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 - 第9章


許無名一時看得痴住。
「如果你不是帶我去吃飯,而是為了這無聊的遊戲,那我就不奉陪了。」
嗓音像是因為曾經被使用過度後又長期不說話,充滿了滄桑和嘶啞。
依舊難聽,但是莫名地他很喜歡。
陳小雨作勢轉身要走,許無名下意識伸手去攔,不長教訓的他下一秒就被陳小雨單手別住手腕,他不得不痛呼道:「別別別,陳小雨,小雨,好痛,好痛。」
陳小雨蹙眉,「小雨」兩個字像是打開了記憶的閥門,一瞬間喚醒了過往不堪的種種,她眼神失去了一貫的沉靜,泛起絲絲波瀾,手上的力氣無意識地加大。
「嘶…痛痛痛!」
陳小雨回神,眨眼一瞬,抑制住那股情緒,然後鬆了手,轉身就走。
許無名甩了甩手腕,正要控訴控訴她,好讓她下手不要這麼重,結果一抬頭就看見人都快走沒影了。
他慌忙追了上去,心裏也莫名惱了起來。
她這樣對他他都不生氣,怎麼反倒她還有氣了?
「陳小雨,你給我站住!」
手裡的盒蓋被他甩松,菜漏了出來,他正要發作,話到了嘴邊卻生生噎住。
儘管陳小雨極力遮掩,儘力平復,但是那種彷彿刻在靈魂里的痛苦還是絲絲縷縷地溢了出來。
深深地,感染到了他。
那一刻,他好像知道自己無意中刺傷了陳小雨,因此心裏感到愧疚而無措。
許無名訕訕地笑起來,頗有些厚顏無恥,他試探地乞求道:「我們去吃飯吧?」
他將手在乾淨的地方蹭了蹭,然後伸到陳小雨面前,展露出真心而讓人不忍拒絕的笑容,再一次邀請道:「跟我去吃飯吧,陳小雨。」
陳小雨看着這隻骨節分明的手掌,沒有干農活留下的厚繭,指節沒有腫大僵硬,是獨屬於少年人的修長。
她拒絕了向他伸出手。
但是她沒有再堅持離開,而是沉默地轉身回走,告訴了許無名她的選擇。
許無名不在意地收回手,原本落寞的神情煙消雲散,瞬間喜笑顏開,結果不小心牽動臉部的傷口,疼得他抽氣一聲,然後又傻笑着跟了上去。
空曠的道路在晚秋的深夜顯得格外的蕭瑟,刺骨寒涼的冷風凍進了骨頭裡,唯二秋裝都不曾穿的少男少女,並肩行於路燈之下,身後拉出長長的陰影,卻沒有人說冷。
許無名忍不住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