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繪怡南宮墨小說》[林繪怡南宮墨小說] - 林繪怡南宮墨小說第4章  (2)

把這個男人撲倒,快點兒讓這個男人給你止渴?林繪怡所有的思緒和理智都在瞬間消失,一抹柔媚的笑意緩緩的在林繪怡絕艷的臉上綻放開來。
戴着銀面具的男人,當看到林繪怡散落着身上的衣裳朝自己走來時,便閉上了那雙月夜寒江的雙眸。
可是少女特有的清香混合著春雨的味道,卻是越來越濃郁的浮入男人的鼻息間。
男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冷,每一次呼吸間都帶着令人膽寒的凌墨之意。
可是此時林繪怡的肌膚如同鍋中沸騰的熱水一般,滾燙得可怕。
只有觸及到男人身體時,她身上的灼熱才得以消融。
在藥物的催動下,林繪怡早已迷失了自我,她不知道自己是誰,更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有多危險,她現在唯一想的就是要這個男人撫慰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讓她的飢。
渴得到滿足。
男人因為全身穴道被封,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唯一能做的就是睜開眼睛,可是男人從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那雙駭人的黑眸。
銀面具下的面容看似極為平靜,沒有任何的波瀾,可是皮膚下隱約浮動的經脈,證明男人此刻正在極力的忍耐。
忍耐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將他壓。
在身下。
林繪怡熾熱而又笨拙的吻如雨一般急切的落在男人的每一寸肌膚上,稍稍的帶着一絲癢意。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