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 - 第3章

指名道姓地罵我,只得尋了由頭責打婢女。
上輩子,直到李凝月死前,我才知道她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她從什麼「現代」來,在「現代」的時候就喜歡謝昭十幾年了。
難怪上輩子她第一次看見謝昭的臉時,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她興高采烈地衝到謝昭面前,嘴裏還說著什麼——你也來了啊學長!
可惜謝昭聽不懂,只拿她當瘋婆子。
4張大娘子新開了馬球會,這次我倒是去了。
謝昭原本和一群公子哥坐着,看見我來了,立馬起身走來,沖我笑得神采飛揚:「姐姐,你可來了。」
我失笑,「是我來得不巧,耽誤謝三郎好事了。」
謝昭假意皺眉,哀怨地看着我,小聲撒着嬌,眼眸明亮,「姐姐……你明明知道我是只中意你的。」
我彎眸,餘光瞥見不遠住臉色難看的李凝月,故意離得謝昭近了些。
果不其然,她手裡的茶盞險些都要讓她捏碎了。
我還在車上時蘭草就同我說了:「謝公子剛到,李凝月就湊了過來,要和他談詩詞呢。」
可惜謝昭在人前是個鐵面閻王,向來對這種湊上來的都沒個好臉,煞是冷淡。
如今她看見謝昭在我面前與對她時截然不同的乖順溫馴,焉能不氣。
我朝謝昭鉤鉤手指,笑得嫵媚,「三郎,我好渴啊。」
謝昭紅了臉,又羞又臊地瞪了我一眼,讓蘭草扶着我入座。
他自己親自煎了茶吹溫了才遞給我,手握成拳,懶懶地撐着半邊風流倜儻的側臉,滿目深情地望着我,輕聲叮囑:「姐姐,你慢些,別急啊。」
我笑着端起茶盞輕呷,親眼看着李凝月推翻了面前的茶盞,寒着臉走了過來。
「聽說王姑娘的馬球一絕,不知道我能不能討教一翻?」
她笑得僵硬,眼裡的不悅溢於言表。
我咽下茶水,將杯子遞給謝昭,笑得明晃晃,「還要。」
李凝月見我沒有馬上理她,本就不太真誠的笑容此刻一點一點拉了下去,看我的眼神也越發的怨毒。
在她徹底變臉的前一秒,我仰頭沖她笑,態度無比親熱軟和,「好啊,李家姐姐來討教,我自然是無有不依的。」
謝昭孩子氣地抱怨:「這馬球臟死了,姐姐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不能專門陪陪我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