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 - 第4章

非所問,不再逗留,直直地站起身,將幾個湊在一起的大媽驚得猛後退,然後從空隙中走開。
幾個大媽本來還要說教這小女孩幾句,但是見其穿得破破爛爛的,性子也靦腆,連忙攔住陳小雨,好心說道:「我們也是平時閑得嘴碎慣了,你別介意啊,你要找工作是吧,我知道啊。」
陳小雨這才停住腳步,眼神看向她,示意她說下去。
遛彎大媽被這少見的瞳色涼得將話頭咽了回去,過了一會兒才說:「這附近有個學校,學校對面的餐館都缺人,你去那兒看看,沒準能找到工作嘞。」
「是啊,是啊,那裡工資正常,人也好相處,都是學生,也容易賺錢。」
其他人附和着。
陳小雨微凝一瞬,單調地吐出兩個字:「謝謝。」
學校,多麼陌生的名詞。
陳小雨並沒有去學校附近,而是轉而找了一處鬧市裡的餐館,老闆願意讓她當一個服務員。
對生活滿懷熱忱,對知識充滿渴望的年紀早已過去,她不再是品學兼優的陳小雨,而是一個有案底的普通人。
就這樣一直活着吧。
夜晚。
餐館開在鬧市的邊緣,旁邊就是很少人經過的一條暗巷,所以很少人來這邊吃飯。
不過今天似乎是因為某個節日,店裡的人只多不少。
陳小雨並不清楚今夕何夕,機械而又忙碌地周轉在餐桌和廚房之間。
「陳小雨,去洗碗,碗不夠了。」
老闆大喊。
陳小雨耳聰目明,當即結束了手上的活兒。
並沒有單獨的洗碗房,而是從廚房辟出一扇門,將光亮引到暗巷,水管接到外面大盆,坐在一個小板凳上洗刷。
長長的暗巷,除了這一處燈光便再無其他。
忽地,不遠處傳來一陣怒吼聲,混雜在客人的吵鬧聲中並不明顯。
陳小雨沒有在意,專註着盆里的大小碗碟。
「許無名,你他媽有本事別跑!
給我追!

!」
許無名跌跌撞撞朝着前方唯一一處光亮跑近,因為臉上受傷,面帶淤青,連視野都模糊不少,只隱隱約約看見一個小人蹲在那裡。
身上的骨頭像是錯位了似的疼,他卻顧不得那麼多,後面的人跟狗皮膏藥似的追着他,平時有過節都是打幾架就結束了,現在就因為班花暗戀他,就嚷嚷着要揍死他。
他又不喜歡什麼屁的班花,好好學習也能從天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