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台街往事》[馬台街往事] - 第5章 家族的希望

馬台街的北側小區是公安家屬院。

這裡出來的孩子,沒一個是不淘氣的,除了夏老三家的毛小子夏暉。

夏老三顧名思義排名第三,上面一個哥哥在外省當兵,一個姐姐是某區檢察院的書記員,夏老三自己則是當了**,去年夏天從治安警轉成了監獄警,每天兩點一線的奔波,反倒是比原先輕鬆了許多。

夏老三的媳婦兒靳冬梅是南航大學管理後勤食堂的副主任,一到學生寒暑假,便也閑暇的很,大把的時間可以放在兒子夏暉身上。

這天中午,蟬鳴蛙啼,夏爸蹬着二八大杠,提着從單位食堂打回的飯菜,對着大院里正在跟同伴呲水槍的夏暉喊道:「暉子,回家吃飯了!」說罷,便頭也不回的往自己家的樓棟里鑽。

誰料,夏暉正玩得興頭上,未曾聽見夏爸並不大聲的招呼,仍舊呲的大呼小叫,玩得不亦樂乎。

「夏暉,夏暉,你爸喊你回家吃飯呢!」同伴梁大志被夏暉一頓猛呲,毫無還擊之力,見狀趕緊用手捂着頭臉,連聲提醒。

夏暉霎時定住,望了一眼自家樓棟門口的單車。

是夏爸的車沒錯,上面貼滿了五花八門的貼紙,都是出自夏暉的傑作。

「我不玩啦!回去吃飯了,明天見!」夏暉一陣風似的跑開,全然不顧尚未反應過來的小夥伴們,大家只見他飛也似的奔跑在一層接一層的樓道間,直至在4樓停住。

小夥伴們這才哄堂大笑起來。瞧瞧整個公安大院,哪家的男孩子像夏暉一樣,把父母的話當聖旨,只喊一回便立即接旨去了。

夏暉喘着粗氣,將脖子上掛着的鑰匙剛扯下來,門卻從裏面打開了,兩名工人打扮的師傅跟屋裡人打着招呼,望了夏暉一眼,笑着說了聲「小朋友好福氣呀!」便離開了。

夏暉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客廳里竟然多了一架鋼琴。夏媽正拿着抹布仔細擦拭着,看到兒子回來了,道:「瘋夠啦?先洗手吃飯,吃完爸媽有話跟你說。」

夏暉惴惴不安的望着嶄新的鋼琴,如臨大敵。

說好的吃完飯再說,結果剛端起飯碗,夏媽便道:「夏暉,再過1個月你就是小學生了,真真正正的成了一個讀書人了。爸媽當年上學書念的都不算好,我們家頂了天了也就是個高中畢業的水平,我跟你爸是做夢都想上大學!都說這一代要比一代強,為了圓你這個大學夢,媽給你安個雙保險,你爸打聽了一下,說是學音樂的算是藝術生,藝術生上大學對文化課的要求會低一些,所以啊,後面你得把琴練起來,也算是為日後謀生尋個出路。」

夏暉畢竟只有6歲,聽的似懂非懂,但對於彈鋼琴這件事卻是千般萬般的抵觸,圓自己的大學夢?到底是誰的夢!

「可我是個男孩子,我不喜歡彈琴,我喜歡打仗!」夏暉將小臉埋進碗里,小聲嘀咕道。

「太平盛世,打什麼仗啊!你以為當兵好啊,你看看你大伯,當個兵還當到外省去了,這要回城還不知得費多大的功夫!有什麼好的!」

「那我要當**!」夏暉不服氣的爭辯道。

「兒子,**可苦啰!你就看你爸,不,你看咱們院子的,多少人連命都丟了,孤兒寡母的不可憐呀!」夏爸搖搖頭,夾起一個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