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從生化危機開始》[末世從生化危機開始] - 第6章 瑞貝卡

即使進入了睡眠狀態,陳昊還是在思考着一個問題,生化危機0代,並沒有體術格鬥術,這些都是第四代才新加入的元素,由此可見,這已經不再是自己所玩的那款遊戲了。

生化危機重製集合版,莫非是把所有生化危機的內容都串聯到一起嗎?

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陳昊已然發現了,就之前所發生的場景便有太多太多是遊戲之中並未體現出來的,喪屍狗不應該出現在自己這邊,而是出現在瑞貝卡那邊才對,況且也不該這麼早出現….

這與其說是進入了一款遊戲,倒不如說是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因為這裡的人有感情,會說話,會受傷,也會死…..

心中有所疑惑,自然是沒辦法睡的很安穩,很快陳昊便清醒了過來,看了眼列車上的時鐘,自己才躺了還沒十分鐘,轉頭看向遠處的溫蒂,還有另外一邊的胖子,兩人顯然睡的很沉,陳昊也便不吵醒他們,起身朝着另外一節車廂走去。

他並不知道瑞貝卡的位置,但他很清楚,與其這樣等着瑞貝卡來找自己,還不如主動去尋找,瑞貝卡雖然非常的年輕,官方設定今年也不過就十八歲,但她好歹是警校畢業出來的精英,怎麼樣也要比自己這個半吊子強上不少吧。

況且接下來如果劇情沒有太大變動的話,還有很麻煩的怪物要解決…..

另外一邊,瑞貝卡,殺死了迎面撲來的喪屍後,她也聽到了遠處傳來的槍聲。

「還有其他人在嗎?槍聲這麼急促,難道是遇到了大麻煩了?」瑞貝卡,這樣想着,快速的朝着槍聲響起的位置前進着,可由於車廂其中一節上了鎖,沒有門卡她無法打開。

不得已只能去搜查列車員休息室,找到了一本日記,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調查指示,瑞貝卡只是隨意的看了幾眼,畢竟調查指示被血水染紅了,有很多字都無法辨認

唯一清楚的就是,距離浣熊市八英里的阿克雷山區有一個幹部養成所,不過已經在幾年前關閉了,現在他們又重新啟動了那裡用來做一些研究。

然後第一調查隊已經進入當地開始調查,然後下命令的人是一個叫做威廉跟威斯克的人,剩餘的部分內容則被撕掉了。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發生了什麼?難道跟那個幹部養成所有關?」

瑞貝卡,滿腦子都在思考着這整件事,畢竟這一切出現都太湊巧了,身為警官,那靈敏的直覺提醒着她,這一切絕不是巧合那麼簡單!

瑞貝卡,一邊思考着,來到車廂門口,伸手便從懷裡拿出門卡,要去打開車廂,而就在這一瞬間,一個黑洞洞的手槍卻對準了她,瑞貝卡動作立刻停滯,緩慢轉過身來。

「換了是我的話,就不會亂動,你可別考驗我的耐性。」

男人面龐菱角分明,眼神深邃,右手刺着怪異的圖騰,待看清楚來人的模樣,瑞貝卡不由驚呼:「科恩少尉!」

「這麼說,你認識我?看你的制服,應該是**而不是軍人,想必不是來抓我的,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廢話了,我跟你沒什麼好聊的。」

科恩少尉,說著,轉過身就走。

「我看過你的資料,你本應該被憲兵送去執行槍決的死刑犯,可你殺死了他們,逃了出來!你必須配合我去調查,你被逮捕了!」

瑞貝卡,快步追了上去,可由瑞貝卡說這句話,顯然沒有多少魄力。

「得了吧,小姑娘,我已經有一副手銬了。」

科恩稍微把手中的手銬,一臉玩味的抖了抖,隨即迅速離開,根本就不在意瑞貝卡的話。

「這個傢伙到底是敵是友?」瑞貝卡無奈的嘆了口氣,而就在此刻。

「啪!乒乒乓乓!」

突然,有人撞開了窗戶,躍入了車廂內,玻璃碎了一地,他本打算熟練的在地上做一個滾翻以減緩衝力,但才剛剛彎腰,臉上便痛苦的扭曲到了一起,直接後背撞牆,靠在角落。

衣服已經被鮮血染紅,胸口靠近心臟的位置,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整個皮肉都已經被撕咬開了,甚至能夠從這個位置,看到那顆在胸腔里跳動的心臟,但這雖然傷重,卻也並不致命,他滿臉的血污,呢喃着,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愛德華?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愛德華,非常的狼狽,但他好歹是一起奮鬥過的戰友,瑞貝卡自然是非常的熟悉,一眼就認出了他,當下急忙上前,查看他的傷勢,卻已無能為力….

「愛德華,堅持住,我這就向總部請求支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