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屍魔帝》[末世屍魔帝] - 第6章 黑暗,末世的底色

「法克!給老子死去吧,啊啊啊!」

楊文濤顧不上作為數學老師的斯文,拿起椅子猛砸自己變成喪屍的小兒子。姓楊的面部表情甚至比喪屍兒子還要猙獰,宛若惡鬼奸笑。

砸了數十下,楊文濤扔開斷腿的椅子,雙手顫抖的很。他竭盡全力地想從口袋取出一條煙來緩緩緊繃的神經,無奈做不到。

向後退,楊文濤一個沒注意摔倒在地。他的淚腺像是受到刺激一樣,大顆大顆渾濁的淚從他布滿血絲的眼中滑落。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明明他只是來兒子的書房檢查家庭作業的,很平常的。可是以往溫順可愛的兒子突然變了個樣,噁心的黑色血管在兒子慘白的臉龐下清晰可見,嘶吼着撲向他自己——那種眼神分明就是看向獵物的眼神。

大腦短路的楊文濤不知道,就在此時此刻,無數的殺戮正在發生,人類的倫理道德宣告破碎。

對於絕大多數的人來說,這是最壞的時代。

人類社會秩序崩塌,經濟全面癱瘓。往日高高在上的當權者,凡是年過六十的,幾乎無一倖免;高高在上的富豪名流,明星名媛,沒有了父輩以及靠山的仰仗,只配淪為強者的洩慾工具;社會精英、天驕才俊,沒有超凡偉力,也不過是仰人鼻息、苟延殘喘罷了,稍有不慎就會拋屍荒野。

但對於極少數的幸運兒來說,這是最好的時代。

受益於異能的覺醒,有的人掌握了數目繁多的能力,諸如:飛行、控火、控水、念力以及神秘莫測的命運、時空間等能力。或許末世之前,他們可能是落榜後準備二戰的美術生,可能是職場受挫、面臨中年危機的禿頂社畜,也可能是遊盪在垃圾場或混跡於酒吧按摩館的「下等人」,被那些衣着精緻的同類嘲諷着,歧視着,厭惡着——可現在,統統改變了!

相比普通人,他們進化了,強大的力量才配擁有食物和財富。不客氣的說,那些以往只能在電腦亦或意淫的女神美女,不是喪失人格淪為搖尾乞憐的女奴、母狗,就是被變態的進化者製作成真人玩偶,當做手辦收藏起來。

一日間,世界的規則重新洗牌。

有的人活着,卻生不如死。

有的人死了,卻重獲新生。

在石油小鎮停留半天,消化完神裔科尼爾的魂白差點能量沒有晉陞白銀階。

魂白扭動脖頸,走到車的一邊空地上。

他直接屍骨增生,霎時間一道道粗大的骨骼破體而出,胸部處形成封閉的骨刺鎧甲,四肢冒出短小且鋒利的骨刺。尤為驚人的是,魂白先是頭皮發麻,然後頭顱中心頭皮開始大面積掉落頭髮,過了會,一道頭骨角直直刺向天穹,煞是威風。

從這裡趕到新市郊外需要很久,單純靠走路絕對是趕不上趟的。所以魂白不走路了,改成飛着去。

魂白深吸一口氣,攥拳蓄力,「轟」地一聲,一副翼展達兩丈的骨翼從背部冒出頭。然後,魂白細細控制着血肉攀附着骨架,在骨翼上形成一層薄薄的血膜。

初步完成骨翼後,魂白先是簡單扇動了扇動,然後猛地一躍,在龐大骨翼的扇動聲中,魂白的身影極速升高,賓利沒有幾秒就變成了一個小黑點。

飛遠後,魂白想了想又飛回來。

魂白髮出一聲驚悚的屍吼,對着石油小鎮發了一記全力的靈魂衝擊——密密麻麻的黑蚊子根本無法抵抗來自靈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