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4章 李紅樟大戰野豬王(二)(2)

咽,也是因為它的嘴巴太大,咬的時候竟然沒有嘗出來肉里有刀子,直到往下咽的時候才感覺出來一陣劇痛。

「嗷嗷嗷嗷——嗷嗷——」一陣殺豬式的嚎叫,響徹雲霄,聲音傳出去幾十里,山外的人都聽到了慘叫,以為是哪個養豬場爆炸了。

李紅樟的耳朵差點被震聾,一動也不敢動,野豬王晃動着身子,巨大的身軀撞倒了身邊的樹木,地面上被它踩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坑洞。太疼了,太疼了,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或者動物能夠傷害到他,但是這一次,陰險的人類竟然從內部傷害到它,而且是它最脆弱的部分,這可能是要命的。

它眼睛通紅,舌頭用力,嘴巴用力,想把喉嚨里的刀子吐出來,但是它不能。因為兩把刀子已經分別插在了它的喉管上,於是它開始發狂起來,在四周喊叫着,亂竄着,周圍的樹木顫抖着。

李紅樟在樹上緊緊的抓着枝幹,不敢出一聲大氣,緊張的滿頭大汗。「雖然我已經讓它受了傷,但是暫時並不致命,反而讓它發起狂來。一旦把我身下的大樹撞到,那我必死無疑,多堅持一會兒,只要它能夠從這裡離開,那麼我就安全了。剛才那兩把刀子一定是插在了它的喉管上,雖然一時半會兒死不了,但是只要時間一長,它沒有辦法吃東西,或者傷口發炎,它還是會死的,只求它不要在死前拉我做個墊背的就好。」

但是李紅樟的想法落空了,野豬因為傷口的疼痛不敢再喊叫,但是喘着粗氣,像燒火的風箱似的,仍然四處踐踏着土地,撞到了一排排的樹木,然後朝着李紅樟所在的這棵大樹撞來。

只聽見砰的一聲,大樹強烈的晃動,顫抖着。又撞了一下,監管李紅樟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抱着樹枝,但是他實在抵擋不住這種力量,畢竟他只有三歲半啊,他還是個孩子,所以他被彈得飛了起來。

於是他被野豬發現了。

野豬看到李紅樟的時候,聰明的小腦瓜馬上就發生了聯想,它雖然正在盛怒之中,但是仍然想到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應該是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所造成的,懲罰他的唯一方式就是一口把它吃下,並且嚼爛咽下去。

於是它以逸待勞,站在樹下,張開了大嘴,等着他自投羅網。

李紅樟望着這張血盆大口,已經感受到豬嘴裏腥臭的熱氣了,心想:「這下我可完了,我今年只有三歲半,還沒有好好的享受人生,就成了豬的食物,實在是太冤了,早知道就不上山來當這個好漢了,媽媽,我想回家」他想哭又哭不出來,也沒時間哭了。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直藏在草叢裡的小毛驢,嗖的一聲,蹦到半空,從野豬的嘴巴上飛過,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接住了李紅樟,緊接着蹄子在樹上一蹬,落在了旁邊的一處空地上,然後全身的肌肉綳起,如箭一般,朝着山下奔跑。

身下的小毛驢四蹄如飛,就像換了一個驢似的,上山的時候,這頭小毛驢明明是慢吞吞的,好像爬不動山似的,現在就像打了雞血,跑的比千里馬還快。李紅樟感動的都快哭了,同時也非常吃驚,「難道是上天保佑我?難道這是一頭神驢?小毛驢呀,小毛驢,你一定要助我擺脫險境,如果今天我逃出升天,一定要和你結拜為異性兄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