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10章 貓貓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雖菜看完公告,思考許久後退出遊戲,估摸了下時間,定了個鬧鈴。

他要趕在大批玩家上線之前把衣服穿好!

手機上是不少遊戲好友的消息,都是詢問和《地獄征途》有關的消息。

雖菜現在沒有心思慢慢跟他們聊,讓他們關注了魚豪的直播間,相信作為《地獄征途》的「宣傳官」,魚豪能讓眾位吃瓜群眾滿意。

走出房間,洗了把臉,雖菜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有些恍惚。

從遊戲中返回,他反而有些不適應現實了。

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忽略了?

等等!

剛剛那個時間——

雖菜腳下生風,飛速返回房間打開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時間,瞳孔猛地一縮。

10:46。

他在游戲裏真真實實度過了4個小時,在現實中卻只過了40分鐘?

雖菜捏了一把大腿,清晰的痛感通過神經進入大腦。

我了個大草!

絕了!

……

首都京城,華夏研究院。

「陳教授,這會是國外的最新研究嗎?神經連接虛擬技術,恐怕我們還要再過十年才能摸索出來一點門道。更何況這所謂登錄器只有一枚戒指大小……或許我們已經落後太多了。」一名四十歲上下的中年男人瀏覽着網絡上的信息,不斷感慨着。

他右手邊的椅子上,是一位頭髮皆白的老人,他帶着金絲邊框的眼鏡,穿着白色襯衫,黑色西裝褲,腳上的皮鞋擦的鋥光瓦亮,並沒有因為年紀而疏於外表,看上去文儒素雅。

陳書中樂呵呵地喝了一口茶,對男人說道:「小柯,你都當了這院長三年了,怎麼還沉不下心來!我們十年內研究不出來,他們就能研究出來了嗎?

如今的華夏已經不是當年的華夏了,不用再想方設法去追不上的國家,不用再擔心會不會落後。

我們早已同世界並駕齊驅了!」

老人的聲音不大,卻充滿了自信。

想來也是,當年最困難的時候,陳書中就已經奮戰在科研第一線,也當過研究院的院長,如今年過七十,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

柯詩燁嘆了口氣,從電腦前站了起來,揉了揉眼睛。

自從登上院長的職位,他似乎就離科研越來越遠,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事,那件白大褂也已經放在衣櫃的角落裡,有好久沒穿了。

他都要忘記站在實驗台前是什麼感覺了,但肯定比天天坐在辦公室盯着電腦屏幕的舒服。

「小柯,或許可以聯繫一下魚禮公司,看看能不能加入咱們研究院。這樣的技術握在手裡可是燙手山芋,他們一個小公司只怕還沒掀起浪花就要被拍死。

但是華夏研究院可以!

有咱們一個國家頂着,想偷技術,想動壞心思的人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承擔的了違反法律的後果!能跟他們學習到技術最好,學不到也可以幫人家申請專利,這些麻煩事我們做起來倒也順手。」

陳書中喝下最後一口茶,拄着拐杖顫顫巍巍離開了辦公室,儘管背影有着佝僂,卻挺着一個民族的驕傲。

……

享語直播間被大量水友衝擊,崩潰了!

但好在技術員工十分給力,十多分鐘就已經修復完成。

魚豪直播間。

魚豪正從官網瀏覽着自己的空間,這是遊戲開始後更新的內容。每名玩家都在官網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空間,可以在裏面查看自己的截圖,視頻,也可以發佈動態,留言等等。

想來日後要是有直播,也會從這裡進行。

「我們是真的在游戲裏度過了4個小時,不是吹牛,光是我錄的視頻都已經超過2個小時了,怎麼可能是哄你們的!

這遊戲地圖大的沒邊,走路恐怕走不到頭,而且有體力的限制,和現實世界差不多,走一段時間就會感覺到累,跑步的話累的更快,還會出汗!沒有讀條之類的,想幹什麼都得自己親自動手。

小怪不知道是怎麼分佈的,我們都是走路的過程中碰到的,也沒有等級區域之說,我們幾個人1級的時候就惹了一個不知道多少級的怪,瞬間就把我們秒了,諾,就是這個。太狠了,一巴掌我就沒了!

怪物沒有血條,啥時候能打死得看臉,說不定你隨手一下就打中致命點。一擊必殺了。這裡的怪靈活的很,可能用了AI智能之類的東西,好像有智慧一樣,和尋常游戲裏的不太一樣,血液,內臟啥的根本就是原汁原味,沒有處理過。

那個角兔,哦對,這個名字也是咱們玩家起的,真的太狡猾了,又能跑又能跳,一隻兔子他媽的居然能跳到樹上,太離譜了也,一百個人里能殺死這玩意的一個都沒有。

這裏面的技能預計有上千個,生活系和戰鬥系都有技能,沒技能也能完成你想要的結果,但是效果會差一點。升級技能也只能自己一遍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