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冷漠女主:陳小雨落魄男主:許無名(避雷:女主有案底] - 第10章

目光時不時投放在陳小雨身上,心中無限地後悔,若是他有一件厚大衣。
只要一件厚大衣,就可以讓兩個寒風中的人得到溫暖。
或許就可以將那冰面融化一點兒。
5.將近十二點的光景,走過了冷清的地方,熱鬧的美食街仍舊有絡繹不絕的人。
許無名摸了摸全身上下,最後窘迫地發現他說要請人吃飯,但是全身上下就只剩可以買兩個煎餅的錢了。
他抿了抿唇,第一次覺得為自己身無分文的窮感到羞愧。
陳小雨看了一眼許無名,出聲說:「我想吃煎餅。」
並沒有你推我讓的做作,反而直白地讓人心生好感,巧妙地避免了許無名因為沒錢而出糗。
然而許無名心裏並不好受,但是沒有強為了面子而裝大頭,將自己的錢捋了捋,然後笑着對陳小雨說:「我下次一定請你吃好的。」
陳小雨說:「煎餅就很好。」
許無名一愣,辨別出她確實是說的心裏話,而不是為了讓他不難堪而客套的話語。
「那我一定要讓你吃到今天最豪華的煎餅!」
許無名豪氣萬丈地說。
陳小雨瞥了他一眼,給他潑冷水:「我吃不了太多,糧食適度就好,不能浪費。」
許無名一噎,不自在地用食指蹭了下鼻子,屁顛屁顛地去給人買煎餅了。
「你小子,認識那姑娘啊?」
是上次給陳小雨煎餅吃的那個阿姨。
「徐姨,您認識她?」
許無名有些詫異。
這條街的人基本上他都相熟。
「害!
那姑娘,那天我看她可憐的很,不知道是家裡經歷了什麼一個人跑了出來。」
煎餅阿姨嘆息着說,又用手裡的鏟子一指,說道:「你看,那姑娘還穿着那身衣服呢!
這都快入冬了,你小子不怕凍穿短袖也就算了,那姑娘哪扛得住啊!」
許無名應聲回頭,陳小雨單薄瘦削的身影絲毫沒有因為寒風的蕭瑟而顫抖,站得筆直,彷彿受過訓練的軍人。
陳小雨若有所感,抬頭看向他。
許無名匆忙避開了視線,看着阿姨烙煎餅。
只是他的心莫名就跳得不尋常起來,連臉頰都泛起了熱意。
陳小雨的眼睛怎麼那麼好看啊,他想。
煎餅烙好後,份量十足,撐得許無名一隻大手五指都張了開來。
他小心地遞到陳小雨面前,笑着說:「等久了吧,快趁熱吃吧。」
陳小雨接過煎餅

待續...
猜你喜歡