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 - 第1章

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突然好了,還看上了我的未婚夫。
這一世我憑藉記憶躲過了她在馬球場上的陷害。
她佯裝賠禮,貼近我的耳邊:「我也回來了,這一輩子,我定要讓你也嘗嘗被五馬分屍的滋味。」
1李尚書家瘋了十幾年的嫡女,一夜之間好了。
不光對詩書無師自通,甚至還精通「舞蹈」。
她進宮赴宴那日,我同祖母回琅琊省親,未曾得見她「一舞惑眾生」的模樣。
據說與常人所學的不同,甚是大膽狂放,驚世駭俗。
不光如此,眾姐妹吟詩題詞相對時,她更是以一首《釵頭鳳》定下乾坤,拔得頭籌。
如今的長安,便是街邊的乞丐也知道這首曠世佳作。
勾欄瓦舍甚至還譜了曲,夜夜唱個不停。
李凝月的美名。
就這樣傳遍了大街小巷。
三公主浮雪在給我寫的信里罵個不休:「王姝,你再不回京,你第一才女的名頭就要被這小浪蹄子搶了!」
我忍不住笑了,合上信箋,丟在了燒地正旺的銀炭上。
火星子舔上紙背,一口咽下。
蘭草給我端了杯羊奶過來,笑問:「姑娘燒什麼呢。」
「字練毀了,燒了乾淨。」
「下次再練毀了,姑娘都交給奴婢處理,免得燙着姑娘。」
我似笑非笑,「嗯。」
蘭草出去後,我找來暗衛紅葉,細細交代了一番。
夜裡,紅葉回來複命:「主子,燒乾凈了。」
紅葉敷上人皮面膜,頓時和「蘭草」一模一樣。
「以後你就是蘭草了。」
上輩子蘭草背叛我投靠李凝月,好幾次險些害死我。
這一次,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2我回京那日,李凝月已經坐穩了第一才女的名頭。
浮雪急忙趕來安慰我:「且讓她浪幾日,下次宴會你好好表現,讓這群被蒙蔽的好好看看,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才女。」
我失笑,拿出一串步搖插在她的鬢間:「要那勞什子的虛名做什麼?
喜歡嗎?」
浮雪對着菱花鏡喜不自勝地撥弄,「好看,真好看,這種貨色便是我母妃那裡也沒有這麼好的做工,你上哪弄的?」
「祖母給我安置的嫁妝,我記得你一向喜歡鳳凰的裝飾,特意給你留的。」
浮雪抱着我笑,「你祖母真不愧是謝家嫡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