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屋:我說漢文化最強,誰不服》[蘑菇屋:我說漢文化最強,誰不服] - 第8章 林燦傲嬌,絕不主動(2)

及主人的臉面。

「汪汪(時光之心不是已經可以驅動了嗎?問他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林燦愣了愣,對啊,自己可是有金手指的男人,於是趕緊在心裏詢問起光靈。

沒過多久,禍禍就見屋裡憑空出現很多光點浮現,不斷湧入林燦的腦海。

林燦也默默盤膝坐下,他接受了光靈的建議,決定就地取材,把這個不動如山的叉給裝了。

於是花費了兩萬信仰值,進行了一次光子撲捉。

他選擇了隔壁某個還在封建社會的平行世界,對象是裏面一位聞名遐邇的已故手藝宗師。

是夜,一人一犬的身影在漁村椰樹林里上下竄飛,以至於雞不能寐,狗不止吠。

是夜,熱搜一二名被一隻狗和狗主人承包了,各種對狗主搓球視頻的分析貼也新鮮出爐。

是夜,瓊海國際機場出口處,好幾個國內大公司的經紀人擦肩而過。

翌日。

太陽的金邊緩緩從海平面升起,晨曦把天邊的雲霞染的一片火紅,好似給萬物注入了活力。

漁民們踏着晨光清波,為了生計準備出海。

可當他們路過禍禍家時,都齊齊駐足,一些人更是大聲讚歎出聲。

「啊,這,這什麼?嚇我一跳,好逼真!」

「你們看,那裡的椰樹全部禿了。」

「昨天這裡可不是這樣的,這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行,我得去叫我兒子來看稀奇,太牛叉了!」

「……。」

蘑菇屋過的是慢生活,六七點這個時候,連喜歡晨跑的黃壘都才剛起床。

洗浴間里的黃壘和其他還在熟睡的嘉賓們,都聽到屋外不遠處傳來一陣陣的驚呼之聲,吵的不行。

然後一個個揉着惺忪的睡眼出了卧室,拖着拖鞋來到院外。

黃壘拿着牙刷,滿嘴泡沫嘟囔:「禍禍家又怎麼了,聲音是從它家那邊傳來的。」

何炯揉着眼屎:「怎麼這麼吵,老鄉們都怎麼了?」

澎澎打着哈欠:「難道是海獸攻城了不成。」

紫楓妹妹一頭雞窩頭煞是可愛,藉著哥哥的茬發揮着想像力。

「那我們得穿上那幾套奧特曼的服裝,拿上激光武器才打的過吧。」

可他們幾個沒打趣幾句,就齊齊閉上了嘴,隨後大叫一聲後都向禍禍家的院子跑過去。

藝術分很多種,音樂,繪畫,書法,雕刻等等都是常人耳熟能詳的。

冷門的有戲劇,染藝,編織,根雕等。

可不管什麼藝術,當它達到一個神乎其技的境界後,都可近乎於道!

此時,蘑菇屋幾人連同跟拍dj們的目光所在,漁民們圍聚之處。

禍禍家院子門口外一左一右,分別有一尊用巨量椰樹葉編製而成的兩頭神獸。

兩丈長的踏天神龍,煌煌之威震蕩人心。

三米高的噬日凶犬,猙厲之氣攝人神魄。

無數脆嫩的椰樹葉,經過未知手段各種彎曲交織。

勾勒的龍鱗片片栩栩如生,梳理的犬毛根根活活靈活。

特別是兩獸的眼睛,雖只是用普通的椰果點睛,可卻恰到好處,把龍的威嚴和犬的凶厲都表現的傳神極了。

漁民們只是單純看熱鬧。

而何炯黃壘這些有點鑒賞素養的人,卻看的痴迷。

他們以前也看過不少編織的工藝品,會讚美、會收藏,卻也只是把其當做一個裝飾品看待。

可在看到這如同活物的一龍一犬後,都覺得自己錯估這門手藝了。

心裏卻不由想到。

這是禍禍主人一夜之間弄的?太牛叉了。

簡直是小母牛坐火箭!

他們不由自主又看向院內,立時又被門上的對聯所吸引。

然後。

眾人本來如飲瓊漿的心情,立刻跟嗶了狗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