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7章 接受任務

距離《地獄征途》內測開啟已經過去10分鐘。

享語直播平台的首頁上,清一色的遊戲主播,但他們此時並不在玩遊戲,而是——睡覺。

不少其他版塊的水友對此感到十分新奇,紛紛湧入各個直播間。

「什麼情況,遊戲區居然開始直播睡覺?」

「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有主播大白天會直播睡覺嗎?」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這裡看人睡覺啊?舞蹈區的妹妹不香嗎?」

「遊戲區不愧是宅男聚集地。」

遊戲區的水友都是知道進入遊戲會睡着,說明書上寫着,退出遊戲後才可以在官網論壇發佈遊戲內的截圖和視頻之類的帖子,在遊戲中只能查看遊戲內的論壇。等他們再研發出新技術後,說不定二者可以一同使用。

也是等主播等的無聊,遊戲區的水友開始反駁不明所以的其他吃瓜群眾。

與此同時,享語直播幕後公司的老闆傅航也在關注着這略有些詭異的現象。

「小鄭,確定是我們平台內測名額最多嗎?」傅航喝着助手新泡的茶,問向旁邊的年輕人。

鄭皙用右手扶了扶眼鏡,再三確定了剛剛統計出來的內測人員名單,沉聲道:「老闆,我們平台共23名遊戲主播入選,其他的直播平台最多也只有14名,就連其他平民玩家都有16人是我們平台的粉絲。魚禮似乎更加青睞於我們。」

傅航點點頭,他很滿意這個數據。

「聽說是魚豪第一個宣傳這個遊戲的人,給他發abc 塊的發掘**,再跟他談談,能不能成為《地獄征途》的專屬主播。可以簽新的合同,打賞收益和他五五分。」

小鄭有些詫異,老闆可是從沒對其他遊戲的主播發過**呢!更別說主動談新的合同,修改收益分成的。

真是奇了怪哉。

小鄭按耐住心底的疑問,默默把請魚豪吃飯記在了筆記上。

「看着吧,這遊戲會改變歷史的!」傅航突然冒出來一句無比中二的話。

小鄭卻不敢吐槽,狠狠點了點頭。

……

魚豪的直播間。

魚豪的粉絲們正在彈幕聊天,他們猜測着魚豪什麼時候醒來,也在想像遊戲中的場景,並沒有不耐煩的樣子,一片和諧。

亂帶節奏的水友已經被房管禁言或者踢出直播間了,如今魚豪不在,無人掌控水友的節奏,他也只能戰戰兢兢,看見不良言論就禁言踢人,等着魚豪醒來了。

……

魔王殿。

一眾玩家在李濤的帶領下走進魔王殿。

在過魔王殿前毀壞的石階時,李濤直接用「魔法」托起玩家,送入了魔王殿的正門。

在一句句「蕪湖,起飛」中,李濤也暗自偷笑。

不知道等以後他們等級高了能飛了,會是什麼樣的場面。

張景宇化身魔王形態,端坐在王座上。

此時的張景宇已然與人類二字毫不相干,頭上粗壯的惡魔角像兩把鋒利的匕首,閃着亮黑色的幽光。面部被黑色鱗甲覆蓋,看不清表情,只有眼眶內燃燒着兩團深藍色火焰,好似能看透人心。

魔王通身被暗金色的鎧甲包裹,高大威猛,像來自未來的機甲。兩側手臂上還各有一排凸起的棘,看似毫不起眼,實則能給予敵人致命一擊!身後的翅膀聚攏着,上面的黑羽隨風晃悠。

都不知道李濤私底下吐槽了多少次這個模樣,自己是原始毛毛怪,張景宇就成了未來機甲。

李濤走上前去,行了一個標準的惡魔禮。強忍着心底的羨慕嫉妒,無比尊敬的向張景宇說道。

「尊敬的魔王殿下,勇者們已經帶到!」

張景宇也故作威嚴,揮揮手讓李濤站在自己身旁,沙啞的嗓音迴響在魔王殿:「做的很好,阿彥海奇!」

隨後,他站起身來,高舉雙手,身後巨大的羽翼忽然張開,強勁的風力吹得玩家們東倒西歪。

剛剛還跟在李濤身後的郊遊的玩家瞬間鴉雀無聲,費力支撐着自己的身體,抵抗着風力,也有兩個擺爛王直接被吹到魔王殿的門口,一路上不知道磕到多少石塊柱子,反正慘叫聲一直沒停。

「卧槽,我掉了一半血了,太狠了!」是雖菜的聲音。

但他發現沒人理他,又悄悄爬了起來,回到原來的位置。

「來自異世界的勇者!吾乃偉大的貪婪魔王——安德沃爾!此次召喚爾等前來,是為重振貪婪魔王之榮光,征服第五層貪婪地獄,乃至統一整個地獄!」

「如今的你們還太過弱小,活動範圍最好不要超過魔王殿方圓10公里,之外的區域還不在吾的掌控之中,需要你們替吾出征!」

「第五層內有很多巨大但是實力並不強大的怪物,你們可以通過獵殺他們增長自己的實力,或者,你們也可以吸收深淵之力,這是一條漫長卻安全的道路,當然,提升實力的方法很多,並不局限於以上兩種,只是這二者對於現在的你們來說最為合適。」

張景宇侃侃而談,和剛才瘋狂背詞抱怨李濤讓他講的太多的樣子完全相反。

「吾知道你們的數量很多,遠是現在的上千上萬倍,可如今魔王殿式微,並沒有多餘的人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