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團今年三歲啦》[奶團今年三歲啦] - 第2章 我才是哥哥的妹妹

純白的懸浮車終於穩穩地停在了解家別墅門口,歐式風格的大門內跑出了一個戴着公主皇冠,穿着潔白公主蓬蓬裙的三四歲小女孩,其身後跟着眾多的僕人,可謂是浩浩蕩蕩。

「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你今天又給婉柔買了什麼禮物呀?」

小女孩翹首企盼,看着解雨澤在林文打開車門後出現,眼中的光亮更甚,但在看到解雨澤懷裡抱着一個髒兮兮的小女娃後,心一緊,不禁拉下了小臉,有些失望。

「大哥哥,婉柔不需要一個比婉柔小,還髒兮兮的僕人!」

解雨澤聽着解婉柔的話,眉微皺,本就淡漠的語氣上微添冷意。

「婉柔,她不是你的僕人,是我們家的小妹妹,大哥哥希望你能對妹妹好。」

雖然小糯兒的身份還沒有徹底板上釘釘,但他有感覺,各個方面的信息也都告訴他,小糯兒就是他嫡親的妹妹!是他解家,真正的小七!

小糯兒抱着泰迪熊,窩在解雨澤的懷裡,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最後目光落到了解婉柔的身上,揚起一抹甜甜的笑,乖巧地向解婉柔打招呼。

——「姐姐好!我叫糯兒!」

雖然曹睿叔叔沒有說她還有一個姐姐,但既然她的大哥哥說解婉柔是她姐姐,那解婉柔就是她姐姐啦!

小糯兒認了解婉柔是她的姐姐,但解婉柔並不承認,在聽到解雨澤的話後,更是氣得一跺腳,十足十的驕縱。

「才不是呢!我沒有妹妹!我們家更沒有小妹妹!我們解家沒有這麼髒兮兮的,連話都不會說的啞巴貧民小孩!」

「夠了!」

解雨澤聽着解婉柔無理取鬧且刻薄的話語,心中煩躁瀰漫,特別是「啞巴」兩個字,像一把刀,割在了他三年前就已傷痕纍纍的心上。

他第一次感受到,來自一個三四歲孩童的強烈惡意。

解雨澤感受到小糯兒貌似被自己嚇到了,便抬手輕撫着小糯兒的背,對候在一旁的兩個管家王姨與鍾叔道:「王姨,你帶小糯兒去洗個澡。鍾叔,你給小糯兒收拾間屋子出來。」

王姨與鍾叔是解家的老人兒了,雖然一時有些沒搞清楚狀況,但在王姨抱過小糯兒,無意間看到小糯兒身上那被遮了一半的桃花形胎記時,瞬間想明白了,笑着退下了。

他們雖然沒有親眼見證解家最小妹妹的降生,但他們都見證了解家六個小子的出世。在他們六個小子出世的時候,大約鎖骨的位置,都有着一個桃花形胎記,只是隨着下一胎的誕生而消失了而已。

這件事情只有解家內部的人知道,所以,現在他們大少爺帶回來的小娃娃,怕就是他們解家,真正的小小姐!

見王姨與鍾叔抱着小糯兒走進屋裡,解雨澤便垂眸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仍然氣鼓鼓,但因為被自己的一句「夠了」有點嚇哭的解婉柔。

解雨澤薄唇微啟,聲音溫婉如碎玉,但足夠冷漠,足夠震懾於人。

「解婉柔,我希望你能接受這一個事實,不要再無理取鬧亂髮脾氣了,不然,我不保證不會讓你關禁閉。」

解婉柔從小到現在都沒有被凶過,這次是真的被嚇到了,便也不敢再出聲,但還是氣不過,氣鼓鼓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放在以往,她就該被哥哥抱抱、舉高高、送禮物哄一哄了,但今時不同往日,解婉柔太刁蠻任性無理取鬧了,她來到解家的背後還很有可能是個局,便使得解雨澤不想再管解婉柔,對解婉柔身後跟着的女傭道了一句「把小姐帶回屋裡」之後,自顧自走進了屋。

解雨澤徑直上了三樓書房,簽下兩張一百萬的支票遞給了林文,緩緩道:「林文,你親自去一趟C城接睿叔回來,這兩張支票分別交給照料睿叔的醫院和小糯兒之前呆的福利院,還有,叫老四回來。」

林文接過支票道了聲「是」,便轉身離開了書房,後腳,書房的門便又被徐徐推開,從門縫中探出了一個小腦袋。

解雨澤原本淡漠的臉上,在看到來者之後,不禁揚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對小糯兒招了招手,柔聲道了句:「過來。」

被王姨打理乾淨換上新裝的小糯兒見解雨澤對自己招手,讓自己過去,便笑着,一顛一顛地跑進了書房,將整個人沐浴在了從巨大落地窗處照射進來的暖光里,雪白的肌膚被照得更加白皙,粉白的公主裙隨着跑動微微起伏飄蕩,一雙水靈如琉璃的眼眸中蘊含著璀璨星辰,而星辰中藏着解雨澤的模樣。

她就像是初入凡塵的小天使。

解雨澤想。

解雨澤將小糯兒抱起,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輕撫着小糯兒的發,滿眼溫柔憐愛。

他的妹妹,就是這麼可愛!不過有些太瘦了,得多補補!

當解雨澤正想着該怎麼給小糯兒一天吃六頓好吃的補身體的時候,小糯兒仰着頭看着解雨澤,眉頭因為愁緒微皺。

——「大哥哥,你不生氣了叭……」

「嗯?」

解雨澤一時還真沒有反應過來,他看到小糯兒就高興,怎麼會生氣,但片刻就反應過來了,小糯兒是還在意着方才院子里的事情呢,便笑着點了點小糯兒的鼻尖,寵溺道:「大哥哥怎麼會生氣呢?大哥哥看到小糯兒就滿心的歡喜呢!」

——「真的嘛!」

小糯兒粲然一笑,小手一拍頭一歪,可可愛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