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台街往事》[馬台街往事] - 第1章 望女成鳳(2)

作出要迅速出門告狀的架勢,嚇得馬小飛立刻調頭逃跑,王超則在一旁大哭起來,周正陽一聽說陳媽要找自己媽媽告狀,也立即認慫道,「阿姨,我錯了。」

「錯啦!這會兒曉得自己錯啦!剛才不是神的很蠻!」陳媽不依不饒,一旁的陳詩雨早已收住了眼淚,旁觀着這一切。

「哎喲,你就行了行了,跟個小孩子一般見識!」陳爸見狀趕緊打圓場,對着周正陽寬慰道,「陽陽啊,你今年也要上學了包!」

周正陽點點頭,不敢抬頭看,只盯着陳爸手中已經癟作一團的皮球。

「去包,去包,回去包,以後不要在走廊裏面踢球了,這裡的環境你又不是不曉得,到外面馬路高頭玩去哦,但是要看到點兒車子!」陳爸拍了拍周正陽的頭,示意他先離開。

待到周正陽奔跑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陳爸這才對陳媽又道:「你也是的,不動個腦子!你指着人家小孩罵什麼,你叫他到馬路高頭玩去,自然有那個開車子的、騎單車的人來教訓他,要是釀成事故,自然有人刷他耳刮子,不比你在這闊罵他強啊!這個樓板又不隔音,樓上樓下的聽着,心想這家都是什麼人哦,小的哭大的攪,么的一個安生的!」

「能能能,就你能!你要是能,開什麼小店啊,有本事到國營商場裡頭擺櫃檯去哎!我們娘兒倆個也能跟着你沾沾光!」

「行行行,我不跟你吵,你趕緊帶着丫頭練琴去!我先走了,小店離不開人!」陳爸拿掃帚將破碎的水瓶歸置了下,雙手背在身後,哼着蘇慧倫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優哉游哉地擺手離去。

「哎喲,你看看,你爸上來一趟,是水也沒打着,還把水瓶搞打了,都是你害的!你呀,趕緊的吧!給我練琴去!今天再彈錯一個音,就吃皮帶炒肉絲!」陳媽不知何時手上又多了一把竹製的尺杆子,陳詩雨只單了一眼,便渾身緊繃起來,趕緊翻出白色膠布貼,麻利的貼在十指上代替護指套,坐在琴凳上,擺好曲譜開練起來,頓時走廊里響起暢快的琴音。

「喲,囡囡又彈琴呢,真能幹哩!」吳工拎着一捆菜,路過陳詩雨家門口,駐足問道,「你家姐姐後來真去深圳啦?」

「這還有假的!她說廠子裡頭沒的發展,沒的什麼意思,一輩子就是個車間小工人,哪裡比的上大城市機會多!我們家詩雨學這個學那個也是聽的她的意思,大城市裡的人都好這個!等小丫頭長大了,也要像她姨娘一樣,去北京,去上海,去深圳!」

陳詩雨聽見動靜,立即停下手,看着媽媽和吳工拉家常。

「陳詩雨!大人說話不代表你就可以休息!你還是不想好?你要不想好,趁早跟着你家老子開小店去,多賣兩份報紙雜誌都比我們現在給你在這闊燒錢強!」

陳詩雨聞言立即又舞動手指,彈奏起來,不敢有絲毫怠慢。

「她現在拿的工資,得有這個數有了包?」吳工將手攤開,豎了個5的手勢。

「哎喲,吳大哥,我哪闊知道啊,她的工資又不帶我分的,大城市工資高,物價也高,你要是覺得快活,也辭職去看看就是的啰!」

「油,死行樣子哦,我就是隨口問問,我家老子退休工資高,我上頭也么得哥哥姐姐,家裡頭獨苗,老頭子的錢還不都是我的,我還跑出去受那個洋罪呢!走了,回家擇菜燒飯去!陳家媽媽,我跟你講噢,那個老王家,每次用完灶檯子都糟死的了,也不擦擦搞搞,烏七八糟的,人倒是收拾的人模狗樣的,呸!」

陳媽見吳工轉身,立即將大門關上,陳詩雨剛喊了聲熱,便被訓斥道,「熱熱熱,哪個不曉得熱啊!書法、國畫、彈琴、跳舞,你但凡能學出來一個,我們也不要煩了!老話怎麼說的啊,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還曉得啊!」

陳詩雨點了點頭,哆哆嗦嗦的將曲譜翻過一頁,繼續彈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