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台街往事》[馬台街往事] - 第6章 艱難從藝

馬台街9號,正是市青少年宮的位置所在。這裡交通便利,環境宜人,還有豐富多彩的課業活動,往來的青少年們總是絡繹不絕。

此刻徐媽正拉着剛從少年宮下課的女兒徐圓圓往回走,儘管徐圓圓才6歲,課齡卻已是3年有餘。

徐媽本是一名舞蹈演員,巔峰時期曾經跟隨國家隊前往奧地利演出過,後來腰椎受了傷,只得揮淚告別舞台,而後又不死心的遍尋全國名醫,中藥、針灸、電療…折騰了兩年後,終於打消了重返舞台的念頭,這才找了一家民辦學校,做起了教授學舞蹈的小朋友們儀態形體的工作。

對人生意冷心灰之下,徐媽遇上了離異帶孩的單親父親關義康,兩人喜結良緣,生下了女兒圓圓。要強的徐媽表示老關家已經有了一個關姓的女兒,公平起見,自己的女兒必須隨母姓,如此幾番僵持之後,終於得償所願,徐圓圓就此姓了徐。

徐爸是一名海員,一年中總有大半年的時間都漂泊在海上,徐圓圓同父異母的姐姐關笑笑則隨爺爺奶奶居住。

在絕大部分的時間裏,徐家只有徐媽和徐圓圓兩個人,好在女兒貼心又省事,徐媽亦將全部的時間與心血都傾注在徐圓圓身上。

在徐圓圓2歲半的時候,徐媽聽原來舞蹈團的姐妹說,同團的舞蹈演員燕子,在一場演出中被香港的一名導演相中,便辭了職去了香江,轉行做了一名演員。後來在電視上,徐媽真真切切的看到過燕子的幾個鏡頭,不禁大為感慨,真是麻雀一朝變鳳凰,從此飛上枝頭成了人上人。

打那之後,徐媽便託人給尚在幼齡的女兒報名參加了戲劇表演班,同步的,則四處打探各色各樣的劇組開機情況,帶上徐圓圓到導演、廠務等人那裡毛遂自薦,電話留了一堆,只是孩子太小,一直沒有碰到合適的演出機會,邀請試演的電話也從未響起過。

終於在去年,徐圓圓5歲的生日宴上,正好隔壁包間是市電視台的員工聚餐,徐媽便向服務員打聽了一番,七拼八湊的這才知道原來市台籌劃拍一部少兒科教群戲,這頓飯吃的正是開機大吉宴。

徐媽欣喜的整理了下妝容,從容敲響了包間門,在一群人的圍觀下熟門熟路的走向包間正對門的主座,背台詞般的推薦起女兒。可憐的小圓圓,好好的吃着飯,突然就被親媽叫到了隔壁,向一群素未謀面的叔叔阿姨們逐一問好,真正是賣笑也不過如此了。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半年後,徐媽終於等到了邀請試戲的電話,

興沖沖的將女兒一番打扮後,來到了電視台節目部。

原來台里是要拍一部紀錄片,記錄不同年齡階段的兒童的學習生活情況。拿到大致的腳本大樣後,徐媽立刻對女兒圓圓展開了一系列的培訓。

母女倆拿到的人設是:百姓生活中的平民公主。

徐媽從髮型、穿着、談吐、飲食都做了精細化設計,為此還向學校申請了三個月的停薪留職。

結果在試拍的當天,一切準備妥當的徐圓圓卻像是過電一般,腦子一片空白,面對鏡頭一個字都吐不出來,路也不會走了,身體僵硬,甚至出現了同手同腳的情況,看着真是十足的扭捏造作。

重複拍了3段後,導演終於失去耐性,不顧徐媽的再三懇求,將她們娘兒倆踢出了劇組。

徐媽蹲在電視台門口的台階上放聲大哭,彷彿回到了自己當年腰椎受傷的時刻,人生夢想就此坍塌,不禁悲從中來,徐圓圓則也蹲在一旁陪着母親痛哭流涕,儘管她還尚不明白媽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