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林天成] - 第020章 強強對決

見凌遠山絲毫不相信林天成,凌墨晴也沒有辦法,她知道孰輕孰重,不會為了給林天成爭面子,而得罪李一鳴。

凌墨晴歉疚的看了林天成一眼,道:「那、林天成,我先帶你四處轉轉?」

「行。」林天成爽快地道。不管凌遠山對他如何,但凌墨晴對他處處維護,他也不會做的太小家子氣。

李一鳴卻轉過頭,用饒有興趣的目光打量着林天成,笑道:「你是凌小姐請過來的吧?小兄弟如此年輕,不知道師承何人?」

「我沒有師父。」林天成道。

「那就是自學成才了,既然凌小姐如此器重你,你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到時候我不行,說不定你能力挽狂瀾。」

其實,李一鳴見凌墨晴國色天香,已經動了心思,見林天成和凌墨晴差不多大,又是凌墨晴請來的人,一下子就有了幾分敵意。

以他的眼力,他當然知道凌遠山沒把林天成放眼裡,但他不介意帶林天成去看看,讓林天成知道什麼叫坐井觀天。

他心裏想,如此年輕,沒有師承,不知道憑一點什麼小伎倆引起了凌墨晴的注意,就這種人,也想追求凌家大小姐?

凌墨晴一開始讓林天成過來,確實對林天成抱了幾分期待,但林天成和李一鳴兩人一比,高下立判。

林天成年紀輕輕,並無氣勢,此刻更是醉意醺然。再看李一鳴,滿臉自信,成竹在胸,和凌天下說話的時候也是平等之姿。

見林天成遭到冷遇歧視,凌墨晴心裏,不僅有些後悔自己孟浪。

本來,凌墨晴打算帶林天成離開,好好陪林天成四處轉轉,林天成卻道:「那我就去看看吧。」

2最新K章4|節xu上I

他敬重凌天下是凌墨晴的父親,也理解凌遠山不在他身上押寶。但李一鳴這樣神氣活現他是看不慣的。特別是林天成喝大了,大腦遠並沒有平時那麼冷靜。

凌遠山暗自搖頭,覺得林天成太不識趣,本來林天成是凌墨晴喊來的,他還想維護一下林天成的面子,現在林天成自己要主動尋找打擊,他也沒有辦法。

很快,一行五人,就來到了賭場。

賭場層高最少六米,有好幾千個平方,裏面有除了普通的麻將桌,牌桌,還有不少玩百家樂,大富翁等的機器。

不及林天成仔細觀看,賭場經理就把一行人帶進了一個雅間。

雅間不少於六十平方,中間擺着一個巨大的圓桌,三個高鼻樑,滿頭黃髮的外籍男子,就坐在圓桌旁邊。

「孫經理,就是這些人要和我們玩?」一個戴眼鏡的荷蘭人問道。

李一鳴見三人年紀和他差不多大,頓如吃下一顆定心丸――如他這麼大,想要在賭術上有什麼高深的造詣,不僅僅是刻苦就可以的,還需要過人的天賦。

「和你們玩的人是我,聽說幾位這幾天風頭正盛,不才李一鳴,特來討教。不知道幾位想玩點什麼?」

幾個荷蘭人也知道,既然賭場方面約了他們今天晚上玩一局,肯定是找了真人出馬,看樣子就是眼前這位。

戴眼鏡的荷蘭人打量了李一鳴一眼,眼中閃出一絲不可覺察的輕蔑,道:「香港賭王何大偉先生的弟子?」

賭術達到一定層次的人不多,圈子也不大,幾個荷蘭人,在大賭場曾見過李一鳴跟在何大偉身邊。

李一鳴聞言,臉上帶着幾分自得,道:「在下李一鳴,何大偉先生確實是我的老師。幾位這幾天也小有收穫,如果不想玩下去,現在盡可離開。」

凌遠山和孫經理等人,也是鬆了口氣。

這幾個人也是賭術高手了,既然認得出李一鳴,道的出李一鳴的來歷,看來雲城小賭神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搞不好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

眼鏡男淡淡一笑,道:「久聞何大偉賭神之名,既然是何大偉先生的徒弟,想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