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 - 第8章

自己留退路。
她微擰眉,如果他是戲弄她並浪費糧食,她會很生氣。
「誰叫你把我當個透明人似的,非要將你兩盒菜都端走才肯回頭看我。」
許無名抱怨。
見陳小雨依舊面色嚴肅盯着他手裡的菜盒,他不由得柔和了語氣解釋:「菜都涼了,這麼晚了我怕你吃了胃疼。」
陳小雨坐正身子道:「不會。」
況且他們不熟,這與他有什麼干係?
許無名激動起來:「怎麼不會?
你是女孩子,連我都知道不能吃生冷的食物,你怎麼這麼不在意。」
他眼疾手快地將陳小雨旁邊的蓋子拿起封好菜盒,然後一手拿全,另一隻手又試圖去拽她,快碰到時又頓住,提醒道:「我碰你了啊。」
然後絲毫不懼地抓起了陳小雨的手腕,將她帶了起來。
陳小雨對於許無名這近乎耍無賴的行徑無法反駁,果然愣愣地沒有出手揍他。
「你救我一命,哥帶你去吃好吃的。」
「我已經20了。」
「什麼20,你在我眼裡永遠十八,不對,剛看到你時我還以為你十五六歲。」
許無名一臉認真。
陳小雨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爭執,隨他怎麼說。
只是一向沉寂的眼神似有流光划過,快到不可尋,又變成漣漪不起的死水了。
「你可以鬆開我了。」
「啊?」
許無名回頭,意識到自己的手一直握着別人的手腕,他連聲答應:「哦哦哦,好。」
不自在地曲了曲手指,那種纖細的觸感彷彿仍在。
瘦得像一根木柴一樣,他想。
「你叫什麼名啊?」
許無名放慢腳步走在她身旁問道。
「陳小雨。」
平仄拉直,語調沒有起伏的說出三個字。
「陳小雨…」許無名字滾字地在嘴裏過了一遍,像是要記在心裏。
他快走幾步,看着陳小雨,倒退着走路,咧開一個笑,欠欠地說:「你猜我叫什麼?」
他眼神亮晶晶地期待着,然而陳小雨完全沒有要配合的意圖,保持緘默地邁着步子。
「你猜猜嘛。」
許無名面上青一塊紫一塊,乞求的語氣襯托得他像一隻渴望被撫摸的可憐大狗狗。
陳小雨目不斜視。
「陳小雨?」
許無名忽地站定,攔住陳小雨的路,大有你不回答就不讓路的野蠻。
陳小雨棕色的瞳孔微動,看向許無名,在黑夜,她的眼睛猶如暗夜裡蟄伏的貓瞳,攝人心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