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誰能阻止一身神裝的我亂殺》[末世:誰能阻止一身神裝的我亂殺] - 第1章 作死重來

「做到這一步,就到頭了嗎?」江易明暗嘆一口氣,隨後便掀翻了眼前的星空。

強烈的震感襲來,在那後,便是長久的黑暗。

……

不知從何時起,身體就感覺暖洋洋的。

這是,

太陽的光?

地球不是早被毀了嗎?而且依我的身體,應該早就感受不到了,這又是?

隨着江易明睜開雙眼,擺在面前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卻又熟悉。

柔軟的床鋪,隨風飄揚的花香,照耀全身的陽光,

最重要的,是這具仍有觸覺的身體。

這都是多少年都未曾感受到的事物,現在居然又重新擺在了自己面前。

「精神模擬遊戲?」

一聲輕呼後,遊戲頁面卻並沒有出現在江易明面前。

「那我這是,真的重生了?!」江易明捏了捏自己的臉,果然很痛

確認不是在做夢後,下意識得揮了揮手,

然而,直到手都要揮酸了,也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開始,江易明還有些疑惑,直到半晌後才反應過來,

自己原來已經擺脫了那副機械軀殼,重新獲得了肉體 。

一般的系統召喚方法怎麼可能有效。

上一世,江易明自己的身體早已毀壞,只是在因緣巧合下,意識成功附身到了一具機械上,才得以苟延殘喘。

這種轉移還並不是數據的轉移,單單轉移了記憶,而是類似於靈魂的直接跳轉。

在那之後,江易明便不斷在各類機械上跳轉意識,

最後才得以跳轉至一具最新,被培育出真正靈魂的最新機體之上,

並且以此入侵了上位物種的最高層,掀翻了星圖,毀滅了一切。

具體如何做到,究竟花費了多少歲月,那已經不是江易明所能統計的了。

況且在那些上位種族的認知中,根本就沒有所謂年月日的概念。

甚至每到一具新軀殼,江易明的意識都會沉睡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也更是一片黑暗,完全不能預料長短,短了說一天左右時間完成,往長了講十年也就是一瞬。

至於這能力的本事,就是查閱了各類資料,江易明也沒得到一個準確定論,索性也不再去在意,反正能為自己所用那便不是壞事。

「不過這次,一切都會不一樣了。」不知不覺間,江易明攥緊了拳。

他先是繼續享受了一段時間的陽光,才轉而沉思。

「照理,那些渣碎已經有一部分躲在一些角落裡了,至於具**置……」

實際江易明對此也記不太清了,畢竟這都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久遠記憶,若不是這具軀體中尚有大腦存在,可以接收記憶。

那江易明怕自己是連自個叫什麼,住在哪裡,乃至父母叫什麼都已經忘個一乾二淨。

對應着無數歲月,他也曾有過數不勝數的名字,稱呼,

在那難以想像的時間磨損之中,只有仇恨陪伴着他,堅持到了最後。

直到現在,頭腦還微微有些發脹,江易明也沒有太過在意,權當是靈魂與真正肉體融合帶來的副作用。

上一世時,江易明也不是沒試過融入真正的生物肉體中,可最終結果只有強烈的排斥感,每在那些肉體中多呆一秒,沉睡感便越發沉重,

江易明有預感,如果真的在其他肉體中睡下去,醒來的可能將無比渺茫,就是醒來那自己也大概率變成了其他人。

因此只是嘗試了寥寥幾次之後便果斷放棄了這個方法。

「不過,最先要乾的還是這個。」

前世,不知從何時開始,許多人人身上都開始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