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 - 第5章

吃了三個豬肘子。
比賽開始,我連續進了三個球,李凝月的神色從一開始的趾高氣揚變得陰鬱起來。
她恨恨地看了我一眼。
在我進最後一個球的時候,她用盡全力策馬飛奔撞了過來。
與上輩子無二的場景。
但這一次的結局總該是不同了。
我驚慌地大喊了一聲,帶着哭腔:「李姑娘,你這是幹什麼呀!」
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謝昭瞳孔猛縮,翻身上馬沖了過來,「小心!」
而我也在同一時間,提韁勒馬,將上輩子被李凝月擋住的死角暴露在人前。
李凝月沒料到我突然有這一手,急忙拉住韁繩想要中止,可卻為時已晚。
她的馬因為慣性沖了過來。
我暗暗使力扯了韁繩,故意迎了上去。
在李凝月撞過來的前一秒,我自己已經從馬上跌了下去。
這樣就只會有皮外傷而不會有內傷。
我可從來不會幹兩敗俱傷,以自己生命安全為代價復仇的事,得不償失也愚不可及。
不光如此,兩匹馬撞在一起的時候,我還順便給了李凝月一腳。
吃奶的力氣我都使出來了。
她慘叫着被馬甩在了塵土飛揚的地上,滾了好幾圈,髮飾都被甩掉了。
整個人披頭散髮渾身泥土,哪有半點上輩子受傷後嬌滴滴的樣子。
估計她這回摔得可比上輩子嚴重多了呢。
謝昭勒馬跳了下來,近乎是撲在地上抱住了我,眼裡滿是焦急。
他大喊:「謝禮!」
謝禮自幼便習得一手好醫術,比宮裡的醫官還要好些。
我在謝昭懷裡哭得喘不過氣來,一直到今日到場的世家貴婦都湊齊圍了過來,確保一個人都沒少,我才喘過氣,膽戰心驚地哽咽控訴起來。
「李姑娘,你這是做什麼呀,你找我打的馬球,縱然是輸了,可也不該要殺人啊,勝敗本就是兵家常事,你若是想要贏,說一聲就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