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啟示錄》[黎明的啟示錄] - 第 3章 風樹之悲

白顏琪聞言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上車聊吧。」

隨即白顏琪走向了一輛****的超級轎跑,金夜明默默的跟在了後面。

這種跑車是年輕的富人們最愛的,底盤幾乎貼在了地上,給其在高速行駛時提供了充足的抓地力。

白顏琪的這輛車更像是限量款的那種,除了充滿了運動感的流線型外,車身又充滿了能征服少女心的卡哇伊配飾造型。

只不過這輛看起來十分高級的跑車似乎對金夜明來說有些太小了一點。

量身定做的內飾對於一米六齣頭的白顏琪來說剛剛好,充滿了貼身的包裹感。但是這對於身高一米八以上的金夜明來說就顯得過於擁擠了。

這讓金夜明不由得懷念起大學裏那些用於考古勘探的裝甲越野車。

好不容易把自己擠進副駕駛,便聽到白顏琪問道:「我們先去哪裡?」

金夜明思索了一下,一邊調整姿勢一邊說道:「先去看看他吧。」

白顏琪點點頭,對着車內的顯示器看了一眼。經過車載的虹膜認證以及對納米芯片的掃描確認之後,車子自行啟動起來。

「設置目的地,一號衛星城,聯邦第六監獄。」白顏琪的聲音清脆的吩咐道。這時金夜明才注意到,這輛車居然沒有方向盤。

白顏琪的餘光捕捉到了金夜明的錯愕,便解釋道:「這車裝載了最新的無人駕駛系統,只要是在勻流塔籠罩的範圍下,可以通過智腦連接進行遠程控制,十分安全可靠。」

聽完解釋之後金夜明點點頭沒有說話,車裡瞬間安靜下來,氣氛有些沉悶和壓抑。

最終還是白顏琪打破了沉默,有些微微抱歉的說道:「其實,對於老師和她們夫婦的死亡,我了解也不多。」

金夜明沉默的點點頭,並沒有看向白顏琪。雙目只是從有些無神的狀態恢復正常。

見到金夜明的沉默回應,白顏琪繼續說道:「你也知道,龍城以生物材料科技在聯邦中聞名。老師和我目前一直在致力於新型材料的研發,不過新的合金目前還處於研發階段。所以老師夫婦倆一直埋下研究所里深入檢出,哪裡想到會出這一檔子事情。」

其實金夜明也沒有在白顏琪身上抱太多的希望。只不過既然她知道了這件事情,又是母親的學生,所以抱着試試的心理詢問看看。

「我爸媽是怎麼死的?」當金夜明第二次重複起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照之前明顯的有些沙啞。

白顏琪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金夜明,說道:「根據治安局的監控顯示,老師夫婦在往返研究所的途中,與一輛失控的輸油車碰撞發生了爆炸。兩人…當場死亡,屍體…也沒有留下。」

白顏琪一邊說著一邊盯着金夜明的狀態,尤其是說到最後甚至有一些戰戰兢兢的感覺。

而金夜明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沉默,只不過在靠近車門的那一側,藉著身體的阻擋在白顏琪視角的盲區里。那隻修長白皙手早已握成了拳頭。

因為太過用力,指節呈現出不自然的白色,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哪怕竭力的控制,依然輕微的顫抖着。

白顏琪一臉擔憂,輕輕的用手握住金夜明靠着自己這邊的手。

她出身於龍城白氏集團,是白氏三房的嫡長女。而她這一支與金家乃是世交,金家雖然不是豪門世家,也算得上是書香門第。

從她爺爺那輩起,兩家便有來往。用她爺爺的話說,那可是一起建設龍城的革命友誼。

所以白顏琪和金夜明自小便認識。正因如此白顏琪明白,自己眼前這個沉穩成熟一直被冠以天才稱號的大男孩,內心是多麼的敏感和多麼的驕傲。

「那個司機他……還活着嗎?」金夜明突然問道。語氣出奇的平靜,也正因為反常的平靜讓白顏琪的心裏更加的擔憂和害怕。

看了一眼金夜明面無表情的臉,白顏琪看不出來他如今的任何內心情緒,這該死的死面癱從小就是這樣,誰都無法靠近。

白顏琪只好坦誠的說:「那個司機也已經死了,輸油車裡是滿載的油。那種爆炸中沒有人可以生還,治安局和智腦對這起事故的判斷也認為是意外。這件事其實影響很大,可以算得上龍城五年內最大的事故。受害者不只是老師夫婦和那個司機,所以龍城各方都很重視。」

「這樣啊。」金夜明嗓音沙啞的輕聲說道,然後車內又陷入了沉默。車內的空氣彷彿凝固,壓的白顏琪快要喘不過氣來,她的感性甚至想讓她立刻逃離車裡。

金夜明微微抬起頭,再次尋找了一個舒服點的姿勢,怔怔的看的車頂。

白顏琪的超級轎跑十分高檔,車內的隔音層可以做到98%的隔音,就連自身的引擎聲都微不可見。這也讓在沉默的環境中布料與座椅摩擦的聲音特別的清晰,彷彿那不是布料摩擦在皮革上,而是砂紙摩擦在了心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