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皎潔》[流光皎潔] - 第3章 同桌安饒

沈玉潔一路上目不斜視,和那群女孩子保持不遠不近地距離,默默豎起耳朵磕起了CP。

閩城一中是閩城升學率最高的重點高中。裏面的學生大部分都很優秀,要麼就是成績好考進來的,要麼就是作為特長生招進來的。

俞瑾和江濤都是重點班的,和沈玉潔不在一個樓層。

沈玉潔還沒走進教學樓就看見俞瑾和江濤爬着旋轉樓梯走到了四樓。

沈玉潔一路跟着那幾個女孩子走到二樓,她記得自己當時很慶幸沒有分到三樓的班級。

可以少爬一層樓梯!

直到那幾個女孩子走進班級,沈玉潔才意猶未盡地抬頭看了眼班級。

高二5班,嗯,走過頭了。

然後轉頭從相鄰另一個門走進去。

七點鐘,班級里的人幾乎到齊了。

看着少男少女們筆直的背影,耳邊縈繞着響亮又清脆的聲音,沈玉潔又狠狠地沉默了!

她做了一個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接受現實。

然後直直地往第一組走過去,在第三排靠過道的位置坐下。

沈玉潔掏出了語文課本,瀏覽了一下目錄,直接翻到《蜀道難》開始朗誦。

重生前的沈玉潔已經習慣了活在聚光燈下,更別說之前她為了一部仙俠劇清冷仙尊的面試打磨過自己的儀態。

哪怕是走在狹窄的過道,一舉一動也皆是從容優雅。

坐在沈玉潔旁邊的安饒是最直觀感受到她氣質變化的人。

昨天晚上晚自習的時候沈玉潔,不像現在這樣舉止讓人賞心悅目,有時候甚至有些局促。

同樣的《蜀道難》讀起來更是沒有現在的字正腔圓,聲情並茂。

安饒一張面癱臉就這樣盯着沈玉潔打量了一會,然後翻到《蜀道難》,跟着讀了起來。

「噫吁嚱,危乎高哉!」

確認自己讀起來依舊空洞無物,沒有突然開竅,就專心投入到背誦當中了。

沈玉潔發現自己的女神同桌在瞪自己,有點悚。

她靠着一口氣撐到安饒轉過去,才又偷偷開始呼吸,換了口氣接着往下讀。

「難道是我來得有點遲了,動作太大影響她背誦課文了?」

這不能怪她小題大做,誰被這樣的漂亮的女生看着不束手束腳呀。

其實過了10年,沈玉潔對高中同學的印象模糊了很多,加上自己沒參加高中聚會,對着點名冊看照片都不能把同學們的臉正確「送到家」。

但是安饒是誰呀!

哪怕一張臉都能讓人印象深刻一輩子,更別說後面幾年天天在財經報道期刊上看到她的名字和臉了。

沈玉潔高中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的同桌身份這麼厲害。

還是剛出道的時候,經紀人提起圈裡有名的金主爸爸才知道,安饒年紀輕輕就當上了自家集團的總裁。

安氏集團在她的管理下更是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度。

幾年後的安饒依舊很美,但感覺很不一樣。

和現在扎着高馬尾,帶着青澀的高冷不同。

沈玉潔在訪談里看到的安饒,是一頭利落的短髮,帶着上位者獨有的冷漠疏離,眼尾的一顆痣讓她染上些許風情。

不少迷弟迷妹在安饒的剪輯視頻下高呼,「女王大人~踩我!」

沈玉潔正打算展開想像一下,餘光就和安饒兩雙清泉似的鳳眼對上。

安饒歪了下頭,等了一會,見她沒有說話,揚了楊精巧的下巴,

「嗯?」

沈玉潔腳趾抓地,女神有點勾人呀。

她心裏默默地唾棄了一下自己,然後轉頭面向安饒,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呀,影響你讀書了。」

說完就把頭埋進語文課本里,讓中華五千年的精華陶冶一下自己污穢的心靈。

安饒看着沈玉潔瞪大了杏眸,細長明顯的眼睫毛跟着她輕顫的上眼皮掃了兩下,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有對小小的酒窩。

「哇,她好乖啊,臉紅的樣子好可愛。」

安饒心裏默默想着,面癱着轉過了頭。

不知道同桌的家裡人願不願意讓她出道,如果小同桌願意出道,我肯定要讓王叔把她簽下來……

沈玉潔冷靜下來就投入進語文背誦中了。

雖然自己記東西比以前高二的時候快得多,但抵不過儲備少啊,這輩子的成績至少要和上輩子差不多吧……

沈玉潔完全不知道自己上輩子高攀不起的金主爸爸已經在旁邊規劃她以後怎麼發展了。

重生之後她還沒有思考過以後要怎麼辦,要接着進演藝圈嗎?

她真的很喜歡演戲!

可是這樣那個人又會注意到她……

早讀結束後,坐在後排的男生伸手拍了下沈玉潔的椅子,

「沈同學,厲害啊,我頭一回聽到有人把《蜀道難》念得這麼豪放洒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