回來洗好澡,帶着絲絲慵懶,卻也滿是這個年紀的朝氣蓬勃。

——「大哥哥早安!」

「小糯兒早安!」

解雨澤抱起小小的小糯兒,給了小糯兒一個早安吻,將小糯兒光着的小腳丫捏在了手心。

有些涼。

「糯兒怎麼光着小腳丫就跑出來了呀?雖然現在天氣漸漸熱了,但糯兒這樣光着腳丫也很容易着涼生病的知道嗎?」

——「知道啦!糯兒以後會好好穿鞋子噠!」

小糯兒笑着依偎在解雨澤的懷裡,也給了解雨澤一個早安吻。

——「糯兒謝謝大哥哥給小熊洗澡澡!把小熊變得像剛到糯兒身邊時候一樣!」

「不用謝——」

解雨澤抱着小糯兒走回小糯兒的房間,順便喚來在樓下給幾人忙活早飯的王姨給小糯兒穿衣服洗漱。

解雨澤將小糯兒放到床上,蹲下身,點了點小糯兒的鼻尖,柔聲道:「小糯兒想要什麼都可以,不管小糯兒有什麼想要的、有什麼願望,都可以跟大哥哥說,大哥哥都會滿足小糯兒的哦!」

聽着解雨澤的話,小糯兒無聲地笑了起來,將泰迪熊放到床上,環抱住了解雨澤的頸脖,親了親解雨澤。

——「大哥哥最好啦!糯兒要永遠和大哥哥在一起!還有其他的哥哥姐姐,糯兒要永遠永遠和你們在一起!」

「小小姐真可愛!」

王姨走進小糯兒的房間,看着小糯兒和解雨澤的互動,不禁感嘆一句,解雨澤聽得心中驕傲,不禁想:那是!我妹妹!必須可愛!

王姨要給小糯兒換衣服,解雨澤便回房去收拾自己,想到小糯兒說的「要永遠永遠和哥哥姐姐在一起」,眸中光亮微沉。

其他幾個小子解雨澤並不擔心,他只擔心解婉柔……

看解婉柔這樣刁蠻任性,再看小糯兒的純真無邪,一心想要與解婉柔好好相處,他怕解婉柔會對小糯兒不利。

解婉柔……

既然小糯兒身上有家裡的胎記,那解婉柔……

「四少爺回來啦!四少爺吃早飯了嗎?想吃什麼,我這就準備!」

「嗯,給我煮碗山藥粥吧鍾叔,謝謝。」

解雨澤剛穿好高定的藏青色西裝外套走出房門,就聽見解家老四進門的聲音,便下了樓,坐到了餐桌前。

解家老四解越彬,自小就喜愛看科教紀錄片,還喜歡動手設計創作,幸而解家家大業大養得起他的夢想,於是在他十八歲的時候,就已經是H國科學院的二把手了,一個全能型科學家。

自解越彬被招入科學院後,他便每天都泡在H國單獨給他開闢的實驗室里日夜顛倒,不分晝夜更是常態,不過,逢年過節科學院放假時,他還是會回家呆幾天的。但……自三年前他們父母被奸人所害遭遇海難,他便再沒回過解家別墅,這是第一次,還是被解雨澤派林文給叫回來的。

解越彬穿着科學院的白大褂,長得遮了眉眼的發微微有些雜亂,露出的一雙桃花眼下有着淡淡的烏青,白皙到病態的臉上透露着絲絲憔悴,看着該是又熬了一個通宵,雙手插兜,頹廢地靠在椅背上,垂眸看着眼前空無一物的餐桌,知道解雨澤落座了,便淡淡地開了口,慵懶而冷漠。

「你想再收個妹妹我沒意見。」

解雨澤喝了一口鐘叔遞來的溫水,緩緩道:「那也是你妹妹。」

「嘁……」

解越彬輕笑一聲,「勞駕,我不喜歡玩過家家。」

「我也不喜歡。」

解雨澤輕輕放下手中的水杯,抬眸看向了解越彬,「且更不喜歡養別人的孩子,特別還是——仇人的孩子。」

聽到「仇人的孩子」五個字,解越彬抬了眸,眼底划過一絲冷意,看向了解雨澤。

「你什麼意思。」

「三年前,我們的小妹解婉柔被C市的漁民送來時已經差不多一歲了,那時我也懷疑過,做過DNA,但報告上赫然寫着99.9999%親屬關係。如今,被睿叔安排在福利院里三年的小糯兒千里迢迢找過來,她的鎖骨上,有着我們解家的桃花形胎記。睿叔、三歲、鎖骨上的桃花形胎記……老四,聽說現在黑市上正興盛流傳着的篡改DNA技術,誕生於三年之前。」

「但三年前基因研究所里還沒有研發出檢測篡改DNA技術的機器……」

解越彬喃喃着,片刻,對解雨澤問道:「你是懷疑江家那時也涉足黑道,為了瓦解我們解家,對自己的女兒下了手?」

「江權都與海盜有所瓜葛了……涉足黑道,又算什麼呢?」

解越彬被發所遮蓋着的冰冷眼眸中怒意瀰漫,手漸漸緊握,道了句「我知道了」,但隨即又道:「那個小糯兒的DNA,我也要測試。」

聽解越彬要測試小糯兒的DNA,解雨澤眉頭微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