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 - 第4章

」說罷,他轉頭不高興地給了李凝月一記白眼,臭着臉,「你沒事幹嗎?
那麼多貴女你不找,偏偏找我家女郎,你是存心不要我好過呢。」
謝昭是武將,平時說話糙得很,今日沒罵李凝月真是稀奇,想必是在我面前裝斯文呢。
李凝月也不在意謝昭的冷言冷語,刻意笑得爽朗,暗送秋波,捏着嗓子嬌聲道:「謝家哥哥別生氣,我也是想和王家姐姐交個朋友嘛。」
謝昭不耐煩地冷哼了聲。
我和李凝月先後跨馬上場。
她握住馬的韁繩,靠近我,一擺剛才在謝昭面前時對我的友善,神情倨傲,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聲音冷冷道:「王姝,你要是識相就離謝昭遠一點,否則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
我告訴你,你第一才女的名頭是我的,你的未婚夫也是我的,像你這種封建時代的蠢女人,都不配做我的情敵。」
我驚訝地看着她,做足了蠢笨模樣,結結巴巴道:「李姑娘,你,你這話從何說起啊。」
李凝月冷哼了聲,似是對我這副上不得檯面嬌氣樣很是鄙夷,「你這蠢貨!
既如此,我便再同你說一次,你的未婚夫謝昭我要了!
「你這種唯唯諾諾只知在家繡花的封建蠢女人,就該在家裡好好繡花!
「哼,像你們這種只知道三從四德奉女戒女訓為圭臬的封建殘餘,真不知道謝昭為什麼會看上你這種無趣蠢笨的女人。」
她猛地一甩馬鞭,目空一切不可一世地御馬向前。
我從容不迫地甩着馬鞭,策馬慢行,唇角緩緩勾出幾分笑意來。
是誰告訴她「我們」這個時代的女人只知道三從四德的?
大宅院里廝殺出來的姑娘,成婚後亦是掌管一家中饋的當家主母,她說我們「蠢笨」?
這也算是我今日聽到最好笑的樂子了。
真是天真極了。
5上輩子也是這場馬球會。
在我進球即將取得勝利時,李凝月暗中使詐,策馬撞到我身上,摔傷了腿。
以至於最後,我縱然奪得頭籌,也擔了一個勝之不武,陰險狡詐的名頭。
而她雖落敗,卻惹得眾人憐愛同情。
我和她的勝敗就此顛倒。
謝昭倒是沒被李凝月矇騙,就是謝禮那個蠢男人被騙了,反倒對李凝月憐惜起來,害得浮雪氣得一頓哭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