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城夢境空人心》[涼城夢境空人心] - 第八章 誤入陷阱

葉寒遇的這次突襲讓我意識到:想要孩子平安出生,我必須要遠離他,儘早搬出這個別墅。

只是搬去哪,成了問題。海城的房價寸土寸金,租房也不便宜。

雖然這些年他每個月給我的錢,我都存着。但也就二十來萬。一想到以後我爸的醫藥費,孩子的奶粉錢,我就捨不得動。

好在閨蜜沈夏的房子夠大,了解我的困境後邀請我搬過去住,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

一晃眼半年過去,我的肚子和皮球一般大。醫生說我胎相不是很穩,我便向單位請假,安心在家養胎。

這天我做完孕檢,準備打車回家,突然接到沈夏電話,讓我半小時內趕到布魯酒吧找她。

我懷着孕,不方便去那種地方。但沈夏不是不分輕重的人,她既然喊我去,就肯定有事。

而且布魯酒吧是慢搖吧,不會太吵。去的人也多數是正經人。我就答應了。

等我走進酒吧,一隻手從旁邊拽住我,把我拉到了靠牆的卡座上。

「你幹嘛?鬼鬼祟祟的。」看清抓我的人是沈夏後,我沒掙扎。

「帶你捉殲啊!」沈夏貓着身體,趴在沙發背上,手機對準十幾米遠的卡座,「你看,那是誰?」

我的目光順着她視線投過去,也驚呆了。

周霖在和一個男人喝酒,而且聊得很愉快,一直在笑。而那男人我也見過,是周霖還在老家讀書時談的初戀男友,就是拿巧克力就把周霖哄上.床的那個班長!

我懷着孕,不方便在出現在周霖面前。

沈夏就在假裝去洗手間的路上,停在周霖那桌邊上接電話。她大概偷聽了十幾分鐘的樣子,才掛了電話去廁所。

這期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賊心虛的緣故。總覺得周霖的目光也似有若無地朝我這邊瞟。

我下意識帶上墨鏡和太陽帽,想着因為懷孕的關係,我身材走樣嚴重,她應該認不出我。

五分鐘後,沈夏回來,垂頭喪氣說,「哎,那個男人是保險公司的。周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