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台街往事》[馬台街往事] - 第1章 望女成鳳

馬台街並不長。

相傳因清代制台馬新貽最早居住於此,後成街,便以「馬台」二字得名,後又因將街北段的「將軍廟(街)」併入於此,故後世統稱其為馬台街。

馬台街與湖南路、童家巷、龍倉巷、虹橋、三牌樓大街等道路相接壤,毗鄰的住宅區三三兩兩的圍繞着馬台街小學、第五十中學散落其中。

我們要說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小小的馬台街里。

1992年。

擠擠攘攘的舊式筒子樓里,陰暗逼仄。一條長走廊里串聯着許多個單間。樓梯道里、各家窗戶外,但凡能見着一點陽光,通着一點風的地方,都被掛滿了各色衣服、被單。幾個個子半拉高的小孩子穿梭在其中玩鬧,惹得鄰居劉阿媽直呼:「當心着點兒!我家這闊煤爐子燒着熱水喃!」

陳詩雨此刻正踩着半高的軲轆坐凳,站在飯桌前對着一本泛黃的《幼學瓊林》臨摹着書法。5歲半的孩子已經認得了不少字,橫平豎直一撇一捺寫的極為認真。陳媽則翹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為女兒搖着蒲扇,當看到寫的走樣的字體時,陳媽則會迅速的用扇把戳向陳詩雨後背,疾聲厲色道:「你給我站直,好好寫!你爸開小店賣東西那幾個錢,都給你學東西了,你就是這樣回報我們的!」

小詩雨不敢多言,額頭上流下顆顆汗珠,偷偷用眼睛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還有一刻鐘,還有一刻鐘就到40分鐘了,可以換來10分鐘的休息,再接着就該練習古箏了。

「腿,腿不要打彎,你們王老師上個禮拜是怎麼跟你講的啊,腿併攏,站站直,跳舞體型才好看!」陳媽將蒲扇放在桌子上,徑自走到衣櫃邊,拿出一捆包紮繩,對摺了幾下,緊緊的綁在陳詩雨的小腿肚子上,陳詩雨一個沒站穩,連帶着毛筆,一併從軲轆凳子上跌下來,毛筆蘸到到小花裙子上,留下一股子墨臭味,小詩雨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哭哭哭!就曉得哭!我還不都是為你好!不學點兒本事,你長大了是想當二流子啊是啊!」

陳爸這時拎着熱水瓶上來接熱水,聽見女兒又在哭,趕忙將水瓶丟在門外,將女兒抱起身:「哎呀,你這又是幹麼四!搞得好像是後娘養的一樣!這麼小的小孩,你天天逼她做什麼!你看看這個樓里的小炮子子,哪個在學習,不都在玩啊!好了,好了,詩雨不哭了哦,喲,裙子也搞髒了蠻,蠻喊你媽帶你脫下來洗洗!」

小詩雨被陳爸這麼一勸,倒是哭的更凶了,「我不想寫大字了。」

「好好好,不寫了不寫了,你歇一會兒蠻直接練琴吧!」陳爸話音剛落,放在門外的熱水瓶被飛來的小皮球踢倒,「呯嗙」的一聲,水瓶里的內膽應聲而碎。

「你媽這是哪家的小赤佬啊!踢壞我家幾個水瓶啦!我叫你們踢!」陳媽生氣的從抽屜里摸出剪子,對着皮球就是一陣猛扎。破舊的小皮球本就有些癟氣,這下直接散作花兒開狀,伏在地上成了一個破爛。

「哎喲,你真是不省心,這要是給這些小炮子子們看到,還不把我小店給鬧騰死!」陳爸撿起皮球,想看看還有沒有搶救的可能。

「陳家阿媽!你把我們的皮球搞壞了,你賠,你賠!」很快,三個小男孩已圍在走廊,為首是10歲的馬小飛,後面跟着6歲的周正陽和才4歲的王超。

「賠?我還么的喊你們賠我家水瓶喃!你這個皮球就是個禍害,上次差點兒踢到劉嬸子家的燒水壺,我問你,要是熱水燙到哪個,你啊付得起這個責任啊!」

「我們不在這裡踢就是了,你把皮球還給我們!」馬小飛被眼前兇悍的陳媽嚇到,迅速躲到周正陽身後,反而是周正陽不管不顧的挺着胸脯向陳媽抗爭着。

「你給我滾到郭郭拉去!你媽不是在銀行上班蠻,有錢的很喃!你先把水瓶錢賠給我家!不然我就到你媽單位去鬧去!湖南路上的南京銀行啊是啊,你個炮子子給我等到!」陳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