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皎潔》[流光皎潔] - 第8章 火熱的同學情

沈玉衡每天傍晚都會來籃球場打球,這是他在一中唯一的慰藉!

閩城一中注重學生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發展,鼓勵學生每天都要花半小時以上的時間進行體育鍛煉。

除了足球場是在室外的操場上,其他體育設施,諸如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和乒乓球場等走在操場旁邊的綜合體育館內。

沈玉衡因為中午食堂的事情還有一肚子氣沒發,一下課就跑到籃球場發泄,他感覺自己再排個隊就要爆炸了。

剛打算休息會去食堂吃飯,就聽見斜後方「什麼老婆,我前桌,沈玉潔!」,沈玉衡猛地轉頭看過去,又是那什麼魚神,拳頭硬了。

然後看他們打了會球,還挺不錯的,就打算過去問問剛剛那句話什麼意思。沒想到又聽到幾個瓜。

「你們在背後編排我姐啥呢?」

俞瑾聽見這聲音就覺得熟悉,循聲看過去,是沈蝸牛…沈玉潔的弟弟。

孫澤凱也認識沈玉衡,這不是他初三參加市運會認識的學弟嘛,原本以為他和沈玉潔只是名字像,沒想到是姐弟。

孫澤凱也沒客氣,就這沈玉衡挺翹的臀部就是一下,「嘿,沈玉衡,還記得我嘛,我就是想拉你姐參加校運會,誇你姐呢。」

沈玉衡對這哥的自來熟已經免疫了,沒忘記自己的目的。「那老婆和乾飯王是什麼鬼?」

沈玉衡眯了眯鳳眸,骨節分明的手用力捏住孫澤凱的肩膀,殺氣騰騰的樣子。

俞瑾聽到「老婆」不自覺站直了身子,性感的喉結因為吞咽的動作上下滾動。

江濤也不是什麼都往外說,畢竟這個小舅子看上去是個姐控,不太會助攻的樣子。這是他第10086次羨慕俞瑾有好兄弟!

「哪有什麼老婆,澤凱前面聽錯了,乾飯王我就要說道說道了。」

沈玉衡有點嫌棄,乾飯王這個王也太挫了吧。身子往江濤那邊靠了靠,打算仔細聽一聽自家姐姐的豐功偉績。

「……沈蝸牛在學校這麼卷嗎…叫什麼乾飯王,叫卷王!」

「為什麼叫沈…玉潔蝸牛?」

江濤看俞瑾這副沒自覺的樣子就好氣,平時對女生都是「別愛我,愛我沒結果」「別挨老子,老子高貴,你們不配」的自戀樣,要是她們看見俞瑾現在這模樣…

室內的燈光打在俞瑾卷翹細長的睫毛上,勾人的桃花眼裡流轉着微光,一副好奇得不行又假裝冷淡的傲嬌樣,誰看了不迷糊!

「對啊,你姐姐的跑步速度和這個外號也不搭啊。」江濤跟着好奇,雖然沈同學的弟弟看上去不是很聰明的樣子,還是得給自己兄弟打個掩護。

「哎,蝸牛是個簡稱,全稱是,窩裡橫的倔牛!」

「沈同學看着很乖巧啊。」

「確實挺倔的。」

江濤和孫澤凱同時出聲,兩人面面相覷,俞瑾的視線也落在了孫澤凱身上,烏黑的眸子裡帶着些探究。

沈玉潔和孫澤凱很熟?

「哈哈哈,你們還不知道我怎麼認識的沈玉潔吧,當時沈玉潔先參加了百米跨欄,最後一個欄快跨過去的時候,旁邊那道的女生伸手抓住了沈玉潔的手!」

俞瑾聽到這,舌頭頂住了上顎,感覺喉嚨有些緊。

「沈玉潔摔了之後馬上就站起來接着跑,不過最後名次不太理想。」

「我當時就在終點,看見沈玉潔走路有點不自然,又沒看到她隊友,就過去扶了一把。」

「走到他們大本營的時候我都驚了,我還以為是他們比賽衝突了才沒在終點派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