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3章 我們做個遊戲吧

按照張景宇所說,這些信息是以一個正常成年男性為標準來計算。

比如正常成年人的赤手空拳的攻擊力為1,防禦力也為1,但若是經過訓練,可以增長到2,甚至是3,但普通人的力量再怎麼訓練也不會超過5。

如今李濤的體質已經可以抵得上一百多個普通人。不過,如果真打起來,一百來個普通人肯定不會是李濤的對手。

雖然信息上顯示是1+1的數據,但是放到事實中,早已超過了1+1的結果。

張景宇告訴李濤,召喚靈魂的法陣已經通過心靈感應「灌輸」到了他的記憶中。

半夜十二點,在某個物品上刻畫法陣,再呼喊死者的名字,就可以成功召喚靈魂,到時候再使用禁錮詛咒就可以將靈魂封存。

隨後,張景宇又和李濤交代一番,像什麼不能隨便暴露自己是使徒的身份啊,如果遇到其他和他一樣超越普通人的存在不能輕舉妄動啊,想和張景宇交流可以使用心靈感應不用再刻畫法陣滴血啊,等張景宇走之後一定要銷毀地下室的法陣啊,他會在那邊努力提升實力,讓李濤不要太着急啊巴拉巴拉一大堆。

李濤一一應承下來。

張景宇見李濤從那種茫然無措的狀態中走出來,用雖然看上去虛無,但事實上可以接觸現實的手拍了拍李濤肩膀,說了句保重,便從法陣離開了。

李濤銷毀法陣,回到家中。

此時已經天光大亮,溫暖的陽光透過窗,灑在地板上。

父親卧室里,那雪山一般的紙片還堆在那裡。

李濤笑了笑,崩潰的心態一去不復返。如今復活父親已經有了希望,也該做些準備了。

心神一動,李濤的指尖出現一絲黑氣,輕輕的飄動着,好似一團煙霧。

李濤小心翼翼地操控着黑氣,向那堆紙片緩緩移動。

等黑氣到了紙團的上方,李濤心中默念着讓那團黑氣爆炸,那黑氣就如同煙花一般在空中炸開,雖然沒有絢麗的色彩,卻依然有種凋零的美感。

四濺的「火花」落在紙塊上,迅速燃燒起來。

呼吸之間,那團紙塊就被燒成灰燼,跟隨着風兒一同流浪去了。

李濤對自己的操作格外的滿意,點了點頭,眯着眼睛笑起來。

一夜沒睡的疲憊在強大的體魄下根本不算一回事,李濤馬不停蹄帶着醫院的開的死亡證明和李大福的身份證去了派出所,又把屍體送去火葬場火化並寄存。

李濤不打算辦葬禮。

不然等李大福復活,那些來家裡吃席的親戚估計會被嚇死。

但是李大福也不能再生活在現實,最好去一個遠離市區的偏遠地方,或者直接去張景宇所在的地獄生活。

反正自己已經成為使徒,到時候跟着李大福一起去地獄算了。

等一切事務辦好,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李濤給何強打了電話請他吃飯,順便把昨天的錢還給何強。

……

何強因為受傷而在家請假休息,耳邊正是妻子喋喋不休的話語。

「你怎麼能隨隨便便就相信別人!聊兩句話就能把錢借給人家,是不是再喝點小酒你能把咱家給他送過去?兜里有點錢就能隨便花了嗎?」

「你好心,你善良,那你叫了救護車把人拉到醫院裏去不就行了?還跟着跑去醫院,還替人家墊醫藥費。家裡想買個新的冰箱你扣扣搜索不拿錢出來,人家進手術室了,你一下子就大方了,就有錢繳費了?」

「六七百塊也就算了,那可是六千塊錢!你一個月才掙幾個錢?我一個月才掙幾個錢?能叫你這麼大手大腳花出去!這要是一個沒良心的,說不定轉頭就去醫院退費拿着錢跑了,到時候你就被人騙得連褲衩子都不剩!」

「浩兒馬上就到要結婚的年齡了,咱們首付湊不到,沒房子沒車,誰願意嫁給浩兒,誰看的起你這個開出租和我這個做保潔的?唉,我當初怎麼就瞎了眼嫁給你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媽,你就別生爸的氣了,這不是才一天嘛,人家二十歲的小夥子,總得要點時間湊錢吧……再說了,我還小,哪裡着急結婚啊。我的遊戲馬上就可以上架了,到時候我就能掙數不完錢,您二老也不用出去工作了,天天出去旅遊……」一旁的年輕人拉着中年女人的手,輕聲安慰着。

另一邊,何強正默默收拾着被劉娟扔在地上摔碎的杯子。也正是他一句話也不說的態度,更讓劉娟氣不打一處來。

劉娟站起來想踢何強一腳,被何天浩攔下了。

就在這時,何強的電話響了。

「何叔,昨天的事麻煩您了,正好現在飯點了,我想請您吃頓飯,再順便把錢還給您。」李濤的聲音從手機那邊傳來。

一家三口把這聲音聽得明明白白。

何強臉上的陰霾瞬間被笑容覆蓋,眼角的褶子都藏不住那呼之欲出的得意。

他瞥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