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團今年三歲啦》[奶團今年三歲啦] - 第1章 帶我回家好不好

在Y市最繁華的街道上,一個瘦骨嶙峋、衣衫襤褸的小娃娃,抱着一隻同樣臟破,卻比她人還大的泰迪熊,一顛一顛地穿梭在人群中,小腳丫因長途跋涉而被磨得出了血,但一雙水靈如琉璃的雙眸,依然炯炯有神。

她抬頭看着身邊路過的人,好似在尋找着誰,偶爾,她會得到路人施捨給她的一瓶奶,或一小片麵包。

她不是小乞丐,她是來自臨海C市福利院的孤兒,原來她也這樣以為,但後來院長姨姨帶她去C市醫院,見了一個沉睡了三年,而今剛剛蘇醒的叔叔才知道,她原來是有家人的,而且她流落在外並非是被遺棄,而是被壞人算計,害得她父母早亡,而家裡的哥哥們,或許都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個她。

她的哥哥們……

那個叔叔說,她一共有六個哥哥,如果不出意外,她只要去Y市最高的大廈,找她的大哥哥解雨澤,她就能回家。

可是Y市好大,比她從小到大住的福利院大了不知多少倍,這裡的樓房也好高,高到抬頭看,只能被無數片玻璃窗反射着的太陽光刺着眼。街上大大的電視機里,滾動播放着她從未看過的動畫片,有好多漂亮姐姐在動畫片里,卻就是沒有那個叔叔說的大哥哥。

烈日當空,小小的她實在是太累了,走了不知幾公里的路,沒了來Y市送小豬仔的爺爺的幫襯,她終於還是走不動了,默默抱着那泰迪熊走到了一條小巷子里,撅起小屁股,坐到了一個堆滿雜物的小紙箱上。

——「小熊,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大哥哥吖……」

她抱緊了泰迪熊,蹭了蹭。

自她有記憶以來,她每隔十天半個月就能見到有人來領養走她身邊的小朋友,因為她不是男孩兒,又比其他小朋友看起來不那麼地健康,後來又因為她記事了,便被生生留到了現在。

那時候,她看着那些被領養走的小朋友撲進養父養母的懷裡,她羨慕極了,每當想要擁抱時,她便抱緊這個一直陪伴她到現在的泰迪熊,就好像她也被自己的爸爸媽媽抱着,現在,她蹭着泰迪熊,就好像窩在她大哥哥的懷裡。

休息片刻,她感覺腳不再那麼疼了,便站起了身。

——「走叭!小熊,我們繼續去找大哥哥!」

「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兒?是和家裡人走散了嗎?你的家在哪裡?告訴哥哥,哥哥帶你回家!」

她抱着泰迪熊回頭,看着身前有些鬍子拉碴,臉上手上有着被燒傷了的疤,笑容看着微微有些僵硬的怪哥哥,眉頭微皺,琉璃般的眼中,浮現了絲絲害怕。

她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夜裡被壞人從福利院擄走,要殺掉她的事情了……

雖然眼前這個大哥哥看着好像不是壞人,但院長姨姨說過,不要跟陌生人說話、不要吃陌生人的東西、不要跟陌生人走……

她記得的!

只見她對着那怪哥哥笑了笑,趁着那怪哥哥因為她的笑微微放鬆警惕時,立即轉身跑出了小巷,奈何那泰迪熊實在是太大了,她剛跑了幾步就一腳踩在了泰迪熊的腳上,隨即就因為慣性抱着泰迪熊在地上翻滾,直直從小巷口翻滾到了馬路上。

只聞耳畔傳來了一陣尖叫聲,隨即,便是一聲尖銳的剎車聲,刺進了她的耳朵里。

在地上滾得有些暈,又被那剎車聲刺激了一下,她坐起身搖了搖頭,還是有些懵懂,片刻,一抹黑影擋住了照耀在她身上的陽光。

來人西裝革履,邊查看着她身上有沒有傷口邊問道:「小娃娃,你怎麼衝到馬路上來了?很危險的知不知道!你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哪裡疼?」

她懵懂地搖了搖頭,但在片刻之後,看到了在身前這個哥哥身後緩緩走來的,一個如眼前人一樣西裝革履,模樣氣質卻是如玉如松,如芝蘭玉樹的大哥哥。

還懵懂着的她看得微微有些出神。

雖然眼前人短髮精簡,有些不苟言笑,臉上還架着一副金絲眼鏡,渾身散發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勢,但她還是一眼認了出來,立即拖着泰迪熊張開雙臂,撲騰着小腳丫子撲到了那大哥哥修長筆直的腿上。

「嗚啊啊!」

——「大哥哥!」

她興奮不已,小手緊抓着解雨澤的褲腿,仰頭粲然一笑,好似烈日陽光都變得溫柔了許多。

——「大哥哥!我終於找到你啦!快帶我回家叭!」

解雨澤看着掛在自己腿上的小泥人,眉頭本能地微皺,但看着她的笑,又覺得心中柔軟,難得潔癖沒有發作,在特助的目瞪口呆之下,蹲下身,抬手揉了揉她的發。

「小朋友,你有沒有受傷?你爸爸媽媽呢?怎麼你就自己跑到馬路上來了?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啊?」

她搖了搖頭,想說話,可張嘴還是一段:「嗚啊啊!嗚啊啊。嗚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

——「沒有哦!大哥哥。我可好啦!你快帶我回家叭!」

解雨澤看着眼前貌似只有兩三歲的她,聽着她張嘴後雖然奶聲奶氣,但沒有一個整字的話,心微顫。

她不會說話……

心疼只是轉瞬即逝,留下的只有微微無奈,解雨澤站起身,對自己的特助林文道:「把她帶去公安局。」

「是!」

說著,林文就要抱走她,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大哥哥,又怎麼甘心就這樣被送走,立即在林文的手中劇烈掙扎,成功地被撕破了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哥哥不要趕我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大哥哥的……我會乖乖聽大哥哥的話……大哥哥不要趕我走……」

她一手拉着泰迪熊,一手拽着解雨澤的褲腿,無助地輕輕搖晃,水靈如琉璃般的眼眸中儘是哀求,晶瑩的淚水漸漸漫上眼眶。

解雨澤看着她,聽着周遭人嘈雜的議論有些煩躁,卻突然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