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2章 貪婪之使徒

空氣在這一剎那凝固。

二十歲的年輕人,與不知活了多久的惡魔。

在「人類」二字從惡魔口中出現時,李濤便已覺得耳熟,在那句「卧槽」炸開在耳邊時,李濤就在心底確定了,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曾經睡在自己對床的室友——張景宇!

在李濤錯愕的眼神中,眼前的惡魔打了一個響指,關掉了自帶的恐怖BGM,和詭異的出場動畫,地下室頓時安靜下來。

隨即,一團黑影飄到李濤眼前,逐漸化形為一個略顯消瘦的男性青年。

「景宇?」李濤不太確定地出聲。

「李濤?」惡魔也發出疑惑的聲音,「怎麼是你小子,閑得蛋疼嗎你,你知道這個法陣是用來幹什麼的嗎你就隨便用,會出事的你曉不曉得……」

李濤苦笑一聲,說道:「這也是迫不得已。」

原本與好友重逢的喜悅也沖淡不少。

張景宇停下堪比加特林輸出的嘴,繞着李濤轉了三圈,一邊轉一邊仔細打量着李濤,彷彿要從李濤身上看出花來。

張景宇不出聲,李濤卻是滿腦子疑問。

「你不是去當兵了嗎?怎麼變成現在這樣了?出什麼事了?」李濤的三觀已經在法陣起效之時碎了一地,此時是想拼也拼不起來了,但他仍然關心着眼前的好友,哪怕此時二人已經不是一個物種。

「這事說來話長……」張景宇嘆着氣,點起了煙,說起了從前。

是的,他真的用黑影模仿出煙和打火機,在空中吞雲吐霧起來,臉上的頹然像極了一個正在經歷中年危機的禿頂大叔。

「那是一個秋天,風兒那麼纏綿,讓我想起……」魔性的歌聲在地下室回蕩,比起剛剛的恐怖也好不到哪裡去。

李濤連忙打斷,「長話短說,長話短說。」

張景宇收起道具,神情變得嚴肅起來,盯着李濤的眼睛,用極快的語速說道,「死了,靈魂穿越,啪唧,變成了惡魔……」

李濤:……

確實很短。

不過他能輕描淡寫說出「死了」兩個字,想來張景宇這幾年也經歷了許多困難與艱辛。

剛剛那眼神中的疲憊不像是裝的。

張景宇咳嗽一聲,聲音又輕快起來,調侃起李濤來,「不提這茬,跟我說說你。當初的無神論者怎麼也學着召喚惡魔了?」

李濤的眼神再次暗淡下來,張了張嘴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張景宇心思細膩,也沒了開玩笑的想法,說道:「你儘管說就是,我現在可不是普通人!更不是普通的惡魔,我可是有正統傳承的惡魔之主——貪婪魔王!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理論上我就可以幫助你做到任何事。」

「理論上?」李濤抓住了這句話中的重點。

張景宇尷尬的撓了撓頭,臉色有些不自在,「意思就是,我才剛接手這份傳承,用的還不是很熟練……」

「你有幫別人實現願望嗎?」

「你是……第一個……」張景宇的聲音更小了,心虛到眼神一直躲閃,根本不敢正面直視李濤的眼睛。

李濤嘆了口氣,似乎指望不到眼前的人。但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那你能讓死去的人復活嗎?」

如果真的有復生之術,只要自己幫助張景宇掌握這樣的能力,那豈不是就可以復活自己的父親?

「復活?你是說叔叔他……」張景宇頓住了,沒有接著說。

「魔王可以復活自己的惡魔使徒,至於其他的信徒,只有狂信徒和純信徒可以讓魔王收納其靈魂,成為魔王的奴僕……可是叔叔是普通人,只怕……」

話語點到為止,李濤陷入沉思。

「但是,我的傳承中有說過,世界樹代表生命與自然,她連神都可以復活,說不定……可惜我們是惡魔,神族並不待見我們,更別說像我這樣剛上位的魔王,恐怕連人家的面都見不到。」

雖然這條路看起來遙遙無期,可還是給了李濤一個希望。

「如果我讓你幫我實現能夠與世界樹之神對話的願望,你需要什麼樣的代價?」李濤問道。

張景宇仔細計算着,並不覺得李濤說這話是痴心妄想,他是真的在思考這種方法的可行性。

「恐怕……最起碼要一百萬個你的靈魂才可以……

狗濤,要不我們換個方法吧。理論上來說,人死後七天內,靈魂還是存在於世界上的,但是七天過後,靈魂就會墮入深淵,再也回不來了,就算復活了肉體,也只是一具行屍走肉,不會有自己的思想的。七天……我們沒辦法見到世界樹的……」

李濤聽着張景宇的話,心裏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不過……」張景宇話鋒一轉,李濤的眼中又有了神采。

「我可以用秘術召喚叔叔的靈魂,暫時將他的靈魂封存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