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5章 老子也是惡魔啊

魚豪點開遊戲,卻發現這只是一段遊戲公告。

尊敬的各位玩家:

關於《地獄征途》

世人只知好人死後上天堂,壞人死後下地獄,卻不知在人死後,靈魂只會前往深淵,而天堂中的天使與地獄中惡魔皆為土生土長的原住民。

深淵帶來的深淵之力,乃是強大又充沛的能量,是天使和惡魔生存不可或缺的東西,兩個種族為了爭奪這份資源,不間斷地鬥爭了上萬年甚至更久。

然而,百年前,深淵開始坍塌,深淵之力的濃度驟然下降,兩個種族本就嚴重的對立更是進入白熱化。地獄七魔王之一的貪婪魔王被眾神殺死,年幼的新魔王被推舉上任,手下眾將分崩離析,所有勢力被其餘魔王劃分收走,唯有一魔王殿和一使徒還握在自己手中。

地獄五層的狀態岌岌可危。

新魔王覺命不公,誓要為死去的老魔王報仇!偶感上蒼啟示,他召喚到了一群來自其他位面的幫手……

[無固定主線,一切劇情由玩家自己觸發]

[無狗血套路,天下何其大任君自由探索]

[無強制消費,本遊戲沒有任何充值通道]

[無內部操作,說不定你就是下一個歐皇]

[地獄征途,永無止境]

[我們的目標,不只是地獄的盡頭!]

遊戲將於4月10日早上10:00正式開放內測名額,共100人,請前往官網報名,網址如下:

……

魚雷看完整個遊戲簡介,心裏是滿滿的震撼。

這年頭,怎麼可以有人厚顏無恥到如此地步。

如果不要臉是犯罪,他將會是無期徒刑……

好吧,儘管這份簡介並沒有寫具體玩法,但魚雷就覺得這是一個開放世界的沙盒遊戲。

曉來雨霽東風軟:「前面幾位預言家,刀了刀了。」

鹿與森:「沒聽說最近有這樣的遊戲在開發啊?怕是哪個新人開的玩笑吧?博人眼球?」

余辭:「恐怕是這樣,看這個圖標開發者估計本沒想好好搞,自暴自棄了吧!無主線劇情,這種話都說的出來……」

看着水友們的彈幕一波一波從眼前划過,直播間的人氣也好了不少,魚豪樂的小眼神迸發出一絲光芒。

「剛剛我也看過了,遊戲公司名字叫[魚禮],沒怎麼聽說過,應該是新註冊的公司。不過咱們也不用打擊人家的信心,說不定人家做的是像素遊戲呢?對小公司來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魚雷清了清嗓,順着水友的話接著說,「既然大家都對這個遊戲這麼感興趣,不如大家一塊報名預約嘛!也算給新遊戲沖沖人氣!」

說著,魚雷便動手前去官網報名。

官網是魚豪想像中的簡潔,簡單到只有兩個部分,一個是預約報名,另一個是遊戲的宣傳動畫。

想想也是,連一個像樣的遊戲圖標都做不出來的公司,還能做出什麼花里胡哨的官網呢。

魚豪忽視了遊戲動畫,直接跑去報名。

填寫信息的時候,卻看見地址一欄是必填,甚至要的是現住的地址。

魚豪想了想,反正不少粉絲也知道他住在哪,便沒有隱藏,大大方方寫上了自己的地址。

同時,他也在直播間中告誡自己單人居住的水友最好不要填寫。

最後,報名預約居然還收了魚雷10塊錢,算是一個報名費。如果抽不中內測名額,可以選擇退款,也可以保留到下一次內測。

雖然不是什麼大錢,但遊戲還沒見到就先收錢這種操作,還是讓魚雷對這個遊戲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

李濤:我也想免費啊!可我還要吃飯啊!

……

隨後,魚豪退出了官網,回到了剛才《地獄征途》遊戲簡介頁面,與彈幕中的網友狠狠嘲笑了幾番這個遊戲圖標。

卻有一條另類的彈幕入了魚豪的眼睛。

雖菜偏玩:「小豪哥!你快去看那個遊戲CG!我的天!太絕了!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大場面!一定要現在就去看!快去快去快去!」

雖菜是魚豪的老粉,是在魚豪還沒成為大主播之前就一直支持着他。

魚豪看見這條彈幕,立馬回到官網,嘴上念叨着能有什麼大場面沒必要大驚小怪,手上的動作卻是毫不猶豫。

動畫點開,依然是熟悉的配方。

白底黑字,地獄征途!

接下來的場面,卻讓魚豪在直播間吹了三年!

三顆碩大的血陽掛在陰沉的天空,在紫色的雲霧後沉浮,遠處是高聳入雲的山峰,漆黑的山體上長着身形巨大又奇形怪狀的植物,隨着詭異的妖風搖擺,山間偶爾還有高大如岳的身影從遠處走過。

鏡頭緩緩轉動,約莫轉了一百八十度後,一座破敗的宮殿映入眼帘,墨黑的石柱已然倒塌,精緻的雕紋也在歲月的腐蝕下顯得如此暗淡。悠長的台階像是被狗咬了般碎裂成塊,這進入宮殿唯一的路已經損壞到不成樣子。

寫着[魔王殿]三個字的牌匾只有一個邊角連着主體,正在風中搖搖欲墜。

宮殿內,八十一根三人合抱的承重柱有一半以上已經損毀,殿頂已經坍塌,從里還可以望見頭頂沒有溫度的血陽。四周的牆壁上滿是戰鬥的痕迹,巨獸的爪痕,利劍的劃痕,凝固的血液,灼燒的灰燼,無一不在說明這裡曾經經歷過一場慘烈的戰鬥。

視頻的視角如同一個路過的旅人,心裏帶着震撼,感嘆,悲哀,傷感的情緒,彷彿在為這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