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靈魂紋路》[末世之靈魂紋路] - 第10章 少年和少女

秦宇本想看清那個少年的面容,可惜,他雖然一頭短髮,可惜臉上稍微有點臟,並不是很能看得清面貌。

秦宇對於那個準備撿起來的物品其實看到就已經知道是什麼了,只是有更想要的人,也是人家先拿到的那就給他吧

那是一個赤紅的扳指,秦宇知道裏面附着的有魂力,可惜這股魂力和自己並不相容,所以秦宇對於這種雞肋的,自己不需要的物體丟失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天夜裡,秦宇依舊在街上走着,街上的人已經少了起來

過完年後,人們都開始歸於自己的忙碌中,此時的秦宇走在街上,長發束於腰間,額前的劉海遮住大半面容,一身深藍色配有白色條紋的長衫,雙手背在身後。

此時他的背影多少顯得有點落寞

今夜碩大且圓潤的月亮,將他的影子拉的斜長,倒映出月暈,如湖面上的波紋層層蕩漾開來。而秦宇此時的內心也如這蕩漾的波紋一樣。

他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還是太孤獨了,這已經不知道是自己第幾次想念墨穎了。

「秦宇,你說我穿這個好不好看?」

少女樣子的墨穎換上一身大紅色的長袍,將長袍披在身後,內里一身勁紅色,到達膝蓋處的紅色長靴無疑將墨穎的氣質更上一層樓。

「怎麼樣,有沒有女王的風範,是不是很瀟洒啊。」

秦宇在一邊看着撇撇嘴,「你這小孩子穿大衣,不顯得很滑稽么?」

年幼的秦宇此時說話已經有了小大人的樣子,畢竟他活着可並不是只有在這個世界的幾年而已。

「秦宇你說為什麼男女主不能在一起啊,他們明明那麼相愛,為什麼總有那麼些事情阻礙他們在一起呢?」

沙發上一個小孩子,坐在一個看樣子十幾歲的少女懷中,如網一般的被子裹着他倆,墨穎用坐在自己懷裡的小秦宇的衣服邊擦眼淚邊擦鼻涕的時候說道。

秦宇一臉嫌棄的看着她,但是也沒有躲閃,說道:「這還不簡單,編劇不讓唄,不爽去找編劇啊,給他們寄刀片唄。」

墨穎認真的看着秦宇,突然點點頭,然後將秦宇往沙發一側一扔,說道:「稍等一會,我現在就去定刀片……」

秦宇回憶着自己和墨穎的點點滴滴

想到此時,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唯一讓自己和這個世界有聯繫的就是墨穎了

現在墨穎走了,說最快要十年之後回來,那麼自己就要在接下來的末日里努力活到那個時候,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可以再次見到她。

也許只有那個時候墨穎會把一切都告訴自己。

銀色的光輝落在民居的屋頂,狹長的電線杆孤獨的站在黑夜裡

街邊路燈照亮一片角落,長發束腰的其餘就這樣站在這燈下,沉默良久後嘆了一口氣。雙手置於背後走進了黑暗中,來到一座破爛的民居前,據他所知,當年在他遊學的時候這座房子就已經沒有人住了

可是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