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林天成] - 第022章 不識真神在眼前

2X看1正版章A節上

聽了林天成的話,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至始至終,林天成都沒有任何過人表現,更沒有一絲高手風範。

凌遠山看着林天成,面色已經沉了下去,要不是看在凌墨晴的面子上,他早叫張青把他扔出去了。

刀疤臉張青,也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要知道,眼鏡男乃是受到霍元英的指使,而霍元英,和凌遠山兩人並稱『城郊雙雄』,倘若無人能在賭術上贏了眼鏡男,凌天下必然要和霍元英談判,肯定要有利益讓步。

「林天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學校。」就連凌墨晴,都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低聲埋怨了一句。

李一鳴剛剛被眼鏡男比了下去,而且還被人輕鬆贏走一千五百萬,雖然錢不是他的,但還是讓他感到格外難堪。

見林天成既然敢口出狂言,他冷哼一聲,道:「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吧?就憑你,也能贏的了他?」

「你贏不了,我就贏不了嗎?」林天成道。

李一鳴嗤笑一聲,道:「你喝多了,說話嘴巴關點風。你如此年輕,又無師承,莫非真的可以自學成才?」

說著,李一鳴看了下林天成的雙手,又道,「你這雙手,皮膚粗糙,指骨生硬,從來沒有受過任何訓練。而我,能夠在滾燙的開水裏面,用兩指夾起一枚雞蛋,而不受任何傷害。還有聽鍾辨骰,為練聽力,我光聽鳥語蟲鳴,就聽了三年。」

林天成沒耐心聽李一鳴說教,不爽的道:「那又如何?你還不是輸了?」

「你……」李一鳴氣的臉色鐵青,轉頭對凌遠山道,「凌先生,是我技不如人,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老師,儘力說服老師出馬。至於老師會不會來,我不敢保證。」

凌遠山面色微黯,點了點頭,道:「無妨。」

他久聞香港賭王何大偉之名,到了何大偉這種級別的人,已經不能叫賭徒,而是大師,未必會為了幾個車馬費就來一趟雲城。

「真神就在眼前,何必捨近求遠?」林天成不想錯過千萬車馬費,猶不死心。

李一鳴聞言,面色又陰沉了許多,他是輸了,是技不如人,可是,林天成算什麼東西,在這裡借酒裝瘋?

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再者,他也沒有分毫把握,能夠請動何大偉出馬,於是趁機道:「哼!既然凌先生請了高人,這件事情我就不用再操心了。希望林先生能夠助凌先生扭轉乾坤。」

凌遠山也知道,李一鳴請動何大偉來京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起碼有幾分希望,可現在,林天成簡直是把李一鳴得罪死了。

都這個時候了,林天成還在這裡撒酒瘋,狂妄自大,信口開河這下,就連養氣功夫頗深的凌遠山,都生氣了。

他沉着臉,道:「張青,請他出去。」

張青早就看林天成不爽了。

凌遠山是什麼人物?雖然和侯門世家比不了,但在雲城也算一號人物,林天成來見凌遠山,居然喝的醉醺醺的,而且還口無遮攔。更重要的是,林天成是凌墨晴請來的,張青就更不爽了,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讓林天成清醒清醒,省的林天成不知天高地厚。

看見張青面無表情朝林天成走了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