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雙寶:爹地從良吧》[龍鳳雙寶:爹地從良吧] - 第四章 臭小子,我忍你很久了!

  「怎麼會呢?如今你在娛樂圈地位已經鞏固,更何況跟戰三少早就領證結婚,還有一個可愛的孩子,姐曾經心心念念的一切都盡在掌握,我實在不明白你還有什麼好怕的。」

  雖然這是以楚言多年來不為人知的苦楚為代價,但是顯然唐藝雪已經成為最終的受益者。

  「小言。」突然唐藝雪望着楚言眼淚蓄滿眼眶,「景硯他雖然很愛我,但我現在是公眾人物,若是被媒體挖出來了四年前的事,我就成了全國人民唾棄的對象了,還有戰家,戰家絕對不會放過我的!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現在外界都是猜測她背靠的大樹是戰景硯,戰景硯的兒子也有可能是她的私生子,但誰都沒有石錘,或者誰都不敢把這個石錘爆出來。

  為了把她炒的更熱,他們兩人也都沒有出面回應什麼。

  若是當年孩子的真相一旦被揭開,那後果她不敢想像。

  楚言眼中瞭然,順勢抽回了自己的手:「既然當年我選擇沉默,如今也絕不會透露半個字,這件事你大可以放心,當初你是為了救我才導致無法有孕,後來你給我下藥也好,逼我拋下孩子遠走也罷,你我之間早已兩不相欠,從今以後也不必私自跟我來往了,今天就當我們是第一次見!」

  「可是……這對你太不公平了。」唐藝雪淚如雨下,卻仍一瞬不瞬的盯着楚言的反應。

  楚言無所謂的笑了笑,「哪有?我覺得現在過得很好,只要你以後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心的當你的戰家三少奶奶,往後餘生,我們各走各路吧。」

  「小言!」唐藝雪還想對她說什麼,卻被她推了出去,「行了,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關了門,楚言臉色瞬間沉下。

  她從不是個傻白之人,並不會真的認為唐藝雪深夜來這演了一場苦情戲就是姐妹情深。

  從小到大,她不是騙自己的零花錢就是幹了壞事讓自己頂包。

  後來父母離了婚,她跟着母親去了鄉下而姐姐留在了唐家,兩人之間的差距和隔閡就更深了。

  所有唐藝雪的『姐妹情深』只會讓她覺得諷刺。

  但是四年前,一輛摩托三輪車向她撞來時,確實是唐藝雪推開了她,而自己的腹部撞到了車把上傷到了子宮,這才導致她不能生育。

  至於唐藝雪特意跑來打這個血濃於水的感情牌,還是算了,她沒那個心情應付,也沒那個精力演戲。

  ……

  早上七點伊伊醒來,看着身旁的媽咪還睡的很熟,便自己洗漱換衣,給她留個紙條就去吃早飯了。

  留紙條出去玩,以前她在國外也長干,反正又不會走遠,媽咪應該不會擔心。

  到了餐廳各種各樣的中式早點看花了她的眼,「哇!媽咪果然沒有騙我,國內的食物都是我愛吃的。」

  由於她太矮了,根本夠不着自助餐的餐架,便笑着的對着服務員道:「漂亮的小姐姐,你可以幫我拿一下食物嗎?」

  女人對她這種萌萌噠又嘴甜的孩子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當然可以,你想吃什麼?」

  「小籠包一個,油條一根,春卷一個,玉米一根……八寶粥半碗。」

  當伊伊留着口水坐到餐桌前,準備美美的開動之時,只聽隔壁餐桌傳來一道傲嬌冰冷的男童聲音,「我不吃,拿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