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誰能阻止一身神裝的我亂殺》[末世:誰能阻止一身神裝的我亂殺] - 第6章 水族館

「誒,你怎麼了,為什麼你先哭出來了啊。」

秦夢曦看着面前突然流淚的江易明,一時間慌了神,

她不理解,明明是她像個傻子在這裡等了江易明大半天,怎麼自己還沒大反應,江易明這鴿子就突然委屈哭了。

江易明聞言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看到自己手上的水漬後愣了愣,才確信自己真的是哭了。

這就是哭的感覺嗎?可還真是久違了啊。

「你別一動不動啊,我不怪你了,你不哭了好不好。」秦夢曦頓時不知所措,只好伸出手想着幫江易明把眼角的淚滴擦乾。

不伸手還好,手伸出去就被江易明一把死死抓住,身子則被江易明順勢擁入懷中。

「誒誒誒,你幹什麼啊!」秦夢曦屬實沒想到江易明這番操作。

在她預想里,現在不應該是她哭着怪江易明,然後江易明想着辦法哄她嗎?怎麼直接就抱上了?

這還是之前那個跟塊木頭一樣的人嗎?今天之前他明明連手都不怎麼敢牽一下的啊,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

其實不只是秦夢曦感到驚訝,江易明也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他剛剛只是單純在感受哭的感覺,無數歲月都未曾擁有過的能力,突然再一次浮現在了自己身上,就和當初流血時一樣,這感覺不要太奇妙。

而把秦夢曦抱住那就真的是江易明自己都沒反應過來就抱上去了,

我這身體也沒被秦夢曦像巴甫洛夫那樣訓練過啊,怎麼回事,這變成了我的生物本能反應?!

看着懷裡秦夢曦漲紅着的臉,江易明不禁感覺有些好笑。

感到江易明的視線傳來,秦夢曦漲紅了臉道:「你放開我,你不要一直抱着我啊!」

「不是喲,我沒有一直抱着你,是你抓住我了喲,秦夢曦小姐。」江易明微笑答道。

聞言秦夢曦還真看了看自己的手,確認了一下自己確實沒有拉住江易明。

看到秦夢曦那模樣,江易明不知不覺間又加上了幾分力道。

「你怎麼還變本加厲了?!」

「因為現在你在我懷裡不管做什麼都是在抓緊我的心呀。」

聽此,秦夢曦的臉漲得更紅了,江易明也沒有放開的打算,傍晚的動物園本來就沒有多少人了,更何況就是有人江易明也不在乎,

不久後就是末世了,他管那些人什麼想法呢。

終於,待秦夢曦快發飆時,江易明放開了她的身子,轉而拉住了秦夢曦的手。

還在秦夢曦面前晃了晃道:

「你看,這下你是真的抓住我了哦,所以你可別想放開了。」

秦夢曦只是滿臉通紅地道了一聲哼,便別過頭去。

江易明則完全沒覺得有何不可,

先前他還有些擔心秦夢曦在未來,也就是末世後喜歡上自己是不是有些弔橋效應的意味在裏面,

但隨着記憶的逐步復原,江易明想起了那些日子的互訴衷腸,

把秦夢曦實際約出來玩實際上也只是第一次,到的地方還是動物園這種老套地方,

這時候自己告白成沒成都還不清楚,對方只是含糊得應付了兩句,

秦夢曦願意出來就已經很說明態度了。

至於那些土味情話就都是江易明上輩子的記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