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2章 李紅樟的誕生與後空翻

李紅樟的老家在合肥老李家村,這是個比較大的村子,有1000多人居住,一多半都姓李,因為自然條件好,位置比較好,所以村裡條件比其他村好,外村的人都想嫁到這邊來,李紅樟的母親李翠花是本村的,但是他父親的兩個小妾都外面來的。

1825年情人節的第二天,李紅樟的母親已經懷胎13個月了,所謂不凡之子必異其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壽,過了月的孩子命如金,可是13個月也太長了,李大安十分着急。這天因為老婆肚子疼,他更加心煩了,但也只能無奈的在堂屋裡抽着大煙袋。

原來這天中午,吃完午飯後,可能是腌蘿蔔吃多了,李翠花說肚子疼,似乎是要生,可是又生不出來,在床上躺着,叫來了穩婆,準備生產。可是眼巴巴的等到傍晚,還是沒點動靜,李翠花躺的肚子又餓了,又嚷嚷着要吃飯,吵得老李心煩意亂。

便在此時,天空突然烏雲密布,打起閃來,似乎是要下雨,但是又一直沒有下,只是不斷的打着霹靂,這着實有點奇怪,正月里會打雷會下雨,難道是誰幹壞事了?

天已然黑了,刺眼的雷電穿透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驚雷,緊接着就有一道閃電划過天際,打在屋頂上,把房頂砸出一個大洞來,然後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接着整個屋子都晃了一下,隨後屋裡就傳來一陣哭聲和嬰兒哭鬧,接着聽到穩婆喊:「生了,太太生了,是個兒子!」

李大安嚇得褲子都**,但又聽到嬰兒的哭鬧聲,心裏面一喜,暗道:老子終於有兒子啦!也顧不得換褲子,就想往裡沖,好看看自己的親兒子。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一陣聲音由院牆外傳來,這聲音竟是如此洪亮,所謂聲如洪鐘也不過如此。

這聲音震得老李頭皮發麻,不由得停下步,回頭望向門口,何老六一看,趕緊過去開門,張三李四也站在一邊,想看看到底是何人,竟在太太生孩子的當口過來串門。

待何老六把門打開,一位仙風道骨的老道出現在門口,但見此人身高八尺有餘,手拿拂塵,胯上佩刀,身着青灰色道袍,斜背一個大挎包,再看他的面相:五綹銀髯撒在胸前,一雙劍眉直插雲霄,兩隻黑瞳深若星海,面上皺紋如若刀劈,實在是不凡之相,令眾人嘖嘖稱奇。

「這老頭長得好生俊俏。」李大安暗自說道。

何老六也覺得這老道並非凡人,看起來跟呂洞賓下凡一樣,可不能怠慢,於是把自己的紅帽子一整理,腦袋上的鈴鐺又響了起來。

見門開了,老道也不客氣,一晃拂塵,大踏步走了進來,來到李大安面前行禮,老李還禮。

「道長貴姓?」李大安道。

「老夫道號青青子」老道答。

「好可愛的名字,敢問道長來寒舍所為何事?」李大安恭敬的問。

「善哉善哉,小道不為他事,乃是為著貴夫人而來」老道輕捻長髯,微微一笑。

「我夫人?」李大安疑惑,難道他是來接生的?「道長,我夫人已經生了,就不勞煩您了」

「非也,李相公別誤會,我不是來接生的,而是因為貴夫人剛生了孩子,所以才進來的」老道笑道。

「嗯?賤內確實剛剛生產,敢問道長如何知道的?」李大安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道,這位道人不僅面相不凡,一出口更是讓人嚇了一跳,我媳婦剛生孩子,他是咋知道的?

「李先生不必多疑,老夫前幾日夜觀天象,知道今日將有異象,當年恩師曾告訴我,今年將有貴人出世,而且老夫必將與他有緣一見,剛才路過貴寶地,見到上空有黃光崩現,知道肯定是有緣人出現了,所以才會冒昧闖入貴地」青青子手捻鬍鬚,微笑的解釋道。

「我兒子是貴人?」李大安有點不知所措,「當年雷震子出生之時電閃雷鳴,今天我兒子出生也是如此,難道我兒子是雷震子轉世?」

「李先生,不必胡思亂想,快快讓我見見令夫人,和貴公子,快點完事兒,我還沒吃飯呢。」青青子也不再客氣,腳下生風,就往屋裡走去。

李大安不太高興,夫人剛生產,哪能見外人?這道士真不懂禮貌,想攔又攔不住,幸虧這時丫鬟把小少爺給抱了出來。

青青子接過來看了一眼,用手在孩子額頭一點,喊了聲「開!」,孩子便哈哈大笑起來,小腿小胳膊不住的晃動,朝青青子吐了口唾沫,然後笑聲漸止,但面上仍舊掛着笑容。

「今天在你家門口看到兩條狗在屋檐下躲雨,應該也是緣分,你就叫李二狗如何?」青青子似乎很欣慰,擦了下臉,手掐着孩子的臉蛋兒,笑眯眯的說。

李大安一聽,趕緊說「起名字不必着急,這名字不夠文雅,後面我會自己取,就不勞道長費心了」忙把孩子抱過來,交給丫鬟,讓丫鬟趕緊送回屋裡,別再讓什麼奇奇怪怪的人抱走。

青青子也不以為意,瀟洒一笑,又說肚子餓,老實不客氣的走到堂屋飯桌前坐下,要等着吃飯。李大安氣不打一處來,又怕打不過他,只好吩咐廚房做飯。這道人的飯量也着實很大,一頓飯就吃了一個豬頭,外加八個火燒,喝了一斤老白乾。

「嗚呼呀,貧道吃飽了,多謝李先生款待。」青青子滿意的剔着牙。

「道長客氣,只是,我這兒地兒小,沒有道長的住處啊。」李大安心裏老大不痛快,希望青青子趕緊走,千萬別留在這兒。

「哈哈哈,李先生不必多慮,我跟您直說,今天我是奉師命來看貴公子一眼,今後我們還會相見,但是我手中卻有一個寶物卻要相贈。」青青子從挎包里拿出一個兩尺長的煙桿,「這是以後給令公子抽煙用的」

「這是否太早了一點?」李大安心裏覺得奇怪,哪有一上來送人家孩子煙袋桿玩兒的?

「哎,此言差矣,這不是普通的煙袋桿,將來必有大用,只是天機不可泄露,老衲也不便多說,今後我們還會相見,到時候貴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