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 - 第7章

,看着他的眼神彷彿由原來的拒而遠之變成了悲憫,若高高在上的神憐世人。
那一刻,他的心不受控制地跳了起來,生出一種錯覺來。
像是看見了光,一束可以拯救他的、只屬於他的光。
3.陳小雨卻不然,她只能看到許無名一臉鼻青臉腫,實在是稱不上好看,更何況這個角度看他的眼睛,宛若鬥雞眼。
她冷淡地移開了視線,再也沒有回來地離開了。
不是她善心大發,而是她突然想到若是他們在這裡打起來,這個餐館必然會受影響,到時候她可能會被辭退。
防患於未然,事實證明這是對的。
「這是你的工資,120。」
老闆摳搜着數了錢給陳小雨,其實她踏實能幹,今天又賺了不少,可以得到兩百元,只是一下子給她太多,萬一她跑了怎麼辦。
又便宜又勤快的員工,上哪兒招去。
陳小雨卻不在意,或者說她根本不屑於去多想,現在對她來說動腦筋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如非必要,她不想出了監獄還要處處算計着人心,只要感受這表面的快樂就好了。
「謝謝。」
她已經能熟練地說這兩個字了。
見陳小雨這樣,老闆反而為自己的小氣感到不好意思,她笑呵着說:「這是今天廚房炒多了的啤酒鴨和孜然馬鈴薯片,你帶回去吃吧,記得明天準時來上班哈。」
陳小雨接過打包盒,點了點頭,然後默然離開。
對她來說謝謝只用說一次就夠了,其餘真摯的謝意需要靠行動去表達。
晚上十一點左右,一如既往來到昨晚過夜的公園,陳小雨先是坐着發了會兒呆,感受刺骨的秋風擦過她裸露的肌膚。
半晌才打開盒蓋,看着裏面已經涼透的飯菜。
熱菜於她來說珍貴,需要珍惜,不適合常常擁有,涼菜才是常態。
剛將筷子夾向一塊馬鈴薯片,忽然從身後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將馬鈴薯片整盒端起。
陳小雨微頓,心知來人是誰,沒有理會,而是筷子轉了個彎伸向啤酒鴨,然而下一秒這盒又被人整個端走。
她便放了筷子,側身看向罪魁禍首,除了臉上稍微處理了一下,能看出他的輪廓和稜角,身上似乎打算就這樣放着不管。
她用平靜到沒有一絲起伏的聲音質問道:「你為何將我兩盒菜都拿走?」
不給人留後路,就是不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