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6章 李紅樟大戰野豬王(四)(2)

,完全把野豬的嘴巴給撐了起來,撐得它嘴巴既無法張大,更不可能將嘴巴合上。

李紅樟也感到非常驚異,非常驚訝,非常驚喜,手握着煙袋桿兒,明顯的感覺到比變得比原來來粗很多,同時也長了很多,現在煙袋桿的高度比他爹都要高了。而且,本來烏木的桿兒上就淡淡的散發著金色,現在更是像有寶光在流動,上面顯現出一些李紅樟不認識的文字,應該是古代的文字吧,同時還有一些奇怪的圖案,有點像是咒語。

「我的媽呀,這真是太神奇了,這到底是煙袋桿兒,還是金箍棒?」

現在野豬王的嘴巴,被煙袋桿頂的特別開,簡直要把它的下頜給頂下來,它驚恐萬分,它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今天的一系列變故,徹底摧毀了它的心理防線,它已經不再想以前那麼驕傲了,它徹底的崩潰了,徹底的投降了,現在只想快點擺脫嘴裏的這個小可愛了。

但是命運沒有給它這個機會。

李紅樟伸手在煙袋桿上來回撫摸,感受上面的文字和圖案,嘴裏嘟囔着:「我的好寶貝,你還能幹什麼?你難道還能噴出火來嗎?」

話音未落,從煙袋鍋里,就噴射出一股強烈熾熱的火焰,而此時此刻,煙袋鍋的方向正是衝著野豬王的身體內部,火蛇從野豬王的嘴衝進喉嚨,順着食管,一直到它的胃裡,幸虧十二指腸太過彎曲,所以沒有繼續前進,而是在胃裡亂竄,直到它的胃上出現了一堆胃穿孔。

一陣肉香從野豬王的內部散發了出來。

「哇,好香啊!今天晚上可以吃紅燒豬大腸了」李紅樟饞的口水都流下來了,食色性也,食慾是人的本能,而且他只是一個三歲半的小孩,經過這一系列搏鬥,肚子早就餓了。

伴隨着這一陣肉香,野豬王巨大的身體轟然倒塌,剛才這陣火焰不僅燒穿了它的消化道,而且通過顱腔燒到了它的大腦,通過熱量的傳遞,他的小腦瓜也被烤熟了,也就是說,它已經死了。

巨大的身軀在倒下之際,彷彿是一種預兆,森林裏的烏鴉,紛紛飛向了天空,它們將會把這個消息帶給四方的動物們,野豬王的統治已經結束了,他們可以回來了,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了。

李紅樟晃晃腦袋,從野豬王的嘴巴里鑽了出來,等他出來之後,然後用力一拽,把煙袋桿給拽出來,這寶貝彷彿有靈性一般,也縮小了變短變細了,上面的光澤也沒有剛才那麼強烈了,拿在手裡一看,雖然沒有剛才那麼長了,但是也有四尺長,一開始它只有兩尺長的。

現在李紅樟已經非常確定了,那位老道士肯定是老神仙,竟然能把這麼好的寶貝送給自己,以後想吃燒鵝可就方便了,還省柴火,我將來一定要好好謝謝他。這頭豬的豬大腸,還有豬耳朵,到時候就送給他作為謝師禮吧。

李紅樟站起身來,轉頭望着趴在地上的野豬王,心裏竟然有了一絲傷感,現在的野豬王已經千瘡百孔,從裡到外都是傷,像一個巨大的破麻袋一樣。它本來是一個強大的動物,是一個富有生命力的動物,是這裡的一方霸主,它既醜陋又很可愛,雖然很臭,但是烤熟了也很香,現在只是靜靜的趴在地上了,太可憐了。

「但是你並不值得可憐啊,你傷害了那麼多人,傷害了那麼多的動物,就算不是我消滅你,也會有其他人來消滅你的。」李紅樟輕輕的撫摸着野豬王的腦袋,憐憫的說,眼淚也流了下來,肉香飄來,口水也流了下來。

這時他突然想起來一件非常要緊的事兒。「糟糕!小毛驢呢?它救了我的命,它現在在哪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