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竟是我室友》[魔王竟是我室友] - 第1章 吾乃偉大的魔王

華夏,西昌市第一人民醫院。

「李大福的家屬,李大福的家屬!」急診的走廊上傳來護士的聲音,帶着一絲急迫。

額頭包紮着繃帶滿臉是血的年輕人從地上一骨碌爬起,朝着聲音的方向走去,同他一起起身的,還有旁邊右眼框青紫的中年男人。

「護士,我爸他怎麼樣了?」

「病人的情況不是很樂觀,他的額頭上有一道長約十公分的裂口,有有嚴重的顱內出血,兩側眼球全部被玻璃劃破,右側眶內壁骨折,鼻骨骨折,脾破裂,左腎挫傷……」護士還在說著李大福的病情,李濤卻已經愣住了。

說到底,他還只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還沒有大學畢業,沒有正式進入社會,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面。

倒是旁邊的中年男人更鎮靜一些,他問道:「現在要做手術嗎?要多少錢?」

護士看了一眼李濤,朝着中年男人說:「我們儘快安排手術,患者的安危是最要緊的。你是患者什麼人?如果是直系親屬的話,等會兒會有醫生過來找你談話簽字。」

中年男子張了張嘴,把不是兩個字咽回肚子里,用胳膊肘撞了撞李濤。

李濤這才從剛剛的愣神中反應過來,抓住護士的胳膊就急忙哀求道:「一定要救救我爸!你們一定要救救我爸,不管多少錢都可以!我是直系親屬,我是他兒子!我能簽字!求求你們,一定要救我爸!」

護士並沒有對李濤的行為做出什麼反應,這樣的人,在急診科早已是司空見慣。她抽開自己的手,對着眼前這個看着不太靠譜的年輕人點了點頭,轉而向中年男人交代起了注意事項。

而後,護士匆匆離去,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能一直在這裡浪費時間。

等護士離開,李濤才後知後覺的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對着旁邊的男人說了聲謝謝。

男人拍着他的肩膀,拿着挂號單去繳費了。

雖然,他並不需要這麼做。

李濤靠着牆滑坐在地上,渾身上下彷彿沒有一絲力氣,好像做夢一般,輕飄飄的,只有頭上傳來的疼痛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剎車尖銳刺耳的聲音和破裂的擋風玻璃彷彿噩夢一般縈繞在李濤的眼前。

還有,父親渾身是血昏死過去的模樣。

李濤的心中滿是後悔,如果當時聽父親的建議走路回去就好了。

就不會因為圖省事而打的士,就不會因為自己暈車而坐在副駕駛,就不會因為與一輛闖紅燈的跑車相撞,就不會讓沒系安全帶的父親直接從后座椅直接從擋風玻璃撞出去。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不然怎會有不如意事十八九之說。

緩了半天的李濤總算鎮定下來,去廁所洗了把臉,看着滿是血污的臉,李濤想起來的士司機好像也受了傷,但他一直陪在自己身邊,並沒有太在乎自己的傷。

想到這裡,李濤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個未長大的孩子,什麼事都需要別人照顧。

等男人回到李濤身邊時,李濤才鄭重地向男人道謝,並詢問了男人的名字和聯繫方式,承諾回家後會把繳費的錢還給男人。

男人名叫何強,是一名有着二十年駕齡的老司機,可就算是老司機,在面對闖紅燈的跑車也毫無辦法——根本沒有任何反應時間。

心懷愧疚的他打了120來接走自己車上唯二的乘客,自己也放心不下打車來了醫院。

跑車被撞飛後當場爆炸,燃燒起熊熊大火,引來了**和消防車,本就車流量大的路口已經被徹底堵死,也讓何強全程圍觀了接下來的局面。

等火勢熄滅,跑車內的人被另一輛救護車拉走,看標識似乎是市裡最高級的私立醫院的車。只是看那人燒成焦炭一般的模樣,只怕是凶多吉少。

何強匆匆趕到醫院時,李濤額頭的劃傷已經處理好了,只是此時的李濤雙目沒有任何焦點,行屍走肉一般沒有任何生氣。

看着手足無措的李濤,他就想起來自己的兒子,也是與李濤一般大小,倘若是他面對如此情況,相信自己也會希望能有個好心人可以替他操心這些事。

等李大福推進手術室後,天已經徹底暗下來了,何強向李濤告別,家裡的妻子還在等他回家,李濤再次表示了感謝,保證會在三天內把錢還給何強。

李濤等在手術室的門口,心跳的聲音在安靜的走廊中尤為突兀。

咚!

咚!

咚!

這一下下的心跳砸在李濤二十歲的肩膀上,要將他才剛要挺立起來的脊樑狠狠錘進地底,再也無法翻身。

現如今,李濤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大腦一片空白,彷彿已經和這個世界的脫軌。

他和李大福才剛搬到西昌市兩天,身邊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哪怕是鄰居到現在也沒見過一面。

今天,他們父子二人在傢具市場挑挑揀揀了一整天,總算確定了幾件必須的家電,就連李濤最喜歡的那台電腦也在一頓軟磨硬泡後被李大福咬牙買下。

現如今再說什麼後悔也無濟於事,李濤只能在心裏祈禱李大福能順利從手術室出來,只要人沒事,其他的一切都好說。

當蓋着白布手術車出現在李濤面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