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真與假》[謎:真與假] - 一部六章 硬骨魚之戰

袁十七一夜未眠,早上起來,陽光灑入房內,如同玻璃碎片般散落在地上。窗外的圍牆攔住了袁十七與外面的風景,卻並沒有攔住陽光與袁十七那顆對外的心。 袁十七按壁虎所說來到了訓練場,只看見一艘鐵片製成的水陸兩用載具停在上方。袁十七上下打量它,嶄新的鐵皮反射着太陽光,彷彿散發著希望,兩側各有一個觀測口,上方是個勾抓樣式的抓捕器,看起來有些老舊。而下方像飛機上的伸縮輪的東西瞬間拉低了這艘粗糙鐵塊的品位。 袁十七他們上了這個大鐵塊,內部的陳列也是相當的簡陋,除了兩個裝食物的冰箱,就只有壁虎所說的休眠倉。 「靠,要我們去戰場為他拚命,還只給我們這麼垃圾的載具和後勤」李亨在一旁抱怨,連一向不合群的柯耿也點頭附議。 「行了,都別吵了,趕緊進去休眠倉吧,要是那個壁虎說的是真的,那我們不趕緊進去就全得完蛋。」盧鎧此時站出來,沖李亨他大喊道,此時的他更像是這個小隊的領導者。 在盧鎧的喊話下,大家也便不再抱怨,只留了李亨在旁憤憤然。 袁十七躺入了休眠倉,倉門合上的瞬間,一股白色煙霧噴射出來,頓時瀰漫了整個倉室。幾人相視一笑,陷入了沉睡。 在夢境中,袁十七夢到了一片海灘,一片金黃色的海灘,滿目之下了無人煙,唯有遠處有一個身影,但是還未等袁十七到達那邊,便給叫了起來。 「袁兄,該醒了」馬輝搖晃着袁十七的身體,匆匆把他叫醒。 袁十七醒來,看見大家都已經醒來,盧鎧和李亨趴在觀測口旁,指指點點好像在討論些什麼,而古皇與張涵也顯得異常興奮,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袁十七站起身,朝窗外看去,發現自己已身處海洋之中,外面的海洋,在陽光的散射下,整個海洋猶如一塊藍水晶一樣,飽滿且動人。此時,一片不知什麼品種的魚從艦艇的旁側游過,好像一張巨大的漁網般包住了整艘艦艇。

「真是漂亮。」盧鎧和李亨這兩位生物學家明顯更加感興趣,這種親身下海體驗的機會可是不多。「這種魚叫做亞特蘭帝魚,大多數位於大西洋。」盧鎧向眾人介紹道。

「大西洋?也就是說我們在大西洋是嗎?」古皇說到。

「嗯,有可能,但也不能保證一定在,不排除其他地方有這種魚類。」李亨耐心解釋道。

團隊里有兩位生物學家。在海洋里對於生物的了解對接下來的作戰極有幫助。

「古皇,你去看一下潛水艇目前的狀況吧。」盧鎧指揮到。「大家也都準備好,我們並不清楚敵人會從哪裡來。」說完,大家便坐在了各自的休眠倉上,全隊陷入了死寂。大家的神情中都透露出一絲緊張。只有馬輝臉上掛着興奮,不過並沒有人在意。

一陣滴滴的聲音從駕駛室內傳了出來,打破了這讓人恐懼的寂靜。古皇的聲音傳了出來:「目前艦艇氧氣消耗了百分之十一,艦身完好,尾槳正常。目前深度2780米。一切正常。」

聽到一切正常三個字,大家緊張的神色才稍有緩解。張涵倒是十分擔心:「萬一氧氣耗完了怎麼辦?」「別擔心,我早看到了艦艇後面還有備用氧氣罐。到時候也能用。」馬輝笑着說。

袁十七看着外面透過水麵的陽光,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瞳孔逐漸放大,嘴巴大大張開,嘴裏發出啊啊的聲音,眼睛裏全是恐懼。

「古皇,張涵,快點去駕駛室啊,快跑。」袁十七突然大喊道。

大家看到袁十七那表情都感到害怕,即使不知道原因,但古皇和張涵還是飛速趕往了駕駛室。留下盧鎧他們原地懵圈。

「到底發生什麼了?」盧鎧抓住袁十七的雙臂,着急地詢問着。

袁十七並沒有回答他,而是一臉驚恐地看着窗外。窗外的「陽光」此時開始慢慢變暗,余藏也是極快地反應了過來,驚呼道:「我天,這壓根不是陽光啊!」

盧鎧和李亨也是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余藏在說什麼。

「哇,多虧你們是學者。不知道陽光只能照到海里1000米左右的位置嗎。剛剛古皇說我們位於海底2000多米,那陽光根本不可能照進來啊!」盧鎧和李亨也頓時反應過來了……

外面有個堪比一顆小太陽的發光體!

以人類目前的科技,不可能有什麼人造光源能夠發出如此恐怖的光照。袁十七很清楚這一點。突然,剛剛外面還明亮的光,在一瞬間就消失了,如同沉入海底了一般,袁十七一把拉開了駕駛室的門,「快點,以最快速度!」袁十七幾乎以歇斯底里的力量喊了出來。

此時,余藏,李亨和盧鎧幾乎同一時間叫了出來。透過觀測口,讓袁十七永生難忘的一幕映入了袁十七的眼帘。一口巨大的嘴,伴隨着一副尖牙利齒,直直地衝著袁十七他們而來。袁十七打娘胎以來從來沒有如此失態,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懼頓時湧入了大腦,此時,袁十七隻有一個念頭——跑!

