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6章 李紅樟大戰野豬王(四)

李紅樟將煙袋桿舉到胸前,但是並沒有什麼金色的閃光,不僅是金色的閃光,綠色的閃光、紅色的閃光、黑色的閃光也沒有,什麼閃光都沒有。

「難道是需要念咒語嗎?媽咪媽咪哄,菠蘿菠蘿蜜!人之初,性本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小兔子乖乖把門打開。」李紅樟念了好幾個咒語,都不管用,煙袋桿兒沒有任何反應。野豬王卻在步步緊逼,李紅樟汗流浹背,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

「這下可糟了,難道老道士是在吹牛嗎?這下我可成了殺豬菜了,看來還是得靠自己,不如拼上一拼吧,像剛才那樣如法炮製,跳上他的腦袋,再用剔骨刀刺他的眼睛。」

李紅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右手繼續舉着煙袋桿,用來防備野豬王,左手掏出那兩把剃骨刀。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全身的力量作用在雙腿上,前腿弓後腿蹬,用力彈起,接着一個前空翻轉體兩周半朝着野豬王飛去。

「好小子,想着等的就是你這一手,你這就叫自投羅網,不咬碎了你,難解我心頭之恨!」野豬王也是不含糊,雖然他身受重傷,但是眼疾手快,看到李紅樟化作弧線,朝自己飛過來。張開血盆大口,擋住了李紅樟的能夠飛過來的所有方位。

李紅樟在半空中看到它張開了嘴,暗叫不好,這下可沒有辦法去刺殺它的眼睛了,看來野豬王的嘴巴和胃將是自己的最終歸宿了。

「難道我只有三歲半的年輕生命即將消失在它的肚子里嗎?這可不行,得想想辦法。」

李紅樟想到了一個主意,煙袋桿有兩尺來長,如果自己掉進野豬王的嘴裏,也許能用它撐一下。只需要撐一下,不需要很長的時間,他就可以利用短暫的時間,把剃骨刀扔進野豬王的喉嚨里,它就會因為疼痛鬆開嘴,然後就可以趁此機會逃跑。

沒錯,就這樣干,鴻章在落進豬嘴的一剎那,將煙袋桿放在胸前,然後身子蜷縮起來。緊接着野豬王的大嘴就合了上來。

緊接着,就聽見噗叉一聲褲衩一聲咣當一聲,豬嘴真的被煙袋桿給擋住了,沒有繼續咬下去。

野豬王感到自己的上牙床跟下牙床被什麼東西給戳到了,很疼很疼,這個東西很細,但是又不是什麼尖銳的東西,總之又一陣劇痛從他的嘴巴傳到腦部。

短短的不到半天功夫,野豬王的身上,從裡到外已經有了七八個傷口,它又羞又惱又悲憤,它感到很委屈,從小到大都沒有這麼委屈,淚水在它僅剩的那隻眼睛裏打轉,它不想哭,但是實在忍不住了,最後鼻子一酸,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李紅樟睜開了眼睛,剛才他掉進野豬王嘴巴的時候,當野豬王的嘴巴合在一起的瞬間,他嚇得閉上了雙眼,畢竟他還是一個三歲半的小孩,但當他睜眼一看,發現煙袋桿真的把野豬王的嘴巴撐住了,而煙袋桿竟然沒有絲毫彎曲,並且由原來的兩尺長到了四尺,看來這真的是寶貝!

「蒼天啊,大地呀!這真是我的好寶貝。如果將來能再遇到那個老道士,我一定要給他磕36個頭,並且拜他為師!」李紅樟非常感動,但是不敢感動太長時間,而是再接再厲,朝着野豬王的嘴巴里扔了兩把剔骨刀,希望野豬王吃疼,把嘴巴張開,他好出去,因為雖然煙袋桿頂着,但是頂開的牙縫不夠他爬出去。

但野豬王卻明白他想幹什麼,竟然忍痛不張嘴,而化悲憤為力量,堅決不讓他出去,要把煙袋桿壓斷,要把小癟三幹掉。

天不隨豬願,當野豬王這麼做的時候,煙袋桿卻彷彿雨後春筍一樣,繼續變長變大,最後竟然有了八尺長,比李紅樟他老爹還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