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8章 團滅了

寂靜森林。

距魔王殿700米。

五個本來不該出現在地獄的人類聚集在此。

魚豪,風戌,制鋼不制杖,俺是老白,操作堪比德芙的五人小隊商量過後,果斷選擇了CG動畫中出現的森林,想多截點圖回去給自己粉絲髮福利。

其中,老白和德芙的操作是最高的,二人都是喜歡挑戰極限的玩家,最喜歡的就是無傷殺BOSS,用最簡單的裝備殺最難的怪等騷操作。

他們一臉自信給自己定位為刺客,商量戰術時也是保證會給到最大的輸出。而稍胖的魚豪則是隊伍的坦克,其餘兩人見機行事,為輔助。

對於遊戲開局沒有新手裝備大家忍忍也就過去了,可是通過對比,玩家們發現這游戲裏的基礎數值也和自身有關聯。

像體重略微超標的魚豪,血量就比正常的風戌高出三十點,同時他的攻擊力也比其他人高1點。

魚豪聽着大家討論着胖子應該攻擊力更低的話語,有些不滿道:「我身上的每一斤肉,都是我的武器!」

大家見魚豪生氣,連忙轉移話題。

手中的武器是魔王殿的石柱碎塊,身上的裝備是拼夕夕20塊一件的襯衫,腳下沒有任何BUFF,也沒有任何超自然力量,大家就帶着一股狗策劃不打算讓我們活,但我們就活給他看的氣勢,莽入了寂靜森林。

另一邊。

老曹也一個人摸到了寂靜森林的邊上。

一路上,他已經看見有五六支小隊進入了森林,可沒有一個像他這樣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

幽深的森林帶給老曹一種不安的感覺,他離開喧鬧的大部隊,隻身一人爬到了這棵樹上,觀望着。

當然,如果遇到合適的獵物,他手中尖銳如匕首的石塊,也會毫不猶豫插入它的心臟。

……

一隻同野兔一樣卻長着角的的小怪物從一堆灌木叢中探出腦袋,藍寶石般的眼睛裏滿是機警,它朝着四周看了看,確定沒有什麼危險後,輕輕一躍,跳到了距離原位置三米的地方,悠悠吃起了草。

但豎起的耳朵卻依然聽着周邊的風吹草動。

殊不知,就在它身後的樹上,正躲着一隻已經被狩獵**填滿的天敵。

見時機一到,樹上的黑色身影兀地跳下,血盆巨口正對着那兔子的脖子咬去。

要看就要成功,那兔子卻彷彿感知到了危險,後腿一蹬,竄開了。

隨後立馬撒丫子跑路,幾秒鐘就不見了蹤影。後面的身影也並未追上前來,而是化作一個幼小的少年。

他長相和八九歲兒童差不多,看上去卻極為老成,眼睛裏偶爾閃過危險的光芒。

「那群進了森林的是什麼東西?為何長相如此怪異?他們數量如此之多,也不知道實力如何。

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好了,我應該試着融入他們,套取一些情報出來……」小男孩擼了擼自己的頭上的黑色捲毛,緩緩隱入森林。

……

「魚豪頂住,那怪物死盯着你打,我們拉仇恨也拉不過來。你多一點走位,繞着圈跑,我們四個人幾個集火攻擊,應該要不了多久!」

「該死的,這個遊戲怎麼連血條都沒有?要不是這詭異的環境和怪物,我都要以為我們是在保護區的森林裏打猩猩了!」

「別說話,集中注意力!風神,大鋼,你們盯着他的右腿打,那裡有我剛剛破開的傷口,傷害應該會高一點!」

「啊啊啊啊救命啊!我不就打了一石子嗎?至於追我這麼遠嗎?按道理這個怪不是早就拉脫了嗎?」

「堅持住,這個怪快不行了,他比剛剛跑的要慢很多了,兄弟們,再加把勁!」

魚豪的小隊正風風火火圍攻着一隻兩米高的大猩猩。說是猩猩也不準確,因為它的頭上長角,身上沒有毛,反而長着鱗甲,關節處還有生長出來用以攻擊的骨棘。

猩猩的身後還有一條像霸王龍一樣粗壯的尾巴,上面長滿了尖刺,只要被掃到一下,估計血條就要全空。

它追着魚豪的時候,好幾次轉不過彎來尾巴撞在樹上,半米粗的樹榦瞬間四分五裂,看的五人膽戰心驚。

老白手裡的石柱有半米長,也是所有人里攻擊距離最遠的,他揮舞着石柱,好像回到了初中和人約架的日子,那樣的一往無前,熱血沸騰。

遊戲並沒有所謂的普攻鍵,技能鍵,所有的動作,都是通過大腦操控身體做出來的,自然就沒有華麗的特效,也沒有受傷了也能保持在巔峰的身體素質,連跑步久了都要停下來休息幾分鐘。

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攻擊打在怪物身上有多少,不知道怪物何時才會倒下,魚豪已經被拍飛一次,嘔出來一口血,強忍着疼痛,爬起來繼續跑。

德芙和老白近身攻擊次數最多,同樣的,來自怪物的攻擊也波及到他們不少,身上各處受傷,老白的左手被整個貫穿,血流如注。

風戌手上的武器已經全部被當作炮彈扔了出去,沒有對怪物造成一點傷害,甚至讓怪物更加憤怒,連受傷的右腿也不管了,勢必把在眼前奔跑的小胖子吃進嘴裏,再把剩下的幾個小猴子全都殺了!

制鋼也已經到了體力的極限,不得不停下來喘着粗氣休息,他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心裏吐槽道,這個遊戲要不要這麼真實,跑步會累也就算了,怎麼還出上汗了?

情況已經陷入絕境,魚豪已經開始後悔招惹這個巨大的生物了,要不是自己看不上旁邊弱小的兔子,就不會把兄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