尖牙並沒有將艦艇直接撕碎,而是將其彈開。艦艇內部頓時天旋地轉,直到撞到了海底才停下。盧鎧,李亨,余藏,柯耿,馬輝,袁十七全傻了。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

觀測口根本看不完全它那龐大的軀體,而且它速度極快,甚至來不及做反應。

袁十七看了看周圍,只見艦艇全身充滿了凹槽。大家都各有受傷,其中張涵受傷最為嚴重,被卡在了駕駛室內。

「快,大家趕緊檢查一下傷勢。」盧鎧此時還保存着理智,冷靜地指揮大家。

「該死!」柯耿從角落裡爬了起來,努力地拉開了駕駛室的門,一口氣將古皇和張涵拉了出來。「快點來個人,張涵受重傷了,來個人拿醫療箱。」

余藏很快拿來了箱子,柯耿開始給張涵簡單的治療。而其他人則是擬化出了魚鰓裝置,走入了海里。盧鎧在最前面,中間的是袁十七,而李亨和余藏在兩側,形成了練習好的十字陣。

剛走出去沒多久,袁十七的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他們抬頭向上看去,手電的光也順勢照了上去。但卻沒有找到任何東西。僅僅在剎那,手電的光就照到了東西——一個巨大的眼睛。袁十七他們頓時被嚇住,那瞳孔巨大到大約為20個人,深邃而又黑暗,僅僅看上一眼,窒息感便會席捲全身。一個巨大的眼球,好像從表皮里突出的乒乓球,紫色的虹膜如同利劍一樣,下一秒就會刺穿身體。紫色中間黑色的瞳孔,好像黑洞一樣,吸走了僅存的理智和冷靜,那個眼球咕嚕地轉動,是被手電的光刺激到。

「完蛋了。」袁十七暗想道,那恐怖的眼球咕嚕地轉,直到看到了袁十七幾人,那抹紫色猶如深淵。

「跑吧,快跑吧。」袁十七很想這麼做,但事實上,他只感到一絲涼意,下半身一霎間好像不在了,袁十七隻感覺身體在顫抖,而那眼球,直勾勾地對着他。

「要死了。」所有人心中只剩這三個字。

關鍵時刻,盧鎧的鐵塊物瞬間伸出幾條繩子,將所有人綁在一起,背部的氣體發射器頓時發動起來,如同一個發動器一樣帶着幾人迅速飛離,後面拖着像飛機後面一樣的尾煙。作為生物學家,他很清楚這種生物的恐怖之處,他也有所判斷,那魚類是他從未見過的,甚至連標本都沒有見過,見多識廣的他很快判斷出這種魚類——硬骨魚,遠古魚類。

「已經滅絕的魚類怎麼可能出現!」盧鎧唯一的疑惑,但他沒有時間細想,當他看到袁十七驚恐的表情和不斷顫抖的雙腿時,他就明白,自己需要站出來。

僅在10餘秒內,他們就已經飛走數百米,水壓之大讓他們每個人都鼻血直流,即使有提活劑加持也是一樣。他們已經回到了艦艇內。張涵已經蘇醒,不過看她的表情,明顯就還驚魂未定。

柯耿看到袁十七他們的神情,瞬間明白了他們在外面遇到了什麼。柯耿一臉嚴肅地說:「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

那一刻,沒有人回答他。

「不知道。」盧鎧回答道,他並沒有拿準那是否真是應了他心中所想。

還為休息一會,觀測口的加厚玻璃就開始高頻地震動。當震動停止時,那一頭怪物又來了。

袁十七已經不想出去了,他現在沒有勇氣面對那龐然巨獸。

此時,柯耿倒是一反常態地積極,「走吧。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了。」

「別去了,沒有辦法了。」李亨打起了退堂鼓,在剛剛的接觸中,他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想,這些猜想無不在猛烈敲打着他殘存的希望和理智。

人類的趨避性是難以靠理智克服的。

所有人都難以理解柯耿在此時的冷靜和無畏。

「想想,這種魚不可能是壁虎所說的外星人,那就有可能是它們手下的兵器,或者是奴隸,寵物。」柯耿說到這,頓了頓,咳嗽了兩聲,「那能帶着這麼巨大的生物到地球來,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沒有反應地讓他們進入。那外面的世界,可能已經完全混亂了。」柯耿的臉上板板正正,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緒波動,彷彿這是一件常事,誰都不知道柯耿這個性格是如何養成的,「那我們在這裡害怕什麼,大不了就是一死,但你現在在這裡耗着,先不說氧氣的問題,你敢保證它一輩子都發現不了我們嗎?你能保證我們在這麼深的海里生存不會出什麼意外嗎?拼一下,也許還有機會。」這是柯耿話最多的時候。

聽到柯耿這麼說,袁十七也是點了點頭。是呀,要是外面的人類已經死完了,他們幾個人苟延殘喘活下來也沒有多大意義,至少袁十七是這麼想的。

盧鎧,李亨,余藏也陸續站了起來,在柯耿的那番發言下,大家的心中也已經做好了覺悟,這絕非什麼人的勇氣,而是在極端恐懼下人腦的趨避行為罷了。

「我們不能當莽夫,」袁十七也回復了往常的冷靜和頭腦,「我們是不可能擊敗那頭巨獸的,那就需要別的方法。」

「張涵,你去看看檢測儀還能不能用,窺探一下周圍的地形,找一下解決方案。」袁十七開始指揮到,並坐下來思考。

張涵很快傳來了好消息,探測儀能夠使用,而周圍大部分是海底火山,以及有一處深溝。聽到這個消息,袁十七笑了笑,眼神中又有了光。

他已經有了方案!

隨後,經過簡單的討論後,李享和盧鎧的眼睛亮了。

「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偶像!」

李享說罷,幾人便轉身開始行動。

這次的陣型並沒有事先練習過,僅僅是根據現在情況做出的改變。他們朝着深溝的方向走去。

還未走出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