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李紅樟大戰君士坦丁堡] - 第1章 布拉格廣場上的奔跑以及李紅樟的三歲半

很多年以後,李紅樟面對行刑隊,回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個下午。

那是安德海死後的第二天下午,在布拉格的廣場上,哥特式的教堂旁,白鴿正背對着夕陽飛舞,這畫面太美了,但李紅樟不敢看,因為他正在奔跑,在人群中穿梭,不斷閃轉騰挪,就像黃鼠狼在雞群里穿梭。

「你給我停下,休想逃走!」後面有追兵,一群身着制服的人在後面追趕、叫喊,並開槍射擊,他們的身形也非常敏捷,如同一群獵犬在追趕獵物,追趕他的是帝國行刑隊,槍聲在後面噼噼啪啪的,像過年的鞭炮一樣。

儘管他一向靈活如貓,但是已經兩天沒吃飯了,體力不太行,所以還是挨了兩槍,一槍打在太陽穴上,一槍打在腰上,身上的衣服已經紅了一片,他感到越來越虛弱,腿上就像灌了鉛,越來越麻木。

「砰砰」兩聲,感覺又清晰了起來,因為腿和屁股上又分別挨了一槍,實在是有點疼,他忍痛繼續跑,但是膝蓋上又中了一箭,疼的他無法再繼續奔跑,重重的往前一摔,趴在了廣場的青石板上。

李紅樟翻過身子,仰面朝天,黃昏的太陽沒有那麼刺眼,但太陽畢竟還是太陽,所以還是有那麼一點刺眼,所以李紅樟的眼眯了起來,他的身旁是個噴泉,噴泉四周有一圈精緻的雕像,有婦女的,有孩子的,栩栩如生。

「難道今天我要交代在這裡了?」

廣場上的人群早就嚇跑了,但很多人都是躲在廣場邊的咖啡店、餐館裏,好奇的伸頭看着他這裡,畢竟看熱鬧是人類的天性,這可比看馬戲團耍狗熊好看多了。

克倫威爾上校見狀,抬手示意隊員停止射擊,皇帝的命令是,要他們抓活的,儘管在這廣闊的土地上,行刑隊擁有生殺予奪的權利,但權利都是皇帝授予的,君王的命令必須遵守。

上校嘴角上揚,將槍口朝上,緩步走上前來,手下人卻仍然把槍口對着李紅樟。

面對行刑隊,李紅樟感覺到垂頭喪氣,他已經沒力氣了,疲乏的閉上眼,太陽穴很疼,腰和腿也很疼,但是力氣的消散,壓倒了疼痛,就像無數瀕臨死亡的人那樣,他開始了回憶。

無數的回憶開始浮上心頭,他想起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馬鈴薯、老虎、茄子、牡蠣、海帶、雨燕、帆船、野獸、刀子、斧子、火焰、公雞、翡翠,他熱淚盈眶;又想起了很多人:師父、老師、老六、于勒、皇帝、師姐、將軍、大學士,這些人的話語在他耳旁迴響,吵得腦袋嗡嗡的。

這些年的縱橫四海,各種的人和事,忘記的想起的,去的又來的,但最後,這些回憶都沉寂了下去。

思緒逐漸變的遙遠,回到了他三歲半的時候。

1828年的三月份,三歲半的李紅樟,閑的無聊,爬到了鄰居院里的樹上,並撒了泡尿,恰巧淋到鄰居掛在樹上的鳥籠子里,鄰居當時沒有吱聲。

晚上吃飯的時候,李紅樟卻跟沒事人似的,津津有味的吃燒鵝。

李家吃飯時跟當時的普通鄉紳一樣,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父親和李紅樟以及紅樟的三個兄弟一桌,母親和二娘、三娘以及5個姊妹一桌,桌上分別擺了一隻燒鵝,以及其他菜品,幾個下人則在偏房吃飯,他們吃的是豬頭肉和涼拌豬耳朵。

燒鵝真的很好吃,黃油和芝麻讓鵝肉變得非常香,每個人都吃的滿嘴流油。

父親李大安卻正襟危坐,拿着翡翠嘴的大煙袋,抽了一口,又吃了個鵝腿,開口問他:」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紅樟假裝沒聽明白,說:」什麼,誰,什麼這樣做?「

「哼,少在這裝孫子,你爬到人家家裡,衝著人家的金絲雀撒了泡尿,結果吃完飯的時候,才發現鳥已經死了」李大安蔑視的瞪着李紅樟。

「有啥證據?」

「你爬過去的時候,隔壁的王丫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哇,她先偷窺我,應該先揍她,為啥來找我呢?」李紅樟耍無賴道。

「你個臭小子,別轉移話題,你為什麼這麼做?」李大安鼻子都氣歪了。

「因為他們家着火了啊」李紅樟胡謅道。

「着火?」李大安有些疑惑。

李紅樟正在將鵝屁股塞進嘴裏,含糊的說:「就是啊,明天就會着火了。」

李大安一聽,心說這小東西消遣我呢,於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跳過去左右開弓給了李紅樟24個大嘴巴,並罰他晚上不許睡覺,於是李紅樟委屈的捂着臉跪着睡著了。

萬萬沒想到,就這天晚上,鄰居家真的着火了,而且燒得很厲害。李紅樟在睡夢中聽到隔壁傳來的動靜,頓時驚醒過來,他急忙爬起來去找母親,可是母親早就不在屋裡。李紅樟一着急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