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從生化危機開始》[末世從生化危機開始] - 第2章 列車

這種與世隔絕的感覺持續了大約十分鐘,本是白茫茫的一片,漸漸變得清晰,那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硬要去形容的話,就跟白內障突然重見天日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昊,下意識的看着自己的雙手,不由的捏了捏,似乎也沒能感覺到什麼奇怪的,身體仍舊正常,當下便要趕緊把戴着的VR取下來,然而入手的還是空蕩蕩,除了能夠摸到自己的頭髮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搞什麼?什麼情況?什麼鬼?」

陳昊,着急的撓了撓頭,不時間還揪下來了幾根頭髮,疼的他吡牙咧嘴的,疼痛,讓他略微的冷靜了一下。

「這位先生,你沒事吧?有什麼我可以幫助你的嗎?」

聞言,陳昊才頓時奇怪的愣了一下,這才想到一個問題,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房間里玩遊戲嗎?這句話是誰在說的?

疑惑間他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金髮碧眼長相十分精緻,身材凹凸有致的外國妞,正用非常嫻熟的中文!問候着自己!

陳昊,目光掃向四周,這幅場景,自己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一時半會還真有些想不起來,而且自己為什麼會在這?他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由看向那外國妞,焦急的詢問着:「我這是在哪?」

乘務員,顯然一臉的疑惑,但當下還是非常的耐心的回答着:「這是在列車上。」

「列車?列車?列車?!浣熊市森林!生化危機0!開什麼國際玩笑?!」

陳昊,明白了,徹底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看周圍的環境都是如此的熟悉,這赫然就是自己第一部接觸生化題材的作品!自己玩了不下十次的作品!

「那個,先生,你沒事吧?」

乘務員,看着說著一堆莫名其妙話語的陳昊,略微擔憂的說著。

「沒事,沒事,你去忙你的吧。」

陳昊,強裝鎮定的把乘務員打發走了,但他的內心卻是在極度的惶恐與不安之中。

「我進入了遊戲之中!但這怎麼可能!難道我還能打開背包不成?呃….不是吧…..」

陳昊話音才剛落,在自己的眼前竟然形成了一個透明的裝備欄跟背包欄,而且似乎只有自己能夠看到,周圍還有不少的旅客但對於陳昊奇怪的行為都是熟視無睹看了眼背包欄,裏面竟然有三瓶綠色草藥,一把特製叫不出名的手槍,以及三十發彈藥。

「該不會還可以拿出來吧?」只是動了動念頭,那把手槍便出現在了裝備欄上!同時他的左手也出現了一把手槍!

觸感冰冷,入手沉重,這赫然就是一把真槍!

陳昊,也是着實嚇了一跳,模型是沒少玩,但真槍那可還是第一次拿,手上一個不穩,手槍便脫離了他的手,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當他再度將目光轉移到透明的背包欄時,才發現這槍已經返回了背包之中。

當他再度心念一動,槍便再度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一脫手,便又消失無蹤…..

「太扯了吧!我這是在做夢?」

一切都是那樣的沒有實感,雖然他期望這是一場夢,但聽覺,視覺,觸覺,嗅覺,都在告訴他,這是真的!他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之中!遊戲之中的世界!

那麼問題來了,該怎麼離開?如果在遊戲之中受傷會怎麼樣?死亡怎麼辦?能讀檔嗎?

不過顯然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更多了!

窗外有歌聲傳來,歌聲之中的情感是那樣的複雜,不遠處的山崗上一個人影在放聲高歌…..

「歌聲?不好!所有人快到後面的貨箱去!速度!快!」

陳昊,站起來大吼着,頓時車廂內的所有人,看着陳昊儘是一臉的疑惑,顯然完全沒有打算理睬他的意思。

唯獨那個女乘務員趕了過來,十分有禮貌的說著:「先生,這是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不想死就按照我的話快去做!」

「先生….」女乘務員還打算說什麼,但陳昊可沒有時間繼續耗着,心念一動,一把手槍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頓時所有人乘客都露出了恐懼的神色,更有幾個貴婦一般的女性,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陳昊,手槍舉過頭頂,嘭嘭開了兩槍,凶神惡煞道:「給我跑起來!要不然你們都要死!」

他的威脅,顯然非常的有效,頓時整個車廂大半的乘客都快速的向貨箱奔跑而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