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5章 李紅樟大戰野豬王(三)

這頭小毛驢可真是不白給,健步如飛,像竄天猴一樣,李紅樟在驢背上,感覺耳邊生風,簡直要被甩下去,心想這下可以逃出升天了。

但是他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真是高興的太早了,那頭可愛的大野豬還在後面緊緊的追趕,照這個架勢,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他們,小毛驢也也感受到了大野豬的速度,四條腿就好像長了翅膀,又像是上了發條,抓緊時間往山下跑,他們與大野豬之間的距離又被慢慢拉開。

小毛驢畢竟身形嬌小,跑起來比較靈活,而大野豬的身材在這個時候就成了劣勢,它的身體過於臃腫,跟猛獁象差不多,四周的樹木總是會擋住他的去路。儘管它可以用自己強壯的身軀摧毀,沿途阻擋他的一切,但是畢竟會給他造成阻礙,加上他自己已經受了傷,想必不久後李紅樟和小毛驢就會逃出這片山林。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豬王一聲嚎叫,緊接着山下一陣響動,兩股劇烈的氣勢朝着李紅樟和小毛驢的方向衝上來。

李紅樟暗叫不好,難道這頭大肥豬竟然還有援兵?不及細想,從李紅樟面對的方向突然躥出兩隻大野豬,這兩隻野豬沒有豬王的的體型大,但是跟普通的野豬比起來仍然是非常龐大的。

「我的媽呀!這兩個傢伙是野豬王的什麼人?是它的兒子,還是它的兩個老婆?這是一家子過來群毆我了,真是不講武德。」李紅樟憤憤不平。

毛驢反應極快,看兩頭野豬衝上來之前緊急剎車,緊接着掉頭向西村去,豬王和另外兩頭豬也緊急剎車,掉頭繼續追趕小毛驢和李紅樟。

「不行啊,這樣被他們追的太緊了,我還是得想想辦法,袋子里還有幾個豬蹄子,應該再試試,看看能不能再把他們引開。」於是他趕緊從袋子里拿出那幾個豬蹄子,往後一扔。

豬蹄子落在三頭豬面前,野豬王毫無反應,他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對豬蹄子豬肘子豬下水都不感興趣,只是發瘋似的繼續追趕。但是他的兩個部下智力比較低下,一見到好吃的就停下腳步,開始吃起來。雖然這幾個豬蹄子並不能拖住它們很久,但是可以暫時讓他們停止追趕,給李紅樟的逃跑和反擊創造時間。

小毛驢像上了發條一樣,急速的奔跑,而野豬王也是緊追不捨,它已經下定了決心,今天必須把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至於死地生吞活剝,方解心頭只恨。

但是,因為野豬王急速的奔跑,急速的運動,此時喉管里的兩把刀子,在傷口中插的越來越深,傷口一直沒有好,血液從它的喉管中倒流到嘴巴當中,大量的鮮血從它嘴巴里噴射出來,它暗黑色的皮毛都染紅了,這讓它的面目更加猙獰,猶如一個從地獄中跑出來的惡鬼,甚是恐怖。

「我的媽呀,這可太嚇人了,這傢伙真是不要命了,看來他是想臨死之前抓我當個墊背的,」李紅樟心想,「就算出了這麼大的血,它依然能奔跑的這麼快,不愧是野豬王,我很佩服你。但是,為了村裡的老百姓,為了我的家人,為了我自己,為了世界的和平,我將代表月亮消滅你」

於是李紅樟從袋子里抓出那幾把剔骨刀,還剩下六把,這六把剃骨刀顯然不能穿透野豬王厚重的皮膚,我必須瞄準它的要害,不管它的皮多麼硬,眼睛是沒有保護的,如果能把它打瞎了,就容易對付許多。

「嗷嗷嗷——」就在此時豬王又是一陣凄厲的嚎叫,震得李紅樟耳朵疼,「這傢伙又再召喚,還有其他的手下!說不定他們已經在前方的道路上等着我了。」李紅樟當即立斷。搜搜兩聲,兩把剔骨刀朝着後方激射而出,一把刀打在野豬王的腦門兒上,另一把也打在了野豬王的腦門兒上。

顯然沒有什麼卵用,別說野豬王的厚皮,連上面的毛髮都沒有傷到幾根。但是很顯然這兩把飛刀卻讓野豬王停了一小下,野豬王當然也害怕這些刀片扎到自己的眼睛,畢竟眼睛是最脆弱的,為了防止眼睛被扎到,於是它一邊跑,一邊晃動着大腦袋,以避免李紅樟瞄準自己的眼睛。

「不行啊,這樣實在是沒有辦法瞄準,在驢背上非常的顛簸,而後方的大野豬不停的晃腦袋,防止我瞄準它的眼睛,這樣肯定不行,除非我離它足夠近,否則我是沒有辦法傷害到它的。」李紅樟心裏說道。

在這個過程中,在李紅樟和小毛驢的前方,又有兩頭野豬奔襲而來,朝他們逐漸靠近。李紅樟當即立斷,朝着驢背上一拍,小毛驢減慢速度,一個回馬槍,又朝着野豬王的方向迎面跑去,眼看着就要迎頭撞上了。

「很好,就是現在。」李紅樟抓緊手中的袋子,一個空翻轉體兩周半,跳到了野豬王的背上。而在這一瞬間,小毛驢側身躲開了野豬王的衝鋒,朝着山下竄去,並且引開了新來的兩頭野豬。

李紅樟緊緊的抓住野豬王背上的毛髮,它的身上真的好臭,毛皮上感覺粘了很多髒東西,油膩膩的。

野豬王知道這小傢伙已經爬上自己的背部,憤怒到了極點,傷害了自己,現在又騎到了自己的頭上,真是無法原諒啊,於是停下奔跑的腳步,劇烈的晃動着身體,希望把李紅樟給晃下來。

李紅樟使出吃奶的盡頭,緊抓着不放。「你想把我晃下來,門兒也沒有,這就給你來上一刀,讓你老實點。」說動手就動手,李紅樟一個空翻轉體兩周半,從野豬王的背上跳到了野豬王的腦門兒上,抓着它腦袋上的毛髮。「你這畜生,吃我一刀!」右手舉起剃骨刀,手起刀落扎在了野豬王的右眼上,當時就噴出血來。

「嗷嗷啊——」野豬王又是一陣慘叫,啊,自打從娘胎里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