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7章 衣錦還鄉

李紅樟顧不得收拾身邊的野豬肉,就拄着煙袋桿,想要往山下走,去尋找小毛驢。結果沒走多遠,小毛驢就又竄回來了,而且毫髮無傷。

李紅樟非常高興,「太好了,你竟然還活着。」

李紅樟高興的走上前去,想抱抱小毛驢,撫摸一下它的腦袋,但是因為他太矮了,畢竟他只有三歲半,所以只好摸了一下小毛驢的腿,小毛驢子很懂事的底下頭,舔了李紅樟的腦袋瓜一下,表示親熱。

野豬王散發著香味的屍體還在旁邊,李紅樟很想把它弄回去,這麼大的一頭豬,估計得有上萬斤,足夠全村人吃幾天的了,但是就憑他自己,肯定是弄不回去的。所以他決定騎上小毛驢先回村去,叫村裡的人幫忙上來把豬運回去。

於是李紅樟一個空翻轉體兩周半,騎在驢背上,然後拍拍驢腦袋,小小毛驢非常恭順的點點頭,然後馱着李紅樟往下走,李紅樟抱着驢脖子感覺很舒服,很暖和。已經到了下午了,微風吹來感覺有些涼,剛才的一番搏鬥身上都是汗,讓風一刮凍得直哆嗦。

他們大約走了500米,就發現了被野豬王嚇跑的那隻野豬,撞撞在樹上了,撞在一棵很大的樹上,兩顆獠牙插在的樹榦中無法動彈,但是,仍在抽搐,它顯然因為這一撞,腦袋傷的不輕,估計也撐不了多久了,也是怪可憐的。

這時草叢裡穿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李紅樟下驢查看,他走到草叢前,撥開草叢,竟然發現一頭小野豬趴在那兒,這隻小野豬長得很小,毛茸茸的很可愛,走路還不太利索,還很笨拙。

「你是野豬王的兒子嗎?好可憐呀!雖然你爸爸很壞,但是你是無辜的。不如你跟我回去吧,我會把你養大的。」李紅樟說著,就把小野豬抱起來,然後一個空翻跳到小毛驢的背上,又繼續往回走。

又大約走了500米,李紅樟終於看到了一開始的那兩頭野豬,它們竟然也趴地上翹辮子了。李紅樟仔細一看,好傢夥,兩頭豬的腦袋已經被踹碎了,豆腐腦流了一地,這是誰幹的呢?

李紅樟再往地上仔細觀察,發現地上有一些驢蹄子的印記,他恍然大悟,原來這兩頭豬是自己的小毛驢給踢死了。

原來,剛才這兩頭豬跟着小毛驢往山下竄,竄到半山腰的時候,小毛驢朝着樹上一蹦,緊接着一蹬腿,然後一個後空翻轉體兩周半,就把這兩頭豬給踹死了。

「誒,我的朋友,你可太棒了,沒有你今天我可慘了,等到下山去,我就跟你擺上香案,結拜為兄弟。」李紅樟很高興,用手輕輕的撫摸小毛驢的腦袋,然後他們就繼續往山下走去。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一人一驢,走到天快黑的時候才走回村裡,李紅樟將整件事的過程告訴了鄉親們。但是把煙袋桿兒的神奇故事給隱瞞了,沒有告訴其他人。他擔心這件事如果泄露出去,讓不懷好意的人知道,那麼自己可就麻煩了,目前他還沒有能力守護這根煙袋桿兒,因為他還只是一個三歲半的小孩兒。

村民們都很高興,一組織了,一些青壯年的男人上山,去把野豬給抬回來。考慮到野豬王的巨大,找了大約三十幾個男青年,並且牽着騾子牽着馬,趕着車往山邊走。四隻小一點兒的野豬比較好辦,一頭豬一輛馬車應該就夠了。但是那頭野豬王一輛車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們準備好了刀具上去,之後把它就地宰割,然後用牲口馱或者是人背着,再帶回村來。

李大安也讓自己的僕人,張三李四跟着去幹活,囑咐他們把大腰子不要留給其他人,一定要拿回來。

「那個什麼,你們去的時候一定要記得,把野豬王的大腰子給我留着,我有用。這野豬是咱家少爺給制服的,所以咱們有優先選擇權,你們不用跟其他人太客氣。」李紅樟囑咐道。

煙袋桿兒的事情,李紅樟沒有告訴其他人,但是彙報了李大安。因為李大安畢竟是自己的親爹,這件事還是有必要讓他知道的。

李大安聽說之後也是非常高興,拿過煙袋桿來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