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屍魔帝》[末世屍魔帝] - 第8章 二哈的一生

睜開眼,二哈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位穿着粉紅公主裙的人類幼崽。

這是主人和寵物的第一次見面,它是人類幼崽的6歲生日禮物。

日子一天天過去,平平淡淡的。

二哈精力旺盛,個性十足。為了防止它拆家惹得父母生氣,小主人每天都要帶它去遛彎,通過遛狗來讓它釋放多餘的精力。

小主人本來嬌弱的身體因為每天的遛狗鍛煉,也強壯了幾分。看見遛完狗後大口乾飯、臉上可愛笑容的女兒,父母也沒有多說什麼,二哈咬壞傢具的事也就過去了。

一人一狗就這樣長大了。

可惜,一個不祥的雨夜,突然昏倒的小主人被送到醫院。

在家餓了一天的二哈等到小主人的父母回家後,卻發現小主人沒有回來。

厄運降臨到這個溫馨的三口一寵之家,悲劇不可避免。

三個月後,他被消瘦的父親抱到車上,到了醫院經過護士同意,二哈被帶入病房,它終於見到了闊別已久的小主人。

小主人滿頭烏黑秀髮化為虛有,聲音有氣無力地對着它招呼。

它「嗷嗚」一聲撲向小主人,但沒敢用力,快近身時控制着力度,小心翼翼地用碩大的腦袋碰了碰小主人的手。

雖然隔着毛,二哈卻感受不到一絲溫度,好冰冷。

小主人撫摸着它的腦袋,跟父親說著些它聽不懂的人話。最後,小主人用力地抱住它,說:「我呀,實在是放心不下你這個小憨貨……我走了,你在家裡可要乖乖的,不要惹爸爸媽媽生氣呦~」

這是主人和寵物的最後一次見面,小主人8歲生日剛剛過去三天。

後來呀,本就體弱的母親受不了喪女的打擊,也是鬱鬱而終。

父親的背一下子駝了,他變賣房產,將二哈託付給一位愛狗的朋友,離開了這座他奮鬥打拚半輩子的城市。

二哈起初在父親朋友家好吃好喝了幾天,直到一位血腥味十足的男人將它帶走。父親不知道,這位商場上結識的好友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副業,狗販子。

幾經轉手,二哈免受肉狗之災,可也好不到哪,它進了狗場的地下斗獸場。

這是新市的灰暗地帶。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光鮮的文明世界也存在着某些野蠻的角落,那裡上演着最原始、最污穢的一幕。

斗獸場,來自各地的參賽者將飽經訓練的兇猛犬類帶到這裡參賽,1V1無規則廝殺,勝利的活着,失敗的死掉。

戰鬥的血腥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有時候,為了增加鬥犬的攻擊力,妄圖掙大錢的狗主人在參賽前,或是飢餓鬥犬幾天,使其猶如惡鬼投胎,以同類為食;或是注射副作用極大的興奮劑,借用藥物來取勝;更甚者從小就讓鬥犬吃狗肉長大,培育出十分恐怖的噬狗犬。

只要進了鬥犬籠,它們只能在人類的瘋狂叫喊聲中同類相殘,撕咬破腸,端的是血腥殘暴。

於是乎,時傻時萌,看起來很憨的二哈進了斗獸場,每日與猛犬廝殺。僥倖存活,還沒養好傷,它就得開始下一場生死搏鬥。

……

「嗡!」

一陣玄而又玄的巨大聲音在腦海響起,那是時空間發出的轟鳴,亦是吹響新時代的號角。

末日降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