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久澤蘇熙小說》[凌久澤蘇熙小說] - 第18章(2)

並且幫她們點了招牌菜和酒。

蘇熙想起天悅府那晚他說的話,嘆聲道,「說不定,會直接把我丟出去!」

「所以我讓你先睡了他,先下手為強!」盛央央滿眼算計,「憑凌久澤那身材、那相貌,咱不虧!」

蘇熙抬眼看她,「你覺得凌久澤那麼容易睡?」

盛央央好奇的很,「你去了凌家那麼多次,凌久澤還不知道你們兩個的關係?」

蘇熙淡定的點頭,「不知道!」

盛央央笑不可支,「這可有意思了,你說他要是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

盛央央笑的明媚妖嬈,「對他我還用得着使什麼招數?」

蘇熙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都是陸明笙使招。」

盛央央笑的嘴裏的酒差點噴出來。

第一次純屬意外。

盛央央笑眯眯道,「美人兒,你要自信!要不,我教你幾招?」

「別!」蘇熙立刻道,「你的那些招數傳男不傳女,還是用在陸明笙身上吧。」

包房裡坐着十幾個人,看到凌久澤紛紛起身,

「久哥!」

「二爺!」

飯吃到一半,陸明笙給盛央央打電話,蘇熙怕他們談少年不宜的話題,起身去衛生間。

她穿過走廊往右拐,身後一男人正好從側邊走廊出來,身後簇擁着幾個人,恭敬討好的小心和男人說話。

一行人走到包房外,有人推開門,讓凌久澤先進。

他旁邊的趙天海俯身笑道,「沈總,這位就是凌總。」

沈銘這才起身,雙手插兜,懶散一笑,「凌總,久聞大名!」

凌久澤不緩不慢的走到他對面的座位上落座,才波瀾不驚的開口,「幸會!」

眾人紛紛恭敬的出聲。

凌久澤離開江城三年,以前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對他敬畏如舊。

包房裡所有人都站着,唯有一人坐着沒動,甚至看都沒看凌久澤一眼。

凌久澤喜怒不露,「不用客氣,都是熟人。」

沈銘笑的意味深長,「是啊,都是熟人!」

凌氏和沈家生意上有合作,也有競爭,凌氏是江城的主宰,沈家同樣野心勃勃。

眾人紛紛落座,倒酒,打圓場,把氣氛烘托起來,好像大家都是久別重逢的好友。

趙天海舉杯笑道,「早就想把凌總和沈總都請到一起吃個飯,今天有幸能請到兩位,鄙人先干一杯。」

沈銘皮笑肉不笑,「趙總早說啊,我一定到,畢竟凌總剛回國,我們早就應該給凌總擺一桌接風宴。」

眾人也看出來凌久澤和沈銘之間的暗流涌動,都小心翼翼說話,維持氣氛。

畢竟哪一個他們都得罪不起。

……

沈銘在國外的時候就聽說過凌久澤,兩人都是家族繼承人,早晚有一天會有一場較量。

沈銘盼着這一天的到來,可是等他回國的時候,凌久澤竟然已經離開。

他等了三年,凌久澤終於回來了。

蘇熙在衛生間洗手,身後有兩人在補妝聊天,其中穿藍色長裙的女人對另外一人笑道,「依依,你到底怎麼去的勝娛?」

白衣女人長相溫柔可人,溫聲笑道,「大概是運氣好吧。」

「我們這麼要好你還瞞着我!」藍衣女人嗔笑道,「我聽說你可是凌久澤欽點的,你這是抱到金磚了。」

她壓低聲音,曖.昧道,「跟我說說,你怎麼上的他的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